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馬偕身心科醫師

台東馬偕身心科醫師

楊重源:關懷只一次,慈悲反而殘忍

文 / 楊重源     攝影 / 蔡國倫   2015-10-30

楊重源:關懷只一次,慈悲反而殘忍


你好,我是台灣的「楊醫師」,也是川藏塔須村的「楊曼巴」。我總是喜歡如此的介紹著自己,很高興,我是塔須村的「楊曼巴」,也是塔須村唯一的醫師。(「曼巴」是藏文「醫師」)

當夏天來臨時,我就像隻候鳥,身上背負著再度踏上塔須的使命。聞著藏區特有的氣息,我有著恍如隔世的感覺,就像離家很久的孩子,終於回到家。從2006年的一個機緣牽線開始,從未踏上海拔4500公尺川藏塔須村的我,從未有想過踏上塔須村後接下來的每一年,當喜馬拉雅山的雪融化時,我會那麼渴望「回家」。

今年7月,楊曼巴還是和過去一樣,第10年回家了。遠在千里外川藏塔須村家人也引頸等著我。

關懷如果只一次,慈悲反成殘忍

塔須村位於4500 公尺喜馬拉雅山上,全年8 個月冰雪封山,最低溫度約攝氏零下40度,資源極其匱乏窮困。全村4、5000人村民生病,也只有等待奇蹟,也等待死亡威脅。當我咀嚼生命的「不公平」,也看見村民對於醫療協助的必需性,深刻體會在塔須村,我看的不是「病」而是「命」!

我無法停止這趟「回家」的旅程,每年當山上的雪融了,花開了,我都必須花費2/3的年薪買藥上山,回到我設立的「簡易醫療所」,免費提供村民「簡易藥包」。村民生病有藥物可以治療,死亡率下降一半以上!義診持續至今年,正好是第10個年頭了, 村莊人口也增長近7000人左右。

2014年上山前,我買了大約600公斤藥物,費用不低,當我們提供藥物給年長的阿公阿嬤時,他們跟我說:「有了楊曼巴的藥物時,8 個月冰封的冬天,不再那麼寒冷,冬天不再那麼辛苦,春天不再那麼遙遠」。當我知道這些話,我就覺得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是窮人家孩子,因讀書讓我有機會脫貧,在我心中,教育跟醫療一樣,是人的基本權利。就這樣,塔須希望小學開始了,讓孩子們不管男孩女孩都能免費讀書。我需要負擔8 位老師,每人每月3000人民幣薪水,一年約合新台幣140多萬元。付出過程中我從不計算金額,因為4、500萬元換得一整個村莊的幸福與生命,太值得了!

希望的開始,不怕負擔重

每年12個月裡,有11個月我在台東擔任身心科醫師,看見太多偏鄉病患礙於交通不便無法就診,精神症狀惡化,於是每週我利用休診或未看診的時段,與護理師開車前進偏鄉,這樣的身心科居家關懷服務至今已推行10年,開車的里程數不知不覺中也累積了10萬多公里,不管車程再遠、身體再疲累,我也甘之如飴。

為了服務在地精神科患者,我們帶病友免費到五星級飯店用餐,藉這個活動,能讓他們學習社會禮儀,甚至許多病友一輩子都沒進去過,這些經驗將成為他們生命中美好的記憶。每年年終,我們也會舉辦「寒冬送暖」活動,送米及衣服給患者,藉由一點點的互動,他們對人會較為信任,對醫療就能配合,對他的人生就有幫助。

2014年10月前往尼泊爾木斯塘區卡貝尼村(Kagbeni)設立簡易醫療站,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去尼泊爾?因為我有個夢想,希望在喜馬拉雅山脊的無醫村莊,可能有第二、第三個塔須村可以被建立,一個村莊3000人,兩個村莊6000人,三個村莊9000人,就能幫更多人,挽救更多生命。

有人問為什麼要去塔須?為什麼選擇偏鄉台東行醫?我是有福氣的人,我分享一年1/12的時光,給遠方千里之遙的塔須家人朋友;我分享11/12的時光,給我台東家人朋友及可愛病友,我是多麼有福氣的人啊!

每個人心裡都有個夢想,一個魂牽夢縈的「塔須村」,只是我比較幸運先找到我的夢想, 找到我的「塔須村」, 找到回家的路。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