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森林創辦人格倫&賈桂琳

食物森林創辦人格倫&賈桂琳

地球共享的食物森林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鄭名娟   2015-10-02

地球共享的食物森林


社會隔離(social isolation)是科技帶給我們的病癥。我們成日在公司和住家間奔走,幾乎跟動物園焦躁踱步的困獸沒什麼兩樣。

賈桂琳和格倫在西雅圖發起「必肯食物森林」(Beacon Food Forest),他們夢想創造一個大花園,讓所有人可以重溫食物從播種到成熟的美妙過程;可以讓這個世界多一些各式各樣的農作物、而不是只有單一經濟作物;更希望能讓那些沒能力負擔食物的窮人們,也享受到一樣的食物權利。

這是個科技綁架人的時代,而所有人都心甘情願被螢幕俘虜,「就算有棵美到不行的樹近在眼前,人們還是會低頭看手機。」賈桂琳接受訪問時感嘆,必肯食物邀請大家種田,就是希望能喚醒每個人心中沉睡的土地靈魂。

當必肯食物森林開啟後,西雅圖的市民們大量的加入志工活動,自願性的參與種植作物,學習各種農業講座,在過程中不僅分享了各種族的食物文化,也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賈桂琳和格倫把這種概念帶進了台灣。

今年賈桂琳(Jacqueline Cramer)和格倫(Glenn Herlihy)受梧桐基金會之邀來到台灣,藉由把這些概念帶進台灣,分享城市花園成功之道,甚至開設工作坊邀請民眾體驗,希望開啟世界各地更多城市也能擁有這樣一座食物森林。

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我們其實就是「過程中斷」的受害者,我們扭開了開關,世界就開始運轉,我們對事情的開始略知一二,對事情的結束稍有了解,但對過程卻一無所知,我們已經失去了對生命自然律動的覺知。

說一個小故事。美國人類學家瑪格麗特(Margaret Mead)在小的時候曾經要求媽媽教她製作乳酪,她的媽媽說:「好的,親愛的,但是妳必須先看小牛如何出生。」瑪格麗特從小牛出生到製作乳酪,她從小就被教導必須經歷開始、中間到結束的完整過程。

就像西雅圖傑弗森公園一角的食物森林,跟一般商業化的農場大不相同,甚至跟柯P曾提出的「都市菜園」那種短期採收的菜圃也不一樣,它完全模仿自然生態系統──有低矮的根莖類植物及蔬菜,也有高層的堅果樹、蘋果樹、櫻桃樹,甚至還有蜂巢,讓這些生物與植物們像野生的一樣,彼此照應、彼此授粉,建立起完整的生態圈,就不需要太多人工介入照顧。

創辦人格倫和賈桂琳從小就在野外蹦跳長大,他們深受大自然的洗禮,知道大地之母擁有自己的智慧,只要不貪婪、不過度開發,就足以讓大地滋養所有的生物。但在社會資本化、商業化的發展下,食物卻漸漸成為企業的商品,導致了許多我們現今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食物商品化,為什麼不好?

格倫提出一個哲學思考:「食物,難道不是每個人的權利嗎?」過去人類靠著自己的雙手去森林中採集食物,或是在土地上耕種自己的下一餐,但在今天,沒有錢的人就沒有食物,他無法去森林裡採集(沒有森林)、也無法自己耕種(沒有農地)。

電影《星際效應》開頭,描述地球在未來不久後,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而導致作物無法生存,只能往外太空尋找人類繁衍的最終之地。畫面中整片的玉米田被炙熱的太陽曬乾水分,大火與草灰四起,就像是遮住了地球的未來。

食物商品化帶來的惡果之一,賈桂琳認為,因為企業傾向種植少數幾種經濟價值最高的作物,捨棄那些不好種、不好賣的作物,或是透過基因改造種出又香又甜又大的果實,「但這些獲利的背後,犧牲的卻是食物的多樣性,以及基因的多樣性。」

如果你對達爾文物競天擇有點熟悉的話,就會知道多樣性之所以重要,就是要在不斷的淘汰過程中保持生物的韌性,如果作物都不演化、如果作物只剩下一兩種,那麼當天災來臨或是氣候改變時,就會在一夕之間全部死亡,而人類也將失去果腹的食物。

格倫和賈桂琳眼見太多的農業問題、環境破壞,心裡懷抱著共同想法的兩人在一門名為「樸門」的永續設計課程上,共同提出了共耕、共食、共有的「食物森林」概念,希望從這一片土地開始,重新教育人們對土地價值的重視,並正視農業目前面臨的困境。

種田不卑賤,種田要驕傲

西雅圖是個繁榮的城市,城市裡多各式各樣的農場,種著各式各樣的作物──但卻是手機裡的「瘋狂農場」、「開心農場」,種出來的都是虛擬作物,都是城市人被隔離了的疏離。

格倫回憶在一次定期舉辦的工作派對上,有個OL小姐跟大家說,她一直有個願望,就是親手種下一棵樹。但這位小姐什麼工具都不會用,鏟子挖半天也挖不出個洞,一度急得哭出來。但當她最後成功將樹種下時,她驕傲的跟自己的第一棵樹合照,並永遠不會忘記這棵樹對自己的意義。

「其實人都渴望回到土地,」格倫說,一旦你重新體會到參與整個種植「過程」,而不是在超市買食物而已,大自然就會回到你的身上,變成一個終身(lifelong)的祝福。

「勞動是好的,不是低賤的,每個人都應該過一種混合的生活(mix life),把土地的技能也學起來。」賈桂琳笑說,她很慶幸自己是在西雅圖做這個嘗試,因為西雅圖是個多元開放的地方,所以可以接受這樣的新價值觀,「但我曾經去加拿大一個地方試過,當那邊的人看著我全身髒兮兮、在種田,他們都一臉鄙視。」

Social farming:開啟共享的可能

在16世紀以前,最盛行的是有機的世界觀。人類生活在小型的社會團體中,親近大自然,同時認為群體的需求勝於一己所需,而物質跟精神也是緊密相連。

在21世紀的今天,我們還有可能復興這樣的有機世界觀嗎?格倫和賈桂琳認為可以,必肯食物森林就是這樣一個重啟文化交流的公共空間。這也是為什麼必肯食物森林採取自由入園的方式,讓每個人都可以共享作物,這是一個社會耕作(Social farming),但雙關來說,它其實也是在重新種植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將整個社會「耕耘」起來。

還記得在2009年時他們第一次向西雅圖市政府提案時,政府告訴他們:「你們要找更多的人來支持這項計畫。」於是兩人立刻了解到,他們必須要把聲音告訴更多的市民、讓大家都能在花園裡實現自己的夢想。

號召群眾不容易,在西雅圖這座多元城市又是難上加難。由於西雅圖是美國的移民大城,當地的人種、語言與文化都十分複雜。但在過程中,不管是什麼年齡、語言、膚色、信仰的人,就算彼此間意見與文化都不同,但相同的是,每個人心中都住著自己的花園,他們透過這座花園,分享自己的文化、分享自己家裡的獨門料理,反而增進了城市間的和諧與理解。

還想問「會不會有人把食物全部拿走」嗎?在格倫和賈桂琳心中這從來不是問題,這正是重建信任所必須的過程,也是他們對人性的強大信念。

關鍵字: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