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系創作女聲

療癒系創作女聲

黃玠瑋:就算沒有聲音,我也要唱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關立衡   2015-10-01

黃玠瑋:就算沒有聲音,我也要唱


多少人希望,每天叫醒自己的不是鬧鐘,而是永遠不會厭倦的夢想。但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實現畢生的夢想、無法做自己最愛做的事,你能想像世界會變成絕望的永夜嗎?

過去以為自己可以,現在發覺自己不行,日日夜夜與自我交戰,最後束縛住你的卻早已不是當初阻擋你的困難與挫折,而是不願意相信自己的懦弱與自卑。當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時,就是失去了勇氣。

創作歌手黃玠瑋曾用一曲〈面對明日的勇氣〉鼓舞了成千上萬的樂迷,但命運總是調皮,就在她正要爬坡、開展自己的音樂生涯時,卻意外發現自己的聲帶出現萎縮,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痊癒的病,對一個從小就以音樂為職志的創作歌手來說,就像是被自己的夢想宣判無期徒刑。

受傷期間她為了生計四處打工,行政櫃台也做過、也在百貨公司挖過冰淇淋,甚至有一度,她竟然也對自己說:這樣的生活滿穩定、安逸的,彷彿只要放下心中對音樂的執念,就可以擺脫失望帶來的折磨,也能從自我否定的陰影中走出。

但過了一段時間,她還是覺得沒辦法。那個從3歲、4歲時,有記憶以來,就非得拿著麥克風假裝唱卡拉OK的小女孩,還在心裡不肯就範。

就像漫畫《灌籃高手》裡的經典橋段,曾經受人矚目的球員三井壽迷失自我而離開了自己最熱愛的籃球,終於在某天大鬧籃球隊後,用盡全力的、哭著對安西教練說:「安西教練,我好想打籃球!」

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其實需要最大的勇氣,外表看起來總是酷酷的、冷冷的黃玠瑋,心中一定也對自己大喊了好幾百次,透過不斷的找方法、不斷的復健,最後終於讓自己重新找回聲音,雖然仍然比不上過去,但卻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不放棄、相信自己、面對自己,黃玠瑋唱著,「你給我勇氣/你給我信心/你給我光明/你給我我自己」,你,不是別人,你就是你自己。

能摧毀自己的人,其實只有自己

黃玠瑋會出道,其實是她自己一手打造的音樂路。2011年,黃玠瑋參加了「夢想音樂節」,這是一個所有音樂新人的朝聖地。她自己做了一張獨立Demo,叫做《思念你》,從錄音、包裝到設計,全部都由她一個人完成。

她大膽站上徵選舞台,唱著自己思念阿祖而寫出的創作曲〈思念你〉,一曲感動台下所有聽眾。也在當天唱完一次賣掉70幾張CD,從此在「街聲」和網路上走紅,也獲得不少音樂製作老師的推薦。

她是那種,會為了自己最喜歡最愛的事情,把它當成生命一樣燃燒的人。可以一手打造起夢想,每天做都不會膩,音樂成為心靈上最大的慰藉。

但就在2013年,那一陣子事業蒸蒸日上、很密集的在表演及大量練團,卻發現自己愈來愈難掌控聲音,看醫生後才知道聲帶萎縮。「我還記得在照喉攝,護士小姐跟我說這是好不了的,只能讓它不要更糟,當下真的很絕望,因為我一直是以音樂為目標在努力的,就像是被判了死刑,覺得我不能唱歌那還能幹嘛?」黃玠瑋說。

正因為是自己打造出來的夢想,所以當阻擋這條路的人是「自己」的時候,面臨的絕望也愈深刻。如果是別人帶來的傷害,至少還有一個可以抱怨的出口,但是,人要怎麼恨自己?

後來,在身邊的人不斷幫助之下,黃玠瑋找到發聲老師,教她用每日發聲練習訓練聲帶協調,經過2年調整,終於讓聲音恢復到幾近往日。但聲音好了,心也恢復了嗎?

從發現自己生病開始到慢慢接受這件事,黃玠瑋花了非常多的心力與時間,過程就是不斷的自我鼓勵、又自我否定,一次一次的突破、又一次一次的氣餒,「我常常會覺得自己不夠好,當身邊的人給我建議時,我會反覆看見自己的缺點,懷疑是否不應該繼續做音樂。」

但揉乾淚水,最終會發現,最大的絕望不是失去實現夢想的能力,而是失去相信自己的勇氣。只要願意相信,就永遠會找到再站起來的方法。

寫出給人慰藉的歌曲

帶著這樣的想法,黃玠瑋更大膽為自己設下目標:她想要成為走出亞洲的創作歌手。「我想要讓全世界都聽到我的音樂,這也是為什麼我一定要把音樂當成正職,而不只是興趣,」黃玠瑋眼神堅定的說,「如果要我做著其他工作,用空閒的時間玩音樂,就絕對沒辦法實現我的目標。」

正是因為經歷過那段長達2年的自我考驗,黃玠瑋不只克服了身體上的限制,更確立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願意再妥協。

「不去討好迎合而來的人生/我只想誠實面對/不去看那一望無際的時間/我只能把握生存/儘管如同宇宙塵埃/我仍想抓住呼吸的每一刻/時間靜止偏執的日子/沒未來也沒過去/這世界沒有什麼永遠/永遠只存在於我們的心中」──〈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黃玠瑋的歌聲暖暖的、沉沉的,像在跟你低語「嘿,我的夢想是唱歌,我很努力,那你呢?」她的勇氣,你也接收到了嗎?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