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100種生活體驗

旅行的100種生活體驗

16個標本,才能分析一隻鳥飛行

文 / 高嘉鎂     攝影 / 圖片/周育如   2015-12-29

16個標本,才能分析一隻鳥飛行


真正的旅人會說,他的旅行是從來沒有結束的,旅行就是他整個人生。但說到底,誰的人生不是一趟旅行呢?我們在「車廂社會」裡上車又下車,上下車間,這趟人生旅程是什麼樣的滋味?

如果是周育如,她會說:「過70%苦日子,30%享受的日子。」這是什麼意思?

換個比方,吃70%的苦甜巧克力,是70%苦味和30%甜味的綜合。那些苦味是巧克力原本的滋味,而甜味更能襯托出苦味的珍美。水越設計創辦人周育如的旅行哲學,就是要讓自己像吃下70%苦甜巧克力:過70%當地人原味生活,接著尋找30%最新奇甚至刺激的當地趣味。

70%的吃苦是主動探索,是就算好奇心會殺死貓也要踩踩地雷,更是30%享受的前奏。但這裡的享受,不是躺著不做事、有人專門餵你吃葡萄的老掉牙劇情,不是讓人肥胖的有害甜味,而是嘗鮮以後10年你都回味無窮。

周育如一直以來就是個有點混搭的人。她出身亂雜、色彩斑斕的西門町街巷,到法國華麗又浪漫的巴黎學設計。她自己創業的水越設計,從單純的設計案開始,出現了「世界概念設計plan global」:不以商業出發,以人的需求、解決社會問題開始發想,組成「都市酵母」,讓無味無感的城市發酵變美味。

現在,你可以在台北街角遇見各種酵母們的發想設計,包括垃圾桶改裝、清潔隊員服裝設計、小學生帶進市場⋯⋯讓設計走入社區、走進人群,每個人都有力量改變自己的居住社區和城市。

對這樣的周育如來說,旅行,不如說是一個在台北街頭穿梭的人,如何設法將世界各地的靈魂拉回台灣的各巷弄街區,形成自己的靈魂。

周育如說,她的偶像就是成吉思汗,透過征戰讓東西文化交融在一起。周育如沒有打仗,又是如何透過邊旅行、邊生活,讓自己成為世界各地設計的「研究家」,讓旅行成為她生命中的「70%苦甜巧克力」呢?或許,這種旅行就像上癮,請看以下周育如的「旅行病告白」:

70%吃苦,30%享受 好奇心殺死貓,也要試著踩地雷

去新疆,羊頭排成像金字塔一樣,吃完的白色骨頭就被丟在一旁,你要不要吃吃看?

旅行要「70%吃苦,30%享受」。一趟旅行不能只是過和觀光客一樣豪華的日子,你可能有70%是得要自己去參與,對旅行才會留下記憶和印象,而另外30%是嘗試新鮮、新奇的事物。

我會試著踩踩看地雷,把自己放在探險的心態。你要吃好吃與不好吃的,品嘗當地富有和貧窮的人吃什麼。而不要「中間值」,就是不特殊、到處都有的。

不過好奇心有時會殺死一隻貓。因為好奇心,我在非觀光區嘗試騎馬,還是騎調皮的小馬。但是我從來沒騎過馬,我就掉下去。好險掉下去時馬沒有再補一腳,可是我摔下來也有兩天屁股痛到很難走路。

大學剛畢業去倫敦,在路上看到有鬍子長長的人吉他彈很好,當下覺得太激賞了,請他喝飲料,然後他約我隔天要帶我逛倫敦。結果他帶我去倫敦東區恐怖分子爆破區,後來回想,我真的滿大膽。

如果你不大膽一點、不open一點,很多東西你可能就錯失了。其實旅行就是在挑戰自己,看你敢不敢踏出去。曾經在四川看到紅燒兔子,那時候很想嘗試,但同行的兩個設計師都屬兔,他們說如果你吃就跟你絕交,結果我沒有吃,所以我到現在還在想那隻兔子。

用65年生命橫跨歐亞的「成吉思汗」

我得了「旅行病」,這種病是如果一年都不出去旅行,一定會很難受,而且時間到了就一定要出去。

很多人都有這種「旅行病」。這種人通常一年到尾都在工作,需要換個地方,比方說離開一下台灣的工作場域,但同時在別的地方也做工作上的思考,不過回來以後又精力充沛,可以繼續下去。

我是從2000年開始,每年要出國至少30天。我通常不規畫行程。以前是希望一次就要待滿30天,現在是根據旅行目的地設定不同適合的天數。像今年就去了印度、日本四國、威尼斯雙年展、米蘭世博,去年還有去雲南。

去印度時,跟著類似探險團旅行團出發,12人就有3~4人去過超過100個國家。這些專門旅行的人,他們是為旅行而旅行,但我和他們不太一樣,我旅行的目的是為了「擴展」旅行版圖。

在我心裡一直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那個人就是「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在位時的蒙古帝國,版圖橫跨歐亞大陸,最大疆域面積甚至占了世界土地面積的22%(編按:3300萬平方公里)。他在65歲的生命裡,四處征戰、去了很多地方,何況那時沒有飛機、汽車。

100個護照印章,100種生活體驗

旅行其實是要看不同文化、生活型態、食物、思考,如果要深入體驗至少要待上10~15天。以旅行者身分造訪,又比工作者、學生、觀光客更不受限制。

說擴展旅行版圖,不是為了蒐集勳章、比較誰去過的地方多,而是因為去過很多地方,你才會知道不同地方的差異,比較各地的生活情形。

比方說我曾經去過葡萄牙里斯本,那時候只覺得葡萄牙人說台灣是「Formosa」福爾摩沙,我就覺得一定要去這個地方。我和朋友在晚上抵達里斯本,但到了以後覺得這個地方很混亂,不過隔天早上起床上街,才發現里斯本是個奇妙的地方。

這裡藝術感很強,但不是像巴黎為藝術而活的高度,也不是為反抗而畫。里斯本的藝術是一種很「鬆」的感覺,

街頭塗鴉藝術像水彩,讓你覺得很舒服,沒有過度用力,沒有高高在上,是融入生活的,好像能一起呼吸。這種藝術素養是我在別的地方沒看過的。

正是這種旅行版圖的擴展,如果你沒有去過巴黎、英國,你不會知道里斯本有它自己的味道,或者可能轉身離開,錯過眼前這一切。

一隻鳥飛行分成16個標本,親身經驗的學習

鳥的飛行,如何呈現在觀者面前?從還沒起飛、展翅、飛翔,他們用了16、17個真實標本做出連續cut。還有食蟻獸的嘴放大20倍,讓你看清楚牠舌下的構造,你會發現那是很寫實的感覺。這是威尼斯自然史博物館(Museo di StoriaNaturale di Venezia)。

很少有人能在威尼斯待上兩週,特別是專門逛博物館。但你可以透過博物館,看見文藝復興時期,歐洲擁有強大勢力的名門梅迪奇家族,如何妝點威尼斯這個城市,成為現在各式各樣博物館。

在威尼斯博物館看到的寫實,這也是歐洲醫學進步的原因,他們從解剖去認識人體、生物。而東方人認為大體很神聖,傾向用形而上方式醫病,例如把脈。

現在我正在做「市場小學」計畫,帶國小學生去逛菜市場。你會發現他們對生的東西感到害怕、噁心、排斥,例如生牛肉、生雞腿、生玉米。教育和生活是切開來的,孩子從小對生活的掌握度很差。

但在威尼斯,我所看見的是西方對於讓人認識真實的事物,採取不排斥的態度,甚至會讓你摸,魚摸下去會彈回來是什麼樣的感覺?這些都是親身體驗。

旅行是input,設計是output

旅行就是換個地方過平常的生活,我會去逛當地人去的菜市場、圖書館、公園。

我覺得台灣一直沒有辦法突破的地方,就是創意怎麼樣發包,因為政府不敢鬆綁,比方說有人把斑馬線塗彎,就會很擔心如果出車禍怎麼辦?那麼國外是如何做公共設計的呢?如果我有更多時間,我希望去進行更多調查拜訪。

旅行對我來說是另一種工作。因為設計是一直產出的output,旅行是設計的input。input愈多,output才會平衡。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