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號

歸鄉原因4:學生優秀〉玉山青年學者、成大化工系助理教授

「台灣學生是原石」 龔仲偉找到教學成就感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18-09-28

「台灣學生是原石」  龔仲偉找到教學成就感


在教育部玉山青年學者計畫推動下,今年29歲的龔仲偉,8月從海外回台擔任成功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新任助理教授。台灣大學化工系博士畢業後,他到化工領域最頂尖的美國西北大學化學系擔任博士後研究,像他這樣背景的人,在海外可能更有機會拿高薪,為什麼卻願意回台灣,而且很快樂?

在台大念博士時,我帶專題研究生,發現研究其實就是一種教學。我會問研究生:「你覺得研究方向應該怎麼走?」「怎麼做比較合理?」

一開始學生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被問了問題,「呃……呃……」支支吾吾地不太敢講。但一次又一次後,敢開口說了,甚至非常直接:「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子」「那樣不對吧?」

學生提出的想法,有時反而有一些很有趣的角度,可能他們才是對的,我根本沒想到。

我自己從大三接觸實驗,也是這樣子走過來的。在指導教授帶領下,我也是從不太敢發表意見、比較聽命行事,到主動提出自己的想法,甚至反駁老師的觀點。

當我拿到博士後,換我去啟發那些如同當初的我一樣的學生。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傳承的過程,看到自己可以啟發別人,讓人湧出一種熱血沸騰、內心都開心起來的燃燒感。那一瞬間,我明白了工作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傳承。

所以當今年初我有機會回台灣,雖說那時我在美國西北大學有許多案子正在進行,曾想過「是不是再多待幾年,等手上工作告一段落、有比較具體成果再走?」

但一想到可以帶台灣學生討論時的那種興奮感,我很快就決定:「我,要回台灣!」

台灣學生經驗不足 更需要啟發想法

有人問我,同樣是帶團隊、做傳承,為什麼不留在美國,何必一定回台灣?

其實我在台美都帶過團隊,感受到兩地有一個決定性差別:學生的成熟度。

在美國時,團隊成員主要都是能力已經發展得很完善的博士生或研究員;但在台灣,主要是對研究還沒有很多經驗的年輕人,這時更需要我去帶他們,不只是硬知識,還有更多是想法上的啟發。

尤其和兩地學生的互動,我發現西北大學雖是世界名校,但以前段表現最優秀的學生來說,台灣學生一點也不輸。

光想到我帶台灣學生、是為台灣學生準備教材時,整個人就會變得特別有勁!(笑)

就像現在新學期剛開始,我花了不少心力準備上課教材,我希望學生透過我的傳遞,能真的喜歡上化學,得到他想知道的一些新知。

那是一種取之於此、回饋於此,知道自己可以發揮什麼的歸屬感和成就感。台灣學生是原石,我想要把它打磨得更好。

當然,我必須承認,在我的領域,美國和台灣的研究環境確實有差,不管是研究經費、大型設備、專業儀器,美國的資源真的都比台灣好太多,尤其很多要價千萬的大型儀器,在美國光是預約就遠比台灣方便多了。

以做研究來說,待在美國能達成的進度,絕對比台灣快,台灣就算你全力衝刺,很多事情想衝也衝不起來。

但我想說:人生很長,未來20、30年,目標有很多,裡面最重要的是哪個?你追求的又是什麼?

如果你覺得最重要的是研究做到最好,那毫無疑問要留在美國,或到中港星等在研究經費與資源上投注更多的國家。

享受教學 每天光備課就很開心

研究做到最好,這件事絕對是「我希望的」,但卻不是「最重要的」。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傳承」,尤其是傳承給台灣的學生,我十分享受這個過程。

我想走教育,「歸屬感」和「熱誠」非常重要。畢竟,工作是一輩子的事,有錢、有設備、有資源當然很好,但不應該只有這些,而是能夠整個過程都是我最想要的,能夠每天都過得很開心。

我正式回台已經兩個月,雖說每次上課還是覺得有地方尚待加強,但光是備課,我就好開心!

>>馬上看100位精英的歸鄉告白完整報導

關鍵字: 經濟高等教育人物專訪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