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專家還瞭解馬雅,在PTT的文章篇篇被推爆

想一探真實的馬雅文化,找批踢踢「mayaman」就對了

文 / 沈瑜   攝影 / 賴永祥   2018-10-03

想一探真實的馬雅文化,找批踢踢「mayaman」就對了

有「馬雅人mayaman」之稱的蔡佾霖。



對在太平洋另一側的馬雅古文明,多數台灣人的印象是突然消失的民族,難以理解的先進工藝、宏偉遺址、外星人、2012年的馬雅末日預言…...。但這些都是真實的馬雅歷史嗎?

2012年,當馬雅末日預言甚囂塵上時,在批踢踢(PTT)上也引發熱議,當時,有一位ID「mayaman」(馬雅人)的鄉民(PTT使用者被稱為鄉民)用專業的論述,一一闢謠這些傳聞。

馬雅人在批踢踢留言指出,「請不要說我們是歷史上曾經存在過、具有高度科學文明的民族,我們只是一群只會用石頭跟不會用輪子的廢物,只是比較會看星星一點而已。」他自稱「我們馬雅人」,彷彿好像是馬雅人的後代一樣,想替祖先們說句公道話。

圖/蔡佾霖在2012年的馬雅末日預言傳得沸沸揚揚時,便在PTT上撰文闢謠,頗得鄉民們喜愛。

他說,馬雅人一夕之間消失是台灣民眾對馬雅常見的誤解,「古典期的馬雅並不是一夕滅亡,考古可知,馬雅城市是一波一波的衰弱,」他從馬雅歷史古典晚期開始分析提卡爾的衰敗,到乾旱怎麼侵襲,人口過剩等問題。

他這種沒有穿鑿附會、望文生義的專業回文,讓鄉民們喜出望外,每次只要問到馬雅相關的問題時,都會很高興:馬雅人出現了!

更厲害的是,他可以融合國際學者論點,解讀「銘文」上的馬雅文字,舉出五點論證,破除末日預言,他說,沒有銘文指出2012年會發生什麼事,且馬雅人認為時間是循環的,何來終結與毀滅之說?

圖/馬雅人說,此石碑是最接近所謂末日2012年12月23日的記載,但內容毀損,也沒有記載當天會發生什麼事,後人所指末日之說,是無風起浪。圖片由蔡佾霖(馬雅人)提供

2012年之後,馬雅人在PTT上的文章,幾乎篇篇被推爆(留言推薦100次,代表是非常受到肯定的文章),也篇篇M文(板主把必須特別注意的文章標註起來,留作收錄成精華文章等功用),網路上唬爛文太多,但大家看得出來,他不一樣,因此還出現有網友故意po馬雅相關的文章來「招喚」馬雅人現身解說的現象。

由於馬雅人回答的很深入專業,網友直接在八卦版上發問:mayaman是誰?難道是學者還是研究員?

答案通通不是,馬雅人本名蔡佾霖,現年31歲,2011年,開始在批踢踢發文時,25歲的他僅是師大歷史所的研究生,目前任職於實驗教育機構「BTS無界塾」歷史教師。他馬雅的知識完全靠自學而得,鑽研馬雅學已長達十多年。

12歲的時候,蔡佾霖無意間翻到一本雜誌,上面有美麗的銘文,從此,一頭栽進研究馬雅文化的深淵裡,且從來沒想過放棄。

小時候從手邊能取得的中文、通俗書籍來閱覽,國中就能在歷史研究社上台講解馬雅文化長達三星期;有一次,參觀中正紀念堂舉辦的馬雅展,當時他一邊看展一邊講解給友人聽,路人聽到後,還詢問他們是否也可以一起聽。

累積更深厚的馬雅底子,是到了大學時期。藉由系上圖書館打工之便,他讀遍各種馬雅的原文著作,還組讀書會解讀銘文,「但最後只剩我一個人,因為這實在是蠻冷門的領域。」蔡佾霖說。

圖/蔡佾霖坦承,其實研究馬雅文化是蠻冷門的領域。圖為蔡佾霖查英文原文的筆記。

冷門的領域代表資源稀缺,他求書若渴,不僅到亞馬遜網站買書,也善用學生推薦書籍服務,連老師都知道學校有位馬雅小專家,審書的教授一看到書單,就知道「這是佾霖要的書」。

他對馬雅文化的熱情也延伸到生活上,譬如騎車載太太時,看到前方的車牌「AJAW」就聯想到國王的符號、「CPN」就想到馬雅重要古城Copán、看到「AWE」就想起北亞利桑納大學考古學教授Jaime Awe,然後迫不及待轉頭跟太太分享自己的發想。

「沒想到,在臺灣2300萬人中,居然僅有我對馬雅文化有如此熱情。」他自己也不免有些孤寂。

2018年,世足賽進行時,蔡佾霖唯一支持的就是馬雅代表「墨西哥」(馬雅文明涵蓋墨西哥、貝里斯等地區),也發表「趁世界盃來踢爆!你所不知道的馬雅球賽」趣文。其實早在蔡佾霖的學生時代,師大歷史系的壘球衣背後就繡有「MAYAMAN」,有幾次比賽,隊友也打趣的請馬雅人用馬雅儀式為球隊祈福,果真贏了比賽。

圖/2012年史學盃,賽前馬雅人的獻祭儀式。圖片由球隊經理拍攝

對馬雅的熱忱與研究,甚至得到貴人引薦,得以與國際學者交流。2012年左右,台大人類系教授陳伯楨在批踢踢上注意到他,正逢中美洲經貿辦事處(Central America Trade Office, CATO)舉辦「馬雅論壇」,邀Jaime Awe等考古學者來台,陳伯楨知道了,也邀請蔡佾霖參加,會後的英文Q&A,蔡佾霖展現了十幾年自學的功力,問了比其他與會者更專業的問題,譬如別人只會問「馬雅人是否真有太陽神信仰?」,他則是問「墓裡出土美洲豹頭骨都面朝東方,是否攸關太陽神信仰?」此舉得到北亞利桑納大學考古學教授Jaime Awe關注。

蔡佾霖一直很想親眼見證馬雅遺址,無奈自己是窮學生,沒有經費到那麼遠的地方,Jaime Awe知道了,特別以佛心價補助他參加考古工作坊「BVAR」(Belize Valley Archaeological Reconnaissance Project),為期一個月在貝里斯CahalPech遺址,讓他大開眼界。

「其實我去之前挺驚慌,因為我雖然有鑽研銘文,也看了很多書,卻沒有考古經驗。」蔡佾霖的專長是歷史,歷史學與考古學不同的是,歷史學多半以文獻來解讀歷史,而考古還要有實地考察的技術,所以他去之前趕緊惡補相關知識。

儘管經過惡補,到了現場,第一個禮拜還是跟不上,譬如他以為考古就是要小心翼翼挖掘,所以拿著十字鎬一點一點地挖,怕毀壞遺跡,沒想到被墨西哥裔監督(由碩/博士研究生擔任的指導者)指正,這樣挖太慢了,這一層文物不多,可以放膽挖。

圖/2013年參加考古學校,親自挖掘與調查。拍攝於Caracol的天空神廟。圖片由蔡佾霖(馬雅人)提供

那時候發生一件趣事,蔡佾霖拜訪Jaime Awe研究室,Jaime Awe拿起一個陶器說,他正在寫這件陶器的論文,下一秒就叫蔡佾霖幫他拿著,卻不忘提醒他,「你幫我拿著一下。對了!你還想回臺灣吧,要拿好!」

圖/北亞利桑納大學考古學教授Jaime Awe拿著上百年馬雅文物,下一秒就交到蔡佾霖手上。圖片由蔡佾霖(馬雅人)提供

今年三月,蔡佾霖又再次「回歸馬雅」,與當代馬雅權威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考古教授David Stuart,所率領的考古工作坊回到CahalPech遺址,這次親身參與一項重大發現,一件能補足蛇王朝(kaanal)為何從Dzibanche之地轉移到Calakmul之地的歷史、刻著八字的銘文的碑文出土,David Stuart當場解讀,這一解讀就是一小時,但當時大家都很興奮,絲毫不覺得有一小時之久。

圖/刻著八字的銘文的碑文出土,在場考古團隊相當振奮。圖片由蔡佾霖(馬雅人)提供

從2011年在PTT初試啼聲後,蔡佾霖陸續經營臉書粉絲團《馬雅國駐臺辦事處》,在《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馬雅國史館」專欄,行走校園、工作坊與相關機構,分享馬雅文化與中南美洲考古經驗。演講過的地方非常多,調查局也去過。

蔡佾霖一直很想推廣馬雅文化,2018年他進行全新嘗試,以SOSreader創作平台,進行「馬雅重生ONLINE」寫作計畫,透過集資訂閱的方式,持續、穩定的分享馬雅文化的真實樣貌。

他一直想做個實驗,到底集結馬雅文化、歷史這一系列冷門又不討喜的元素,在台灣以付費的形式,到底可以做到什麼程度?

平台的文章從平易近人的中南美洲考古學知識,精選網友對馬雅文化的疑問撰述成文,或以相關專業書籍或論文為基礎,分享馬雅考古新發現。另外也定期舉行「馬雅系列相關講座」,與讀者面對面的分享與互動。

蔡佾霖的目標是到美洲留學,持續航向偉大的馬雅航道,今年底,他又要遠渡重洋,「重回馬雅」參加考古活動了!

關鍵字: 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