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號

新銳歷史學家、《人類大命運》作者哈拉瑞 再推巨作

《21世紀的21堂課》 從個人行為洞悉全球局勢

文 / 遠見編輯部      2018-08-30

《21世紀的21堂課》 從個人行為洞悉全球局勢

圖/哈拉瑞提供



世界知名暢銷書作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又出新書了。

這位出身自以色列的歷史系教授,以《人類大歷史》一書,暢銷全球,該書概覽了人類的過去,檢視幾乎微不足道的猿類,怎樣成了地球的統治者。

之後出版的《人類大命運》一書,則討論生命的遠期願景,思考人類最後可能會如何成為神,智能和意識又會走向怎樣的最終命運。再度暢銷全球。

最新新書《21世紀的21堂課》,已在8月底於台灣上市。這本書著眼於此時此地,現在正在發生什麼事?今日人類最大的挑戰和選擇為何?該注意什麼?又該教給孩子們什麼?

他在新書自序中寫道,世界有70億人口,就會有70億種想討論的議題,要綜觀全局,是一種奢侈的想望。例如在孟買貧民窟一心養活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只會想著下一餐何在;在地中海難民船上的難民,只會眼巴巴望著海平面,尋找陸地的跡象;至於在倫敦某間人滿為患的醫院裡,垂死的病人用上所有剩餘的力量,只會想著再吸進下一口氣。

這本書討論的是全球性議題。他分享他所看見的各種重大推力,也很可能影響地球整體的未來。對於正在生死關頭的人來說,例如孟買貧民窟的居民、倫敦醫院垂死的病人,氣候變遷可能遠不是他們擔心的議題,但到頭來,氣候變遷可能會讓孟買的貧民窟完全無法住人,讓地中海掀起巨大的新難民潮,並且讓全球衛生保健陷入危機。

觀察個人行為與整體社會

哈拉瑞強調,現實的組成千絲萬縷,本書選出一系列如課程的主題,雖然無法告訴讀者簡單的答案,但能協助讀者參與這個時代。例如,川普崛起,意味著什麼?假新聞橫行,能怎麼辦?自由民主為何陷入危機?上帝回來了嗎?新的世界大戰即將來臨嗎?哪個文明主宰著世界?歐洲應該向移民敞開大門嗎?國族主義能否解決不平等和氣候變遷的問題?該如何應付恐怖主義?

雖然本書看的是全球整體發展,但並未忽視個人層次。舉例來說,恐怖主義既是全球性的政治問題,也是一種內部的心理機制。恐怖主義要發揮效用,靠的是按下我們內心深處的恐懼按鈕、劫持數百萬人的想像力。同樣的,自由民主的危機不僅在於國會和投票所,同時也在於我們腦袋裡的神經元和突觸之中。要說個人即政治,已經是老掉牙的說法了;但在這個科學家、企業和政府都想駭進人腦的時代,這套老生常談卻遠比以往來得邪惡。因此,這本書雖然觀察個人行為,但也是觀察整體社會。

作者共提出了21世紀人類面臨的21堂課,包括理想幻滅、工作、自由、平等、社群、文明、國族主義、宗教等等。以下摘錄第一章理想幻滅的精華摘要,與讀者分享:

人類思考用的是故事,而不是事實、數據或方程式,而且故事愈簡單愈好。每個人、每個團體、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神話。但在20世紀,來自紐約、倫敦、柏林和莫斯科的全球精英,編出了三大故事,號稱能夠解釋人類的過去、預測全球未來,分別就是:法西斯主義故事、共產主義故事、以及自由主義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倒了法西斯主義故事,於是從194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末,世界成為剩下兩個故事的戰場:共產主義和自由主義。等到共產主義故事崩潰,自由主義故事也就繼續做為人類了解過去的主要指南、未來無法取代的使用手冊——至少在全球精英的眼裡是這樣。

自由主義的美好與幻滅

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自由主義故事成了全球朗朗上口的真言,從巴西到印度,許多政府都採用了自由主義這一套,希望能加入歷史洪流的這波無法阻擋的進程。未能加入的政府,在當時看來就像是遠古時代的化石一般。1997年,美國總統柯林頓信心滿滿的指責中國,認為中國拒絕讓中國政治體制民主自由化,是「站在歷史上錯誤的一邊」。

但自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全球人民對自由主義這套故事,愈來愈感到理想幻滅。壁壘與防火牆重返榮耀,反移民、反貿易協定的力道也日益升高。

表面上看來是民主體制的政府,卻暗中破壞司法體系的獨立、限制新聞自由,並把所有反對政府的舉措視為叛國。

各國的強人(例如在土耳其和俄羅斯)也嘗試著各種新的政治型態,從非自由的民主體制、到徹底的獨裁政權,不一而足。時至今日,很少人能夠再次信心滿滿、宣稱中國共產黨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

2016年,具代表性的大事包括英國脫歐公投過關、美國川普當選,正標誌著這波理想幻滅的浪潮,已經打到了西歐及北美的核心自由主義國家。

不過短短幾年前,歐美還試圖解放戰火中的伊拉克和利比亞,但現在去問問美國肯塔基州和英國約克郡的人,很多人會認為這種自由主義理想並不受歡迎、或根本無法實現。1938年,人類有三種全球性的故事可供選擇;1968年只剩下兩種;1998年,似乎只有一種故事勝出;2018 年,這個數字卻降到了0。也就難怪,那些在近幾十年主宰大部分世界的自由主義精英,現在陷入了震驚和迷惘。

只有一種故事的時候,一切毫無疑義,可說是最令人放心的情形;但突然連一種故事都沒有,就讓人驚慌失措,一切事物都像是沒了意義。

現在的自由主義者所面臨的局面,有點類似1980年代的蘇聯精英份子:既不知道歷史為什麼沒走上他們認為注定的道路,手中也沒有其他觀點能夠用來詮釋現實。

破壞式創新加速導致迷失

隨著科技破壞式創新的步調加速,這種迷失方向、末日將至的感覺還會加劇。自由主義的政治體系建立於工業時代,管理由蒸汽機、煉油廠和電視機所構成的世界,但面對現在的資訊科技和生物科技革命,自由主義政治體系就顯得無力招架。

不論是政治人物或選民,光是要了解新科技就已經很勉強,更別談要規範新科技的爆炸性潛力了。自1990年代以來,網際網路可能是改變世界最大的一項因素,但領導網路革命的主要是工程師,而不是什麼政黨。你也沒投過什麼針對網際網路的贊成票吧?民主體系到現在連敵人是誰都還摸不清楚,也很難說真有什麼方法應付下一波像是人工智慧興起或區塊鏈革命之類的衝擊。

光是現在,電腦運算已經讓金融體系變得極為複雜,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理解,而隨著人工智慧不斷改進,金融體系可能很快就會成為沒有任何人類能夠理解的領域。這對於政治運作會有怎樣的影響?會不會有哪天,政府得要乖乖等著某個演算法的決定,看看預算是否得到批准、稅改又能否過關?

與此同時,點對點的區塊鏈網路和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可能會讓貨幣體系徹底翻新,激進的稅制改革也就難以避免。

從殺死蚊子到殺死思想 

資訊科技和生物科技的雙重革命,不僅可能改變經濟和社會,更可能改變人類的身體和思想。人類在過去已經學會如何控制外在世界,但對內在世界還是多半無力掌控。我們知道怎樣攔河蓋出大壩,卻不知道怎樣阻止身體老化;我們知道怎麼設計灌溉系統,卻不知道怎麼設計大腦系統。如果有隻蚊子在我們耳邊嗡嗡作響、擾人清夢,殺隻蚊子不會是問題;但如果有個想法迴盪腦海、令人難以成眠,我們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怎樣才能「殺掉」這個想法。(摘自《21世紀的21堂課》第一部第1堂課:理想幻滅。頁16~20)

關鍵字: 生活閱讀經濟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