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自行車 林正義

太平洋自行車 林正義

成功,因為認真失敗過

文 / 李國芬     攝影 / 楊文卿   2011-05-24

成功,因為認真失敗過


「克萊斯勒(Chrysler)汽車是我們第一個客戶。第一次出一個貨櫃,後來他們再要10 個櫃子,我們就不給了!」

這則「小廠拒大企業於門外」的故事,約發生在1996 年。克萊斯勒慧眼獨具想大量買進的產品,是量產未久的摺疊車「Birdy」,即便當時知名度尚未打開,但定價已高達1 千美元。如今「Birdy」發展成系列車款,每輛售價從新台幣5 萬元起跳,紅遍歐、美、日、台灣,是消費者心目中的旗艦級摺疊車。

拒絕與大客戶克萊斯勒繼續生意往來的「小廠」,正是「Birdy」的研發與生產者,太平洋自行車董事長林正義,拒絕的理由只因「那不是我要做的」。

可貴的一大跤

如果將太平洋自行車在1996 年前後兩、三年的處境獨立抽離來看,林正義當年的率性決策實在令人費解。

1980 年,太平洋自行車成立,它的發展模式與多數台灣中小企業類似,也以接單代工打下企業基礎。太平洋一起步就成功,第一年營業額兩億元,1990 年成長至8.2 億元,10 年間扶搖直上的營業表現,讓林正義信心滿滿,現在太平洋新屋廠內,還能依稀看見林正義當年的豪情萬丈。

一塊林正義落款的牌匾,時間標示1989 年,上面寫著「品質創新,向世界第一挑戰」,如今心境已全然不同的林正義並未昨是今非地將它拆下,經過時還會笑容赧然主動提醒訪客:自己也曾是不斷追求成長擴張的信仰者,想成為世界最大。

在「向世界第一挑戰」的階段,林正義幾乎是以跨國企業的手筆經營太平洋,

1990 年,他專程到冰島拍攝長5 分鐘的企業廣告,腳本是自己發想的浪漫愛情故事,男、女主角全為金髮碧眼外國面孔,為鋪陳品牌的國際化定位,冰島峽灣風光、飛機、駿馬,一一入鏡。

林正義一心加速向前,忘了該為風險設限,一個結結實實的教訓,正在不遠處等他。

1992 年,太平洋美國、歐洲分公司才設立好,原本穩定下單的長期客戶竟傳來倒閉的消息!穩定收入來源驟然消失的反彈力道在隔年顯現,負面效應持續至1997 年才漸漸消除。

危機與轉機

當時被緊急從美國召回的林正義長子、太平洋自行車現任總經理林鳴皋回憶,回家後看到滿坑滿谷的自行車,廠房、廠房外空地、地下室⋯⋯全是未完成的單車,後來他以10 萬元賣出為數數萬台的半成品。認賠銷毀庫存造成的帳面損失,毫不意外地引發銀行抽銀根的後果,「18 家往來銀行,沒有一家願意貸款給太平洋。」

對個性好強的林正義來說,這是人生中十分難忘與難捱的一段月,他將南京東路上價值3000萬元的住宅以半價售出,舉家遷至楊梅,幾近山窮水盡。

最困難的時候,太平洋連續4 個月發不出薪水,林鳴皋說,「有些員工後來索性住在工廠裡,因為我發不出薪水,他也繳不出會錢,走在路上難免碰到會頭會腳,乾脆不要回家。」那幾年,太平洋雖未主動裁員,員工仍以極快速度流失,1994 年還有300 名員工,到1997 年只剩60 人。

營運跌至谷底,但「Birdy」研發從未中斷,至1994 年共投入5000 萬元研發費用,「1995 年第一次出貨,訂單只有30 台!」談起往事,林鳴皋不住提高音量,或許反映當時對父親不計血本投入研發的小小不滿,現在他偶爾還是要為父親的「神來一筆」踩煞車,但他也明白,幸虧有父親熱情研發的「Birdy」,太平洋才有機會逆轉情勢,「1996 年持續少量出貨,1997 年出貨量增至5000 台,當年就達到損益平衡。」

領先同業甚多的研發創新能力,正是太平洋的競爭利基,目前十分規律以每年營收的5%至10%投入研發,金額至少在兩千萬元左右,「父親看我們投入研發很高興」。從1992 年開始接手經營的林鳴皋,應該對父親堅持研發所打下的基礎極有體會,太平洋另一代表性產品「Carry me」,便是20年前就完成設計、約4 年前才開始量產的車款,因為林正義堅持完成一定里程的測試,而「Carry me」至今已經載著他,騎過二十多個城市。

「哪裡跌倒,哪裡爬起來」的韌性

1992 年前的人生雖然不能以一帆風順來形容,但1992 年跌得這麼重,對他仍是空前考驗。今年剛滿70 歲,林正義滿頭白髮,笑起來親和力十足,流露「從心所欲不踰矩」的悠緩自在。不過,從他言談間的自信,也不難想見林鳴皋幼時印象幾近「暴君」的父親;或是,在艱困的那幾年,到了銀行門口,最後還是由共事多年的資深員工出面交涉,林正義留在車上──因為愛面子。

不過,這只是林正義個性的一面,另一面,他不容易為挫折的負面情緒羈絆,很快就能理出頭緒,採取行動。這是林正義工作50 年來,總能「做什麼,像什麼」的最主要原因。

林正義自師大英文系畢業後,短暫擔任高中老師,接著進入中研院史語所擔任特約研究助理,曾經翻譯過《儒家思想的實踐》等3 本英文著作,顯見英文根底的深厚。

但很少人知道,他的大學聯考英文只考了12 分,新鮮人第一堂課,更是他到現在都不太好意思提的「祕辛」。

那堂課的任課老師是一位美籍修女,或許是為放鬆教室裡的緊張情緒,老師從最基礎的問答開始,她問林正義:「What''''''''''''''''s your name?」他微笑不語。老師將「What''''''''''''''''s」拆開,再問一次:「What is your name?」學生還是沒有答案。老師不放棄,轉身在黑板上寫:「What''''''''''''''''s your name?」他依舊不懂,老師無技可施,只好改用中文:「你叫什麼名字?」

自己教自己 努力是必需的

「三問」的過程想必糗極了,不過,林正義沒有自暴自棄因而被「當」,或是考慮轉系,他趕緊利用大一寒假背下整本英文字典。「語言是一種『reproduction』(複製)的東西,熟悉就能應用。」他的英文能力從此突飛猛進,大一暑假時已能閱讀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原著。

苦讀英文的行動力與執著,後來在林正義決定以自行車創業時再度展現。為確保創業成功,他先在1972 年2 至6 月間,親自進行一項可行性研究,研究產品包括八位數計算機、12 寸黑白電視及自行車,根據林正義的研究結果,三項產品成本相近,約為29 美元,外銷價格也近似,在32 至36 美元之間。從技術層次看,計算機、黑白電視以組裝為主,而林正義選擇了技術最複雜的自行車。

他買來一輛10 段變速單車,多次重覆拆開、組裝的動作,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拆得更細,藉以了解單車的零件組成。父親創業時才11 歲的林鳴皋還記得,林正義非常勤於讀書,讀了不少自行車專業書籍,而英文閱讀能力適時成為優勢,「那時自行車技術手冊都是英文的,我記得許多同行都跟爸爸約在交流道附近,請他幫忙讀技術手冊,他就在一、兩年內看遍世界主要品牌的技術手冊。」林正義自己也說過,「我向來都是自己教自己、自己摸索」,他共設計出超過兩百款的各式自行車。

從教訓中找到自己

不過,林正義也曾因熱衷執行某些當紅管理理論,勞師動眾。林鳴皋的描述很鮮活,「5S 理論和看板管理很流行的時候,工廠裡到處貼滿了海報。」不僅如此,每周一早上8 點的早會,一定會隨機點名抽問「整理」與「整頓」的區別,「同事在開會前互問,都答得出來,一旦被點名,就答不出來了!」林鳴皋忍不住大笑。

這幾年改變很多,行銷經理葉斯偉說:「董事長還是愛念書,每當新的管理書出版,他會跟核心主管一起開讀書會,讀完不會特別做什麼,只是認識一個新的理論。」

林正義如此篤定,說來說去都該感謝1992 年那場令人措手不及的轉折,他自此確定此後只專注發揮自己的研發專長,生產有令人振奮的車,專注小眾而非大眾市場,「我要追求永續經營,使用的方法是創造創新價值。」

林正義似乎失敗出智慧來,他不再急躁,認清企業成長必須做足扎根的工夫,他也節制自己的企圖心,「每種生物都有發展的極限,組織與人也一樣,要自知可以發展的程度,不要超過。」林正義小心翼翼地不讓年產量超過4 萬輛,因為做工精細的太平洋自行車不適合大量生產,「我們是在賣精密度」。

經歷一場風暴,他得到「寧小勿大、做我自己」的清楚方向,無論對他自己或是太平洋自行車,這次失敗,絕對值回票價。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