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貓王陪你深旅行

文 / 林貓王     攝影 / 索尼音樂、美聯社   2015-12-28

林貓王陪你深旅行


兩個月前,我踏上一個人的旅行。

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總計14天,換過一間又一間青年旅社,走在荒郊野外,迷途在公路上。旅社住的多是20出頭的年輕小伙子:在浴室放寶萊塢舞曲的印度人,愛聽流行K-Pop的韓國女孩,義大利修讀藝術的亞裔學生,他們都有共通點,行程排得滿檔,而34歲的我卻是睡飽,再決定今天要去哪。

看了很多演唱會,從閃耀著星空背景的Beach House到大霧寒冬中演出的Bill Ryder-Jones;走了不少唱片行,就在比利時尿尿小童不遠,撿到Seu Jorge吹拂海味的歌。

灌滿了音樂在身上,因為我知道,以後聽見這些歌,都會想到我曾經去過的地方。就像是幫助記憶的字卡,音樂會自動跳出來提示:嘿,你還記得嗎?那個時候,那一首歌。

也許是跟著Beach House的空靈召喚,走進午夜夢境,遇見心中的繁花異境;聽見雷光夏遠方的鼓聲,理解人生既失落又美好;在夕陽灑落的時刻,隨著Bob Lind踏上漫漫公路...。

一個人的旅程,是在絕對的孤獨裡,找尋答案。一個人的旅程,是在絕對的孤獨裡,找尋答案。說,當迷路在荒野找不到旅館時,我只想找到可以躺下來的床;比如說,當想念家鄉味道時,我只想找到炒麵。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出發是為了回家,那個家不是實體的家,而是心靈舒坦的地方。

讓這些歌伴你出發,陪你回家。

不婚主義的現代舞

「梵谷美術館,多麼像夢啊」。我站在Lou Reed描述的地方,幻想在這裡跳一支舞,住在阿姆斯特丹運河的街邊。有個和聲段落是這樣唱:也許你不想當別人的老婆,當老婆不算一種人生。沒結婚打算的我聽了特有感覺,關於人生,你有更多浪漫的選擇。

跟隨玫瑰到時代廣場

「你可以跟隨一枝玫瑰,無論它生長在哪裡」。Destroyer性感呢喃著:你也許會愛上時代廣場。悠悠的薩克斯風吹奏,跟著夢想情人一起,穿戴無數珍珠,走遍溪谷,見過曼谷。太陽出來了,彷彿經歷一場生命洗禮,而你是隨行樂團成員。

長途的飄浮飛行

吞了迷幻蘑菇後,開始飄浮。Beach House常是旅程良伴,夢境般的聲響,多適合長途飛行。一男一女,是催眠的魔術師,也是高明的嚮導:「午夜以後,我們可以感受一切⋯⋯有個地方,我想帶你去⋯⋯」。野生的花,藍色的鳥,就算閉著眼也到得了。

最美麗的旅程是嘉年華

德國泡菜搖滾,混在法文裡頭,我靠著Google翻譯上路,它說:「最美麗的旅程是嘉年華」。Flavien Berger一聲驚呼開場,迷離的馳速後,攀附著層疊的和聲,往雲霄飛車的頂端前去。嘩的墜落,無比刺激。

窗外的新世界

「新世界就在窗外,我的腦海留著聲音與顏色」。告示牌冠軍樂團Alabama Shakes,以電顫琴打開太空的窗口,面對一人未知的旅程,難免感到害怕,還有全然的寂寞,可是只要有聲音在耳邊傾訴,也許就無需放棄一切,一切繽紛的顏色。

奔向這旅程

「用力奔向這旅程,你說,會懂得,會遺忘,會失落,也會擁有」。雷光夏像說書人,從遠方回來,帶著雨滴還有回憶,你只得親身上路才能體會。鼓聲不在歌裡,卻落滿弦樂,勾人的催促著。解不開的答案也許正是最不重要的。

帶著一切走吧

專輯封面像是在破爛旅館的浴缸裡拍照,新一代慘情創作人Bill Ryder-Jones,用苦澀的喉音唱道:「帶著一切走吧,讓我們離開這裡」。假使接下來會變糟,也沒關係,離開總是踉踉蹌蹌,都是過程。曲末神來一筆的大爆炸,不就是旅程中意外的驚喜?

當一個反叛的人

魏斯安德森電影「海海人生」裡在每個角落客串吉他手的巴西天才Seu Jorge,把一系列大衛鮑伊的歌翻唱成葡萄牙文,讓整張《The Life Aquatic Studio Sessions》吹拂著海風味。當一個反叛的人,不要讓別人決定你的人生。

孤獨的走下去

初聽Bob Lind,還以為是《尋找甜祕客》電影主角Sixto Rodriguez遺失的作品,原來早在六年代Bob Lind即有名氣,可說相見恨晚。世界無情的變化,彷彿自留聲機傳來的聲音唱道:「只要有條公路,你就會繼續走下去,孤獨的走下去。」

沒有終點的旅程

「每條路都說,嘿朋友,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抖音神似Bright Eyes的女唱作人Angel Olsen,鄉謠味濃厚的單曲。人生就是場沒有終點的旅程,你只能不停的走,不停的看世界,一直到回家的那一天。

延伸閱讀:

告別玻璃心的10首歌

追尋自我的10首歌

給創業者的10首歌

給超級英雄的10首歌

讓你思考的10首歌

關鍵字: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