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橘子 劉柏園

遊戲橘子 劉柏園

一定要破關

文 / 李國芬     攝影 / 吳毅平   2011-05-24

一定要破關


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25 歲創業,至今13年,過程一路驚險刺激,狀況總是出其不意,近似他熟悉的電玩軟體。劉柏園以程式設計師身分創業,箇中滋味點滴在心頭。

「創業就像航海,出了港就無法回頭,航程中可能發現新大陸,也可能沉船,但絕不可能風平浪靜。」

今年他已經破了第一關,突破國內中小企業平均只存活13 年的關卡,向下一關繼續挺進。不過,連同子公司員工近9 百人的上市公司遊戲橘子,早已不是中小企業。以「讓員工安居樂業」為已任的劉柏園,這一關,他的挑戰是企業主對股東及員工的責任。

25 歲的創業作「日蝕」,除了帶來300 萬元獲利,也讓他肯定自己有吃這行飯的能力。但第一個難關,隨即在第三年出現,那是兩年間累積出的大雪球,「一開始虧200 萬元,想說加油加油,然後400萬,還是再鼓勵自己⋯⋯」

刻骨銘心的創業考驗

1997 年農曆除夕,陪爸爸吃過年夜飯,劉柏園就要啟程法國尼斯參加軟體展。他對父親說,如果一張訂單都沒拿到,回來就考慮將公司收了。原本不贊成他創業的父親居然說,「這是你自己選的產業,情況你最了解,不要輕易放棄。」劉柏園心裡想,「我不放棄很久了啊,愈不放棄賠愈多,我才27 歲,已經負債兩千多萬元,爸爸辛苦賺來的房子也被我拿去抵押了。」

到了機場,周遭一片全家出遊的歡樂景象,彷彿只有他是獨自一人,起飛後劉柏園忍不住掉淚,「臉色差到連空服員都來問我,是不是病了?」

很難不感傷,出國機票錢是朋友借的,參展攤位也跟別人共用,他只是簡單放上電腦,自己就站在一旁向參觀者介紹,「為了創業,我什麼事都做過!」但是,那年因為網際網路正蓄勢待發,市場觀望氣氛濃厚,參展廠商幾乎全軍覆沒,劉柏園一張訂單也沒拿到。展覽結束後,大家正默默打包,突然聽到有人問隔壁的義大利同業,明年還來不來?義大利人說,當然還要啊,「Business is never hopeless.(商場希望無窮)」

「這句話是個轉捩點,像打雷一樣。」劉柏園開始想:最困難的,是創業的決心,過程中起起伏伏本就難免,他決定繼續努力。

亞洲金融風暴的受惠者

決定努力是一回事,產業前景仍然不樂觀,經營不見起色,原本的10 人編制,縮編至3、4 人。真正的轉折聽起來很像腦筋急轉彎的答案:拜兩年後亞洲金融風暴之賜。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劉柏園一直將信用維持得不錯,金融風暴來襲前,他向銀行貸得10 萬美元。當時劉柏園正考慮暫緩成本較高的自製產品開發,嘗試轉為代理發行。而歐、美、日知名軟體廠商代理權早已在其他人手上,劉柏園接受同業建議,到韓國尋找機會。

才開始拜訪行程,劉柏園就知道自己挖到寶了!「他們還在研發中的產品,已經比台灣的強,我跟朋友說,無論有多少家開發商,我都要一一拜訪。」

亞洲金融風暴適時發生,韓寰貶至原先的三分之一,加上經濟衰退,消費者購買力大減,於是韓國政府為吸引外匯,凡是持美元採購都給予補助,劉柏園手上的10 萬美元立刻「升值」6、7 倍,「很夠我買了。」

不過,這批價格實惠的軟體並未賺錢,它的貢獻是創造現金流,讓劉柏園有流動資金可運用;從企業產銷面看,原本為度過難關而裁撤的研發單位,也在資金穩定後重新運作,趁著銷售這批韓製軟體,劉柏園得到許多測試行銷策略的機會。

這筆資金,還讓他脫離每個月籌錢的循環,遊戲橘子得以存活,並且研發出熱賣的超商系列,「上市一週就還清原先債務,一個月後結餘3000 萬元,人生際遇很奇妙,前後一個月,局面完全不同。」不斷尋找出路

當外界爭議劉柏園的經營策略時,絕不會漏掉他在2003 年至2005 年虧損的9 億元。

主因是他同時開發中國大陸與日本市場,但進展困難。2006 至2008 年他完全不支薪,為斷絕外界議論,他幾乎不再出現媒體,只是不服輸地繼續努力亞洲市場,3 年間將虧損補足,遊戲橘子也名列日本電玩軟體市場第八名,「遊戲橘子亞洲化」已看到一點眉目。

在員工眼中有「競爭病」的劉柏園,這段期間每年至少為自己安排兩次戶外大型活動,曾是跆拳選手,劉柏園的運動細胞很活躍,登百岳、騎單車,有時與朋友一起,有時單獨一人,「獨自在大自然裡,可以安靜思考。」

劉柏園笑聲爽朗豪邁,在人群中活潑得像過動兒,不介意自我解嘲換得輕鬆氣氛,這句話正反映他個性的兩極。

有競爭病,又細心

劉柏園認為自己很細心,EQ 與意志力都算高,「細心在商場上很有用,它讓你看見對方不願被看到的部分。但是,不要因此修理對方,讓一點,將來他也會補給你。」凡事給人留餘地,但卻又好與人競爭,「我喜歡競爭,不喜歡衝突,喜歡競爭到就算贏過游泳池裡根本沒注意到我的陌生人,也會高興半天。」尤其是被挑釁的時候,更會激起他的求生意志,遊戲橘子能夠挺過創業初期的危機,夥伴離去時「我看你3 個月就會倒」的氣話,應該也小有功勞。

這所有特質,在今年4 月與馬拉松選手林義傑、台北體院學生陳彥博組隊參加2008 年「北極大挑戰」(Polar Challenge),展露無遺。

劉柏園是「橘子基金會夢想隊」的領隊,工作是燒開水、與主辦單位衛星電話聯絡,年輕的陳彥博分擔較多負重的工作,例如紮營,經驗豐富的林義傑負責狀況研判與指揮調度。

在極地燒開水,從雪融成水、煮滾,大約需要4小時。出發前主辦單位就警告參賽隊伍務必謹慎,曾有隊伍煮水不慎,把營帳燒了,只好退出比賽。

「我是全隊最細心的,就由我負責。」

活著,才能破關

不過,他面對困難、挑釁時的對抗感,在高壓冰區域時還是顯現了。高壓冰區域地形的垂直落差常在3 至6 公尺間,從高處往下走,人大約一半都陷在冰雪裡,為避免背包中油料翻倒,動作不能過大,在零下40 度的低溫中,1 小時只推進了兩百公尺。

而他們必需在21 天內、走完572 公里。當天回報所在位置時,立刻被大會「提醒」:「你知道你們已經走幾天了?你想過你們可能走不完嗎?」他明瞭這是大會職責,但不服輸的個性再度被挑起。

最後,在第16 天即將抵達終點的通報中,衛星電話傳來工作人員由衷的歡呼聲。

在劉柏園深深感覺,即便在「低溫會殺人」的極地求生,對意志的挑戰仍遠不及創業。但是,人生生就像一場極地挑戰賽,奮力前進的同時,別忘保留最後一絲氣力紮營,因為,活著,才能破關。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