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北安X嚴藝文》純真和瘋狂的界線在哪裡?

羅北安X嚴藝文》純真和瘋狂的界線在哪裡?

如果小王子變成老王子?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鄭名娟   2015-11-30

如果小王子變成老王子?


綠光劇團的會客室,牆上掛著一幅畫。據說是團長羅北安最愛的畫,一張波斯風打扮、有著大眼的臉,從灰牆正中央探出,像忍術常見、布做的牆面被掀起,露出那張黑眼眶好深、好深、謎樣的臉......。

指針滴、滴、答、答,我們等著綠光劇團的「老王子」現身。他會不會從5億顆星星的哪裡跌出來?老王子有銀鈴笑聲嗎?毒蛇的毒液劑量足夠引他回地球?

老王子?太魔幻了!這個21世紀的都市傳說是這樣:如果小王子沒有回B612......

狐狸叫著:「當年馴服我的金髮小鮮肉去了哪裡?」B612上的玫瑰呢?早就變成了乾燥花啦。小王子變成的「老王子」呢?

18歲騎摩托車,80歲也堅持騎摩托車。

夢到滿地撿不完的錢,卻驚醒嚇出冷汗。

天天穿紅襪,記住熱情穿在腳上。

故事從這裡開始。

留在地球上的小王子變成「老王子」,得了社會不適症,害怕自己變得跟一般人一樣,整天像中樂透怕搶劫的阿婆緊張兮兮。要命的是,老王子向世人宣告:「我是小王子啊!」最後被送進精神病院。

所有大人都曾經是小孩子,雖然,只有少數人記得。幸好,我們還有羅北安。

綠光劇團這次的新劇《老王子》,失語的老王子正是由團長羅北安飾演。這次他不演爸爸,以一貫的大嗓門、大笑聲迎接著;而旁邊是今年剛得金鐘迷你劇集女主角的嚴藝文,大剌剌的大女孩,一改苦情和母親角色的戲路,在劇中扮演強迫症患者。

為什麼要寫小王子變老王子的故事?或許得要問問你自己:為什麼你忘了你曾經是個孩子?我們的純真在世俗裡沾滿汙泥故障了,喪失感知;我們心裡的小孩害怕被討厭處處迎合,變成「大人」。照興趣找工作太理想?不可能。為什麼不可能?那幅黑眼眶很深的臉,半掀的牆,在現實與非現實偷窺著。在真假交錯的戲劇裡,當你忘記自己內心的聲音,你害怕發出的聲音,老王子幫你吶喊出來。看看羅北安和嚴藝文的戲如人生對談:

純真跟現實有沒有絕對界線?

羅北安(以下簡稱北):人被很多東西綁住,就算不開心也不能顯現出來。如果把這些束縛全鬆綁會是什麼樣?小時想當籃球員、搖滾歌手都沒實現,感覺像現實把你的夢想一個個抽走、拿掉。

出社會後人人像坐「旋轉木馬」,很歡樂,好像在前進,其實在繞圈圈。你真的有在追求什麼嗎?就像搭火車途中打瞌睡,不知從何出發、要去哪裡,而且中間過程不重要。40歲同學會大家都說想退休。我說退休?我們才40歲!我說我沒有退休,我就是你看舞台上有個胖子,死在那邊,多悲壯。我不是說每個人的工作都要是興趣,不可能。但為什麼不可能?我也不知道,如果是興趣多好。

嚴藝文(以下簡稱藝):我跟我爸說要當演員,他沒有辦法相信,因為我以前是非常害羞的。我爸忙著拼經濟,他們關心我卻從來不想我在想什麼。為什麼害羞的人不能表演?每個人身上都有某種天賦,我不說話不代表沒想法,不喜歡表演。

北:我大學畢業從美國回來就在台大教書,但6年後突然我不教了,因為教書不是我的初衷。你還是要想想最初喜歡的是什麼?我覺得不是「大人好奇怪」,是「大人好可憐」。

我會害怕哪天突然變得跟正常人一樣,可是有些東西不見了。所以我18歲騎摩托車,56歲還要騎,感覺還像18歲。

長大就會變「假」?

藝:我小時候很能跟自己相處,那時候感受力是比較強的。可是當我開始工作、談戀愛、養狗,有責任負擔,好像現實削弱了自己快樂的能力。

藝:我不覺得缺點要改掉,這些都是和人相處才會反射的東西。以前我會害怕嫉妒等想法,覺得自己是不是天生惡質。現在我會接受、轉彎,意識到自己在嫉妒,是因為他有你身上缺少的東西,但不表示不會嫉妒,只是我知道我在什麼狀況會產生這種情緒,觀察自己的反應。

我現在不會在意別人怎麼看我,這不是自信是懶惰:找到舒服的點,不想因別人而改變,表現出的「懶」。

你知道自己迷人的地方在哪裡?

北:演戲是照鏡子。昨天有演員排練時,突然講出跟另一半的關係。當他把自己投射到角色裡,突然全都對了,爆發了。戲劇跟人生是在一起的。

藝:你都不知道我得金鐘獎那一天,我的腦袋瓜在那一刻有多少事在轉。我那天穿短褲,因為合身,從椅子站起來不用手撩,就會卡著變三角褲,我一直想不能坐太後面,但我又怕我動作太大,其他入圍者坐旁邊,彷彿被人看穿你想得獎。

我告訴自己平常心,可是當你看到好友得獎,心想說「會不會有希望?」又想「這樣想你就完蛋了。」後來得獎,心想慘了旁邊是大前輩,要穿過他,我的腦袋瓜竟出現古裝劇:「承讓了」,又想「不能講這個!會傷害人,講謝謝好了。」結果站起來時根本忘記自己要拉好褲子!

北:是不是很像精神病?

藝:太多人不知道自己的樣子、迷人的地方在哪,常讓自己處在超尷尬的局面。當演員很幸運的是你隨時都在感受自己。

變成老王子,如何繼續冒險?

北:演戲是申論題。角色是有邏輯的,要了解邏輯,必須先問問題,才去尋找答案。現在大家都想找答案,問題是根本還沒學會問問題。我喜歡綠光這批演員是因為丟出東西會撞擊出什麼,連我都不知道。

藝:我們每天都充滿不安全感。有次在黑暗中排練突然下指令,他說燈亮,我說不行,僵在原地。

北:那時她需要停下唱歌、說話,樣子好漂亮,沒有任何動作,她講一講就覺得,好美喔!

藝:你問我幹嘛那麼累,因為在北安老師面前你就是演員,赤裸裸,不需要偽裝。第一天排練完我不知道怎麼回家睡覺,只知道第二天起來已經早上7點。好像插頭被拔掉而你不知道,但這種感覺滿爽的。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