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大師談君子》

文學大師談君子》

余秋雨:小心「自作多情」的陷阱

文 / 整理/高嘉鎂     攝影 / 陳志亮   2015-03-27

余秋雨:小心「自作多情」的陷阱


「賤人就是矯情。」這句話,或許是近來對小人的形容詞裡,最貼切的一句經典了。

前陣子正夯的幾部宮廷劇裡,幾個妃子相互爭寵,或是幾個阿哥奪王位殺得你死我活,下場最慘的,往往是那些詭計多端、陰險狡詐的人,這種人俗稱「小人」。這些劇情走向,在在向所有人警示:「你,千萬別成為這種『小人』!」

是的,「做君子,不做小人。」東方哲學中最經典的人格累積,就是「君子」,這是有別「紳士」、「武士」、「騎士」的特殊人格;而中國千百年文化代代相傳,就是要你當個「君子」,別「當小人」;不管是職場上或各種人際關係,各種紫水晶或開運陣,就是要教你如何「防小人」。

文學大師余秋雨卻在新書《君子之道》中,提醒所有企圖避開小人的君子們,要成為真正的君子,別誤入君子的兩個致命陷阱:1 錯誤的友情:愈甜蜜,愈要小心;2 有人詆毀名譽,記住別跟小人鬥,問題沒你想得那樣嚴重!到底君子如何不掉入這兩種陷阱?請看余秋雨的精彩解析:為什麼原本是君子,最後卻變為小人?為什麼成為君子會遇到非常大的痛苦,已致於後來無法再成君子?這是因為「君子的兩個陷阱」。

陷阱1,錯誤的友情:愈甜蜜,愈要小心

君子的第一個陷阱是「錯誤的友情」。很多君子是因為錯誤的交友,而掉到陷阱裡面。

什麼是「君子之交」?我將人間的友情分為3 種:1 至誼:至高無上的友情,意思是俞伯牙和鍾子期的高山流水之情。

俞伯牙是高官,他在山間彈琴時,突然有個樵夫鍾子期聽到,說:「你在彈高山。」俞伯牙很驚訝:「你怎麼聽得出來?」接著俞伯牙又彈一曲,樵夫鍾子期再說:「你在彈流水。」俞伯牙說:「你怎麼聽得出來?」兩人結為金蘭,相約明年中秋節再見,但隔年俞伯牙赴約,卻發現鍾子期已經死了,所以俞伯牙把自己的琴,摔在墓前祭臺上,意思是既然你已死,我就不再彈琴,這讓人很感動。

雖然這個故事的真實性有待考證,但俞伯牙、鍾子期故事是最高的友情;知音已死不再彈琴,一般人遇不到這種情誼,但是心中要有它,這是一個人的最高境界,只能留在心中,可遇不可求。

就像美國航海家1 號(Voyager 1)發射到太空,尋找外星人的人類訊息,一如〈高山流水〉樂曲,不管航海家1 號是否能找到人類的鍾子期,至少每個人心中要留下「至誼」這種友情的最高理想。

2 常誼:生活中我們享受的是「常誼」,一起吃飯、聊天,讓人覺得看到就非常溫暖,生病的時候打個電話給他,每天有好多這樣的事情,這是「常誼」。常誼是我們日常享有的友情,不要拒絕這樣的友情,這樣的友情要擴大。

但許多人最大的障礙是,對常誼要求太高,其實四海之內皆兄弟,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我們的好朋友,常誼是不要求回報的。我曾寫一篇文章,內容是講太陽光照在草地上,太陽不需要草地回報,而月亮不論照在什麼地方,也不要回報,這就是很好的友情,這是常誼,不要想到回報,就像太陽與月亮一直維持下去。

3 甘誼:君子要警惕的是第三種,「甘誼」。既然是甘甜的甘,那麼甜的還不好嗎?我認為,好的友情像沒有味道的水,不好的友情像甜甜的酒,一喝就醉,一喝就亂性,而且是刻意製造出來的;但是水不需經過人工製造,喝下去對身體有好處,喝多了也沒問題,因此說「君子之交淡如水」。

好多君子在友情上受到甘誼之苦,整天覺得我們什麼事情都可以談,或是覺得他一定會幫助你,但是萬一他有天不能幫助你時,你就會對他產生誤會,甚至想告他。

甘誼是君子的第一個陷阱,要非常注意。

陷阱2,名譽害死自己:別和小人鬥,問題沒你想得嚴重

君子的第二個陷阱,是「名譽」的陷阱。

君子非常在乎名譽,為名譽而奮鬥,但是小人老是在攻擊君子的名譽,於是許多君子自傷。我在某篇文章提到,君子照理不應該自傷,因為孔子說:「君子無憂無懼」,但歷史上卻有很多君子自殺,原因是遇到了「讒夫」,就是進讒言的小人;而且麻煩的是,中國君子哲學裡沒有提供保護君子的功能,君子受到侵害以後,沒有任何保護他的方法。

大陸和台灣都有一樣的習性,就是對於真相沒有追根究柢,卻追求轟動一時的話題,所以好多君子往往百口莫辯,在百口莫辯時就自殺了,當他一死,大家就說他畏罪自殺,但大家還是沒有搞清楚真相到底是什麼,因此死還是白死。

其實名譽侵害肯定沒有你想像那麼大,因為你是君子,你容易把它看大,記住不要把它看大。

再者,不要和小人戰鬥,一定輸。和小人戰鬥就像是在小人家後面的籃球場跟他比賽籃球,裁判員是他,或是他家弟弟,你怎麼會不輸呢?

你自己受到侵害的時候,你不要太在乎,沒那麼嚴重。但是,有一點一定要做到,就是當他人受害的時候,君子要站出來為他講話。

美國有個故事這麼說:新聞上報了某人的壞話,這個某人十分擔心,但他的父親問他:「孩子,請你想想,能夠每天看完這報紙的人有多少?看到這一版的人有多少?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有多少?能把它讀完的人有多少?讀完以後還記得的人有多少?隔天還記得的人有多少?」最後這孩子才破涕為笑。

我們好多自傷的君子,沒有遇到即時解難的爸爸,很多君子需要這種即時到達的爸爸去勸他:「問題完全沒那麼嚴重,隨他怎麼講;我們經歷過很多事情,也聽過很多謠言,我們現在知道,這是風捲殘雲,你還是可以站在那好好的。」

總之,如果避開了甘誼、名譽的陷阱,你這輩子可以成為非常爽朗的君子;如果我們知道有很多君子站立在我們的肩頭,這個社會會變得非常良性。成績好壞沒那麼重要,是君子還是小人,是最重要的。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