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世代,錢買不到的東西

文 / 吳思旻     攝影 / 紀倫棋   2015-10-30

正義世代,錢買不到的東西


民有、民治、民享,是所有政治最高承諾,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說:「現在變成是1%所有、1%所治、1%所享的社會!」「我們的經濟與政治體系承諾我們要做的事,與他們實際做的事情,兩者天差地別到不容忽視。」

資本主義興起,政治被財團企業涉入愈來愈深,政治權力+資本主義,讓金權無限擴張、無限集結,一如凶猛巨獸。

當權力只在菁英階層流動,權謀、利益的計算,變成「政商同體」的利益共犯結構,就是史迪格里茲眼中1%的寡頭遊戲。

如果政治變成了利益共犯結構,如果意見之爭變成了政治惡鬥,你還相信它嗎?

當前台灣社會,貧富差距不斷增加,工作機會消失,經濟成長停滯,國家退休金制度即將因為人口負債結構崩盤,物價和房價持續飆漲,台北的房價所得比是全球最高……。

台灣民主非常年輕,28歲的民主歷經5次總統直選,兩次政黨輪替,但政治話語權離人民期待愈來愈遠,政治成為少數人的遊戲,「一路向右」往財團傾斜,台灣的政治,未來該如何選擇?

2014年「太陽花學運」青年的抗議,到年底「九合一選舉」全然翻盤,讓很多人驚訝民心思變,「翻轉」、「改變」成為這一兩年台灣政治的關鍵字,新世代挺身而出,用行動、投票表達的訴求是:「我們能不能有更多的選擇」?

這不是一場藍綠的顏色之爭,大規模的版塊變動,是整個世代對於金權政治的反思與怒吼。這個世代對政治開始有不同的期待,追求的是「錢買不到的東西」:話語權的平等、公民式的參與、有尊嚴的思辨,重新找回社會的信任感。

M型→L型社會 更要追求分配正義、永續價值

台灣的中產階級正在消失,貧富差距拉大的M型社會,變成多數財富集中在少數人的L型社會。財富成長和分配正義之間,嚴重傾斜,勞資雙方付出與所得比嚴重失衡。從資方來看,台灣租稅負擔率僅12.8%全球最低,營利事業所得稅也降至17%,但在勞方,勞動生產力20年來增加1倍,但報酬分配率卻從53%降到47.59%。

M型變成L型,社會將出現更大疑慮:貧者愈貧,富者愈富,1%的人擁有富裕,其餘99%會有不公不義的相對剝奪感,失去流動的社會,讓年輕世代無法期待自己的明天,靠努力就能出頭。

經濟不平等,造成政治不平等,台灣公民即使享有投票權,但企業、財團動輒大筆捐助,對民主選舉的影響勝過個人。

新政治要打造的是什麼?28歲,第一次參選立委的社民黨參選人苗博雅說:「我們主張新政治要做到一個平等對待,關心分配正義,讓年輕人敢做夢的永續社會。」

他強調,政治應以「永續」為目標,那代表著政治不是短線,每個世代都有機會自我實現。

哈佛大學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在《錢買不到的東西》說:「民主不需完全平等,而是希望國民能分享共同的生活,即使社會背景和地位不同,都能在日常生活中相遇、碰撞,學習克服、容忍彼此的差異,才會在乎共同的利益。」

把話說清楚 找到多元與尊重

分化的政治環境,習慣藍綠二分、片面標籤化;而網路上酸民文化,我說我的,你說你的,只問立場,不問是非,不同的意見,總是像兩條平行線,難求共識、只求輸贏。

太陽花學運,簡化成「傾中」、「反中」;大巨蛋的安全,只剩下「拆」或「不拆」。本該要服務人民,為人民帶來幸福的政治,卻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徹底瓦解。

財富成長和分配正義也不是二選一的命題,財富增加讓人民在追求更好生活的同時,也關心稅制如何實行分配正義,讓社會有更平等的互動。

台灣這塊融合多元族群,集結眾多歷史記憶的土地,從來不會只有A和B的選擇,如何讓更多元的意見交流,縫合對彼此的信任感,是台灣當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台灣要往哪裡走?藍綠之外,或許需要另一種願意把話好好說清楚的聲音。

太陽花運動後,網路成為各式議題深度討論的場域,年輕一代,把理性帶進公領域,產生思想交流的巨大動能,透過群眾智慧,補足事情的不同面向,開啟民眾對議題思辨的風氣和方便性。

理性思辨,民主對話才能提升,新媒體《報導者》創辦人何榮幸長期關注台灣政治發展,鼓勵人民透過網路論述交流,他認為,過去單一發言的「電台」時代已然過去,現在要進入人人都是「平台」的時代。

善用新科技,廣納不同想法的衝擊,不擔心意見不同?我們雙向溝通,不同意沒關係,至少我們開始嘗試聽懂對方在說什麼。

廣場現象:人民高喊我可以!

民主的代議殿堂失去光彩,人民存在高度不信任,這一次只好讓政治在街頭發生。太陽花學運,正是「廣場現象」的展現,台灣青年在各種場域裡快速集結發聲,高喊:「我們可以」!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曾撰文寫到近年國際上出現一群藉由科技網路集結,聚集在廣場上挑戰權威,渴望拿回政治話語權的群眾,稱之為「廣場人」。

去年太陽花運動,讓社會長期累積的不滿,瞬間爆發,喚起的是長期對政治冷感的台灣人,對公共議題的關注。

英國《經濟學人》以「民主有什麼問題?」為文指出,民主國家有個問題是,過度強調選舉,卻花太少時間建立監督政治的力量。真正的民主需要人民主動參與,台灣在民主轉型中,經常被認為只有「選民」,缺少「公民」。

民主不是選完就結束,選舉後,政治才正要開始。政治本是眾人之事,每個人要為選擇承擔結果,而監督的力量,是新政治公民的基本素養。

當年輕世代以廣場人形式,由下而上的引領了一場公民的思辨,不論你的意見是什麼,你覺得自己還能置身於政治之外嗎?

關鍵字: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