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建築系

東海大學》建築系

建築旅行者,在古羅馬、新亞洲穿梭

文 / 林玲瑩     攝影 / 蔡世豪、鄭名娟   2016-01-19

建築旅行者,在古羅馬、新亞洲穿梭


你可以站在殘破的古羅馬競技場前,感受千年帝國繁華落盡的蒼涼,傷感猶存,下一刻便沐浴在托斯卡尼小鎮裡的陽光和歡笑;你可以凝望印度皇帝沙加罕建造給已故皇后姬曼‧芭奴的泰姬瑪哈陵,為青石玉牆所凝滯的柔情愛戀垂淚,轉眼便發現雲南麗江河畔納西族少男少女的青澀情誼,日日在類四合院建築的木楞房裡真實地上演,如此跳躍時空的畫面,彷彿是旅人才有的經歷,卻是東海建築系特有的課程之一。

穿越時空的建築旅行,既在古羅馬建築中穿梭,又在亞洲崛起的新城市中前進。

探索不同文化與藝術鑿刻於時代的痕跡,跨文化的廣泛接觸,刺激學生對自身文化的內省,積累出敏銳並切合現實的社會關懷。

這就是東海建築系的特色。從2006 年起,東海建築系舉辦羅馬移地教學營,每年暑假帶領20 位大四學生前往美國建築系排名第一的康乃爾大學的羅馬校區,由義籍教師教授「義大利的建築和城市文明」、「羅馬歷史城市的空間補綴與增生」課程,長達1 個月浸淫在古希臘羅馬建築文明發源地,以羅馬城市建築特徵進行創作。

除此之外,東海建築系觀察到亞洲城市的崛起,根據《經濟學人》日前預測,2050 年亞洲將占全球經濟一半以上,中國大陸的人均GDP 將如同今日的瑞典,經濟發達意味著城市建築的進步,東海開設「亞洲城鄉建築文化專題」、「亞洲城鄉建築研究」等課程,與印度Krvia 建築學院、泰國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University)等校簽訂交換學生計畫;每年也會跟中、泰、印、星等國合辦工作,東海建築系系主任邱浩修就舉例,曾經率領學生到喜馬拉雅山下的列城,學生在適應高海拔所帶來的不適症狀時,還必須研究當地環境問題,提出民生居住與用水問題的改善策略。

邱浩修直言,「現在的學生不缺乏創意和想像力,但設計必須跟人、跟社會連結,如果對環境漠不關心,很難提出真正能回應問題的解方。」

階梯式建築 逐步訓練獨立思考

走進東海校區,宛若走進建築美學基地,全台知名的建築路思義教堂,是東海大學最著名的地標,雙曲線薄面設計,兩側線條在天際收合,呈現內斂和諧之美,出自國際知名建築師貝聿銘之手;事實上,整個校園以美麗聞名,步行其間,輕風吹動樹葉挲挲作響,陽光和綠蔭在建築牆面上相映相疊,東海大學建築系系友黃國治曾比喻,「建築退位、人文彰顯」,就是那麼有人文味,東海創校精神深耕在建築教育裡。

在基礎建築結構和工法教學之上,東海建築系偏重訓練學生設計發想,沿襲1960 年創系以來的美式教育風格,自由、開放的系風鼓勵學生盡情創作,每週2次共12 小時的評圖課程,主要是希望激發學生設計動能,邱浩修表示,東海要求學生要有獨立思考精神,不到10人的小班制教學,課堂中師生不斷辯論創作觀點,逐步建立學生完整的思路與邏輯,直到做出成熟的作品。

一如系館採用的階梯式設計, 綿長的階梯扶搖直上,從底層到頂樓一眼望盡, 由下而上是每個年級的工作室,象徵建築之路必須步步邁進;5 年制課程裡,一到三年級著重基礎設計概念,學生要具備獨立設計集合式住宅建案的能力,四年級開始發展專長,系上開設都市設計、永續發展等4 大領域,同學依興趣選修,再以此延伸為五年級的畢業製作。

階梯式設計也讓不同年級的創作空間彼此透明開放,各年級學生互動頻繁,無形間建立互助精神,東海建築系教授關華山舉例,東海建築設有畢業製作「槍手制」,由五年級生統籌,分配一到四年級學弟妹協助自己畢業製作的不同部分,關華山解釋,在建築事務所裡,專案管理人負責帶領團隊完成建案,「畢製讓學生提早練習事務所的工作模式。」

理性與感性 建築系要「通才」

建築學門有別於其他設計科系,理性與感性結合,想要做自己,背後需要社會關懷跟縝密的思考,「一定要有複雜思考,以及單純的心性。」關華山歸納。

剛從東海建築系畢業的姚樹全就是因為分析了自己的性格介於浪漫跟務實,因此從設計轉為立志進入建築系,今年更榮獲Re-thinking The Future 國際建築設計競圖景觀類第二名。姚樹全觀察,東海的學生對於設計有近乎痴狂的熱情,「同學常常熱烈地討論設計作品,彷彿它不只是個作業,而是一個正在實行的案件」,這樣的氛圍培養極佳的創作風氣,卻也考驗學生的毅力。「 設計需要磨,你能不能經歷一件作品來回修改,卻仍然執著想把它做好?」邱浩修指出,優秀的建築師大多是因為執著,能逐一克服蓋好建築的種種難題,同時也保持開放心態,建築沒有標準答案,當第一不如當唯一,必須像一塊海綿一樣持續吸收,找到自己的獨特性。

關鍵字: 玩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