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天王任賢齊》

亞洲天王任賢齊》

挑戰極限,就是挑戰想像空間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4-04-28

挑戰極限,就是挑戰想像空間


在台北遇見任賢齊時,他才剛從大甲媽祖遶境還願回來,因為2013年,他自資、自導拍的紀錄片《媽祖迺台灣》在4月底上映。所有的人都在問,一個大明星怎麼有辦法堅持走完9天8夜的遶境,還與香客同吃同睡?

其實真實的任賢齊,不只是大家熟悉的陽光大男孩,私底下的他每天都在挑戰自我極限,一提起過去騎車橫度絲綢之路,或是未來到錢塘江衝浪的計畫,任賢齊就熱血沸騰 ,彷彿下一刻就要立刻上路出發。

任賢齊熱愛極限運動,其實是在挑戰自己的想像空間,你必須有一顆虔誠的心、事先做好萬全準備、制定科學的訓練計畫,最後大膽執行,勇於想像顛覆他人從未到達的世界邊界。

因此,面對複雜的人生,任賢齊永遠能夠充滿彈性的姿態應變,「做每一件事都全力以赴,失敗沒關係,臉皮厚一點,下一次再努力去證明自己。」任賢齊說。

任賢齊很像金庸筆下的令狐沖,玩世不恭,快意江湖。但是在荒唐放肆的外表下,卻是一顆比誰都熱血善良的心。任賢齊也始終用一顆赤子之心面對人生。任賢齊在演藝圈的人緣出名的好,因為他重情重義,為朋友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只要是他覺得正確的事,就會義無反顧地去做,不計得失,也不去算計自己可以從中得到什麼好處。

不像許多名人活在自己舒適的象牙塔,任賢齊是入世的,他可以從民間的生命力、台灣的大環境,一路談到年輕人應該如何擅用自己的優勢,對於大環境與變化與限制,網路、科技帶來的跳躍改變,他看得透徹清楚。世界究竟會不會失控?他沒有答案,但是他說:「如果你不能夠成為超越、帶領時代的人,那就努力跟上這個時代!」

「笨鳥先飛,提早準備,在關鍵時刻就會發揮作用。」務實且正面迎向每一個不同的挑戰與衝擊,這就是任賢齊的人生態度,也讓這個出生彰化的鄉下小孩,可以一步步衝過每個生命關卡,在殘酷的演藝圈找到逆境重生的動力,終於成為歌、影、視三棲的全能藝人;也讓任賢齊在一帆風順、春風得意的時候,始終沒有沾染浮華虛榮的價值,清楚區分真實自我和明星的角色轉換,持續走向屬於「任賢齊」的人生道路。

媽祖逎台灣 看見最真實的民間能量

媽祖信仰,是最深入民間每個角落的信仰力量,而台中大甲鎮瀾宮於每年春天所舉辦,長達9 天8 夜的遶境活動,更是台灣最盛大的宗教嘉年華會,橫跨台中、彰化、雲林、嘉義,總路程超過340 公里,巡經超過100 間宮廟,與「麥加朝聖」、「印度恆河洗禮」並列全球3 大宗教盛事。

而身為彰化人的任賢齊,更是對媽祖遶境印象深刻,他心想:「連續走9 天8 夜,這不是傻子才做的事嗎?」當時他並沒有預料到,有一天他也會成為自己口中的傻子,不只親身參與,還自掏腰包耗資千萬拍出紀錄片,只為了讓更多人看見屬於台灣民間的美好與鮮活。

任賢齊自嘲自己不是好的記錄者,因為當他看見兒子想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起身「稜轎腳」(原指信眾願以個人身體跪伏地面當成媽祖登轎時的「踏腳椅」,現演變成為祈求平安、消災解厄的信仰行為),他立刻放下攝影機前去幫忙,卻錯失這幕感人的畫面。

但是從紀錄片看到的每個畫面,卻是那麼溫暖感人。不論是沿途的信徒虔誠地跪下參拜,或是有能力的民眾或商家自發性地貢獻平安餐,沒有香客會因為貪小便宜而浪費食物,當神轎經過,立刻有人將放得像地毯一樣厚的炮仗打掃乾淨,不分政黨顏色,也沒有商業色彩,「人,才是台灣最美的風景」不再是空洞的觀光口號,而是真真實實的寫照。

從中,我們可以清楚看見生猛的在地力量,以及台灣人熱情的民族性。但熱情過頭,就變成激情,很容易帶來煽動與撕裂,我們應該如何去凝聚那個力量?

「一種方式,就是透過堅定的信仰,去提升自己。」任賢齊希望透過這部紀錄片,不只提醒人們回頭看見家鄉的美好,也展現一種超越時代變化的堅定價值。因為宗教教誨人們的,從來不是不勞而獲,而是透過虔誠與堅定的意志持續努力,自助者才會獲得天助。

人生最重要的工作 是演好自己

在9 天8 夜的遶境裡,任賢齊和所有香客一樣,憑著自己的雙腳跟著大甲媽一步步往前走,和大家同吃同睡,心懷感激地接過沿途的每一份平安餐,即使被周圍好奇的民眾攔下拍照聊天,他還是掛著大大的笑容說:「不用拍我啦!大家快拍媽祖!」

這種平實的作風,似乎與一般人想像的明星光環有些不同。「有時候我也會矛盾,我不喜歡浮華,但是在某些時候又要展現明星該有的排場。」但是在任賢齊心中,永遠將真實的「任賢齊」與「明星任賢齊」區分得很清楚,「因為人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演好自己。」聳動的花絮很快就會消逝,真正能夠抵抗時代淘選的,永遠是真誠而有價值的作品。

這是近10 年,任賢齊最大的體悟。年輕時候的任賢齊,血氣方剛,追求的是快意恩仇、逍遙自在,在大街上被別人挑釁地踩了幾下油門,他絕對會狂飆到讓人只能看著他的車尾燈。

但是現在的任賢齊面對挑釁,只會笑笑說:「沒關係,你先跑吧!」這種轉變,一方面是隨著年紀增長,變得更成熟;另一方面,是他看過太多黑暗,生命苦短,應該花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

任賢齊即將開拍新電影《外婆的澎湖灣》,大銀幕背後的故事很動人。幾年前,任賢齊到甘肅山區探訪孩子,他唱了紅遍天的金曲〈心太軟〉、〈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發現台下的小朋友一點反應都沒有,因為山區裡的孩子,沒有電腦、沒有電視、更沒有流行音樂。

但是孩子們卻聽過台灣歌謠〈外婆的澎湖灣〉,稚嫩的嗓子唱著「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小孩子沒看過海,只能用這首歌去想像海是什麼樣子,我覺得好像應該把這個故事拍出來。」

最近任賢齊還成立一個車隊,除了跑比賽,也到處找贊助,希望可以募集物資去偏遠地區探訪。因此他前陣子帶著煤炭等物資到青海玉樹高山小學,但是連日的大雪讓車輪凍僵了,聽到山上的孩子們又冷又餓坐在床上哭,任賢齊心都要碎了,自此下定決心要組一個裝備精良的車隊運送物資。

「珍惜我擁有的,去幫助別人,你會覺得自己非常幸福。」任賢齊認真地說。

從極限的挑戰 找到面對人生的勇氣

大學念體育的任賢齊不只喜歡運動,還喜歡挑戰人體與意志力的極限運動。他曾用1個多月時間騎車穿越中國古代絲綢之路,全程達2000多公里。

到了《西遊記》中的火焰山,像個大孩子般頑皮的任賢齊提出猜拳輸的人還要體驗當地最有名的「沙療」,沒想到最後輸的人是任賢齊,他只好汗流狹背地躺在54度高溫沙地裡看其他人享受水果。

在這麼極艱困的環境裡,唯有最強悍的民族可以生存下來。到了晚上,附近山頭的居民齊聚一堂,殺羊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大家唱歌跳舞,喝得東倒西歪,「我在生活體驗,從中學習,也在自我成長。」

任賢齊口袋裡的計畫,還包括衝浪環島、到錢塘江追浪,以及挑戰穿越茶馬古道。面對大自然的挑戰,以及極限運動的困難,難道任賢齊不會感到害怕嗎?

「害怕會有,但是不能害怕到不敢前進。」極限運動是一種鍛鍊心智與挑戰想像極限的方式,曾有人對他說,根據機械與物理原理,根本做不到騎車360度倒轉的動作,但是為什麼有人做得到?就像令人難以置信的太空跳傘、翼裝飛行,為什麼有人想得到?

因為無限寬廣的想像空間,勇於想像他人不敢想的可能,透過科學化的訓練、裝備提升、制定完善的計畫,再大膽去執行。任賢齊講的是極限運動的本質,何嘗不也是我們面對人生應該有的態度?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