中原大學》景觀系

中原大學》景觀系

民主式生態設計,傾聽土地聲音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關立衡   2016-01-20

民主式生態設計,傾聽土地聲音


在桃園復興鄉的桃源仙谷,一群年輕的中原大學同學正努力的砍著竹子,並準備將採集好的建材合力運回基地,同樣時間,另一群同學則是在工地丈量尺寸並規畫設計圖。他們正準備建造一座供兩人休憩的戶外空間,從勘查、設計、乃至於採集與建造,全部都由他們一手包辦。

而他們其實只是剛進入大學的新生,一進入中原大學景觀系後就投入了融合「自然生態」、「環境體驗」及「設計」的群組課程,在老師的帶領下走出教室,親自踩上自然的土地,並學習所有跟環境生態有關的知識:包括生物如何適應環境、植物如何在當地發揮作用、地形在景觀設計上的影響,等了解環境後再加入實作的作業,讓學生對景觀設計能開始有粗略的了解。

「到了現場才知道,在教室裡畫的設計圖根本不能用,一切都得從頭來過!」景觀系的同學一邊叫苦一邊說。

作為新生的啟蒙教育,中原大學景觀學系密集的在大一課程裡安排了許多「真實體驗」的課程,目的就是要讓學生了解到理論與實作之間的差異,並且在操作中得到最深切的感受。「當學生親自動手時他們才會知道,為什麼要使用當地能輕易取得的建材,因為在山區那樣的地方,運送是非常不方便的。」中原景觀系系主任張華蓀說,「當學生一邊叫苦一邊跟我分享在操作過程中得到的體悟,我就會很欣慰,覺得這一切課程安排都是值得的。」

在這裡,一年級有「向原生學習」的部落營造學習和「大樹教室」參與式校園環境改造;二年級有蘇州古典園林和水鄉的移地教學;三年級有社區營造的服務學習行動;四年級有北美、歐洲、東南亞、中國大陸的全球專業實習,與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馬來西亞亞斯特雅國際大學、中國天津大學以及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等合作。

中原景觀系相信,除了真實的接觸之外,沒有任何可以更貼近土地的方式了。而從學生把腳踏在泥土上的那一刻開始,深深的腳印就已經把他們與土地連結在一起,無論是身處台灣或是師法國外,都能從觀察中去領悟建物與環境之間的對話,讓他們不只在專業能力上有更大的突破,也能透過接觸異地文化,具備更廣闊的視野。

民主式生態設計

2009年8月,莫拉克,這個名為綠寶石的颱風狠狠掃颳了台灣中南部,所經之處滿目瘡痍,漂流木、民宅的殘垣斷壁與土石交雜,家破人亡的眼淚滴在面目全非的荒土上,災民失去了長年依賴的家園,而依存在土地上的情感也隨著洪水而逝。

正因為明白土地與家園是災民的一切,中原大學景觀學系深入高雄縣六龜鄉的新發村,透過調查座談會、以及逐戶拜訪的過程,進行新發村災後重建的社會參與設計活動。「這個體驗對很多學生而言都是很大的衝擊,他們可能是第一次面對經歷重大變故的對象,這讓他們重新審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甚至土地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多天的相處下,學生可以聽見居民的心聲:「我的土地、親人、鄰居、同學、記憶及情感都在這裡」、「我的家就在這,我要留在這裡」等對土地認同的想法。再輔以對當地環境生態的觀察,讓學生們練習以專業知識、配合居民需求設計新住宅。

這樣一個以居民為主、強調社區意識的設計概念,正是中原大學景觀系一直強調的「民主式參與設計」,讓設計不只存在於設計者之中,也不囿限於特定的決策者身上,而是讓所有的相關人士都能參與討論,充分的溝通集體需求,讓設計不只是生產建築及空間,而是徹底的解決生活需求。

「中原大學一直致力於將學生培養成具有社會關懷的人,所以我們也希望能扭轉『景觀設計是為有錢人服務』這樣的觀感,讓學生把專業用在真正需要的人身上。」張華蓀如是說。「與其花數倍的金錢建造一個毫無人情味的華廈,我們要做的是社會服務,要營造的是一個樸實、貼近人的生活空間。」

關心環境是設計的原點

從入學就開始扎實的學習生態環境與景觀設計的知識,持續透過移地教學和國外參訪增進國際視野,這一切都是希望讓學生把目光從單純的「造景」移到更廣闊的「地景規畫」上,從自然生態到人為建築全部囊括,成為全方位的景觀設計人才。

很多從中原大學景觀系畢業的學長姊們都投入了NGO 或NPO 的工作,將專業能力與知識貢獻在社會之中。尤其在國內「景觀法」及「國土四法」的推動上,中原景觀的系友們都不留餘力的協助,期望能夠將台灣改造成更好的居住地。他們從中原景觀系學到的不只是如何設計出好的景觀,更從原點開始關心環境。

「隨時隨地注意人與環境的關係,試著在每一處發現當地的環境特色,關心與人文自然有關的新聞,試想如果你是設計師,會如何看待各種事件與現象、又要如何解決。」張華蓀期許每一位想進入景觀系的同學。

向自然學習,傾聽土地的聲音。

關鍵字: 玩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