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號

中研院新科院士、全球最強的基改木瓜學者

葉錫東的木瓜賣翻全大陸 為何在台25年不能種?

文 / 黃漢華   攝影 / 張智傑   2018-08-30

葉錫東的木瓜賣翻全大陸  為何在台25年不能種?


什麼樣的堅持,讓全世界的木瓜能健康飄香?持續25年也要拚命推廣基改木瓜?新科中研院士葉錫東期待有一天,他的基改木瓜能在台灣種植、上市,他的夢想能否成真?

7月底一個週日晚上,台中市郊一處偏遠寧靜的社區,一戶人家人聲鼎沸,一下子來了50、60多位賓客,擠滿主人的客廳與餐廳。

仔細一看,裡面有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前台中市政府官員、當地企業家、高中校長、醫生,齊聚一堂,好不熱鬧。

原來這些人全是為了恭賀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講座教授葉錫東,於今年7月才剛獲選為中研院第32屆院士而來。葉錫東夫婦為了感謝多年好友,特別籌辦這場家庭晚宴,款待大家。

因為姓葉、又研究木瓜,因而常被暱稱為「木瓜葉」的葉錫東,大學畢業後,他的一生可說跟木瓜脫離不了關係。這一生的使命好像就是為了研究出方法,讓木瓜不要被病毒感染生病。最後,他以研究一種水果,進入國家最高的學術殿堂,堪稱奇蹟。

葉錫東來自新北市佃農家庭,會走上木瓜研究這條路,和成長背景有很大關連,他的人生也反映了台灣時代的轉變。

1950年代台灣推動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讓這位佃農之子,有機會讀書,靠著公平的聯考制度翻身,從赤腳小孩考上建中,上了大學,又拿國家公費留學博士,變成國家講座教授。

從小協助農務 愛觀察植物

他至今仍有深刻的兒時記憶。祖父是板橋林家佃農,十年內只要繳交20期水稻,農地就歸為自有,慢慢地,家裡從茅草屋變成土角厝、磚頭房;祖母養了兩頭豬、數十隻雞鴨,他小時候都要幫忙宰殺拔毛,每天有吃不完的雞鴨蛋,初一、十五還有雞鴨肉,「所以我長得很高大,沒有營養不良,」葉錫東笑著說。

小時候放學後,他總要幫忙務農,把蔭瓜清洗乾淨,拿去賣錢,把芥菜放進大缸裡堆壘,做成酸菜,因此,從小就對農作物產生了深厚感情。「蔭瓜35天就能結果採收,速度好快!」他特別喜歡觀察植物成長,感受那份生命的奧妙,從小培養出觀察植物的能力與對天候的敏感度。

他的一位建中同學至今還記得,當時,一群同學一起走過對面的植物園,葉錫東總能說出很多植物的名字、習性,還能從植物外表判斷是否生病;觀看天空,還能準確預測天氣會不會下雨,讓身邊的同學好驚訝。

這股從小對植物的熱愛讓他選擇興大植病系就讀,立志要幫農民解決農業問題。在念完大學、研究所後,命運又給了葉錫東一次絕佳好機會。

1977年,颱風吹垮了全台文旦,導致中秋節時,沒有文旦可吃,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想吃木瓜,卻發現那一年連木瓜也沒得吃,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木瓜都感染輪點病毒,但台灣當時卻沒有專家能治療木瓜病毒。

蔣經國希望派人赴國外學習木瓜病毒防治,當年公費留學考試的留學項目,還是植物保護學,第二年就改為考植物病毒。

生性樂觀的葉錫東當年一看到簡章,就自信地跟太太陳碧華說 ,「我們要準備出國了。」太太還批評他,「太樂觀了,八字沒一撇,」但最後真的考上了。

交互保護作用 滅輪點病毒

1979年,他到美國康乃爾大學求學,跟著1990年代研發「日出」「彩虹」基改木瓜,拯救夏威夷木瓜產業的植病學者丹尼斯‧高賽弗(Dennis Gonsalves)研究,結識了一群師父、師叔,跟著學習鑑定輪點病毒,採取以毒攻毒的方法,殺死病毒。

1983年,他用亞硝酸植入輪點病毒,誘變產生毒性較弱的病毒,不對木瓜產生危害,卻可利用交互保護作用防治輪點病毒。

他解釋,這就像在動物身上施打活體疫苗,預防感染病毒的策略相似。

1984年初,他還沒有學成回台灣任教,這套抗疾病方法就先導入台灣。農委會鳳山熱帶園藝試驗分所以他的方法成功抑制病情,十年內,種植400萬株,面積達2000公頃,是全球首次大規模為植物接種弱毒疫苗,此一創舉吸引全球植病學界注意,還登上美國植病學會《Plant Disease》期刊封面。

1984年8月葉錫東回台後,以三年時間,完成木瓜輪點病毒全基因體序列,又花了三年研發抗病毒的轉基因木瓜株系,被視為重大突破,獲美國頂尖期刊《Phytopathology》選為封面論文,他的方法能解決木瓜絕症,研究更五度登上權威學術雜誌封面,也讓他成為領先世界的木瓜權威學者。

1993年,他在實驗室培育出抗病毒的基改木瓜苗,由於收集了來自亞洲、中南美洲等十多種輪點病毒,是全球最完整的病毒庫,便嘗試接種越南、泰國、墨西哥、夏威夷的各國病毒,結果都不會染病死亡,證明木瓜只要能夠對抗台灣病毒,就能存活於天下。

葉錫東進一步說明,一般的木瓜為了防病蟲害傳播疾病,要種在網室,但他研發的基改木瓜,不怕病毒,隨意種在路邊,就能又甜又好吃。

四次田間試驗成功 仍卡關

葉錫東的基改木瓜看似充滿前景,準備向農民推廣。可是,由於政府缺乏基因轉殖管理措施,加上社會對基改作物充滿恐懼,國際間反基改浪潮的影響擴大,直到1996年,他才獲准將木瓜移出實驗室,在農試所的隔離試驗田進行試驗。

四年內,他的田間試驗做了四次,好多人都去參觀,紛紛走告「老葉的木瓜不會生病,」但農委會官員受到反基改浪潮影響,要他繼續做第五次。

「我資料寫得這麼清楚,四年下來,沒有染病。你告訴我,為什麼要做第五次?生物試驗如果三次有效,就是有效,我都做四次,你當我白痴啊?你若叫我做第五次,你自己也是白痴!」他氣得當場發飆,指責農委會沒有解決問題,一昧原地踏步。

雖然政府評估多年,沒有發現基改木瓜的毒性與過敏性,葉錫東實驗種植、食用多年,安全無虞,但農委會仍不認同,研究補助款從過去的每年100萬、200萬元,愈來愈少而終至停止。

後來他三度獲得國科會(現為科技部)獎項和傑出特約研究員獎,他轉而接受國科會每年120~150萬元補助,研究才得以持續進行。

但他很感嘆,過去30年來,政府把他的研究當成國家型計畫,持續補助,但研究出來的成果,卻不准他在台上市。

儘管如此,他並不氣餒,仍勇往向前,進一步研究能同時抵抗兩種以上病毒的基改木瓜,還獲得2012年台北生技獎、美國和大陸專利。豈料2015年,農委會認為他試驗日期和核准日期不同為由,不認同其成果而否決。

一晃眼,葉錫東的基改木瓜已經推出25年,依舊無法在台灣上市,田間試驗還在進行中,他自嘲已經創下全世界最久的試驗記錄。

或許是葉錫東這股和政府周旋了1/4個世紀的耐力和毅力,讓他遇到人生艱難時,勇敢面對,不會退縮。

2011年,他和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合作成立植物及食品生技跨國研究中心,是國內大學跨國中心計畫中,唯一的農業領域。科技部允諾補助一年2000萬元、五年共1億元的高額補助金,當時頻傳大學教授利用假發票,詐領政府補助款,他也引起監察委員關注而受稽查。

2015年,平時健康良好的他發現爬樓梯氣喘吁吁,檢查後才知道心臟二尖瓣脫垂閉鎖不全,加上冠狀動脈部分阻塞,經由台中仁愛醫院副院長張之光轉介,到中醫大附醫緊急開刀,使用葉克膜,讓心臟暫停一、兩個小時,更換人工瓣膜。

「當時看他躺在病床上,什麼都做不了,一生的木瓜研究好像也沒有了,身為妻子,能為他做什麼呢?」葉錫東的太太陳碧華回憶當時狀況,很自責地說,「當時身為太太,好像我什麼也不能為他做。」

「那是我們家最黑暗的時候,」她至今仍難忘記心中那股內外交雜的不安,在7月底的晚宴上,她把家裡的電燈全部關掉,人人一根蠟燭,要友人共同體會那種心境。

新科中研院士葉錫東(右二)在家中舉辦晚宴,席間有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左四,著灰色西裝)等人。

好友力挺 殺出院士重圍

就在葉錫東住院開刀的第六天,監委安排要到中興大學了解案情。同樣研究基改作物的中研院士余淑美,以及賀端華院士因為曾經考核過這樁補助案,兩人願拔刀相助,親自向監委說明,「葉錫東這輩子努力做研究,做到命都快沒了,」希望監委還他公道。

後來,所有證據都顯示,這筆1億元補助款名正言順,葉錫東和太太才走出陰霾。他也想起開刀前一星期,到大陸攀登武當山,看到金巒殿裡的牆壁寫著「時來運轉」,似乎正是自己的寫照。

隨著雨過天晴,葉錫東對基改木瓜的貢獻也沒有被學界埋沒,就在去年10月,余淑美和賀端華提名他競選院士。

余淑美認為,葉錫東拿遍國內主要研究獎項,有資格當選。可是,中研院的生命科學組的院士有91人,農業背景者只有4人,其餘多是醫學和生技背景,農業想要殺出重圍,需要有生醫界院士共同提名。

所幸葉錫東在擔任興大副校長期間,曾經協助也是院士的國衛院創院院長吳成文,尋找大型動物實驗機構,前台大校長楊泮池擔任教育部科技顧問室主任,也看到葉錫東的成就,兩人都願意支持。

「葉錫東過五關、斬六將,」余淑美替他感到高興,順利獲得中研院全院院士2/3投票通過。

如今,葉錫東仍持續為基改木瓜奮戰。他說,靠著組織培養技術,基改木瓜不但有一樣的高品質,而且愈來愈好吃。他仍期望,他的木瓜能在台灣種植、行銷全球,造就另一個堪比蝴蝶蘭的國際農產品。

關鍵字: 農業生活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