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號

新台灣人在大陸1〉專業人士紛紛出走

六師大舉西進 台灣精英留不住?

文 / 陳承璋   攝影 / 張智傑   2018-07-30

六師大舉西進  台灣精英留不住?

發生建築創辦人姜宇捷



台灣專業人才,面對廣大市場的吸力,「大陸」似乎已成為不能拒絕的選項。不論是建築師、會計師、律師、機師、醫師、大學教師,近年來陸續爆發出走潮。

這些各自擁有專業的精英們離鄉背井工作,必然是為了打造更美好的將來。但是異地工作的辛苦在於,外來者必須融入當地的社會文化,否則無法適應也只能認輸。更不用提大陸的人口眾多,從來就不缺優秀的人才,西進的台灣精英們面對的競爭更是異常激烈。

即便艱辛,台灣精英為何仍前仆後繼地往大陸市場移動?2018年西進調查發現,詢問台灣人前往大陸發展的原因,許多台灣專業人才的答案是「爭取更多舞台」與「看好成長潛力」。

面對大陸的吸力,人才的移動或許在所難免,但這也讓我們不禁想問,台灣為何留不住專業人才?

夏日向晚,天空鑲上落日金邊,天色深藍的好像能掐出水來。位在上海虹橋商業園區「建滔廣場」上,名為「Shanghai Kingboard Phase Two」辦公大樓,其通透玻璃,無聲倒映絢麗天光,四周的建築都因它而黯淡失色。

設計這棟大樓的人,是「發生建築設計諮詢公司」創辦人姜宇捷,他站在戶外空橋上正神采飛揚介紹設計理念,「業主說希望早點認識我,因為大樓外型好看,很快就吸引客戶進駐,」他難掩自豪分享,這大樓還得了「中國亞太房地產大獎」。

姜宇捷今年43歲,來自台灣苗栗,畢業於美國賓州大學建築研究所,建築資歷長達16年,已榮獲近20項建築大獎,曾待過美國大型建築事務所SOM(Skidmore, Owings & Merrill LLP),2010年加入英國Aedas設計公司上海分所,一路做到執行董事,見證大陸規模從30人增加近十倍的榮景,也在大陸留下不少代表作。

場景再拉到上海恆隆廣場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辦公室。今年50歲的劉許友,36歲當上台灣安侯建業合伙人,2004年到上海,目前是畢馬威中國中區合伙人。

十多年前西進上海,是因為他觀察台灣產業外移,已預見會計市場萎縮,所以到上海闖蕩。

中國第一大律師事務所盈科,也看得到台灣人身影,今年36歲的侯智騫,東吳法律系畢業,2008年在大陸尚未開放台灣律師考照時,就西進攻讀法律碩博士,2010年他考取大陸律師執照,進入盈科當執業律師,他的太太台灣人,同樣有大陸律師資格,一家三口定居在上海。

以上三個在建築、會計、法律頗有資歷的專業人才,都選擇在十年前西進拚搏,都是預見台灣市場正在萎縮。十年後的今天,他們的預測成真,導致像他們一樣西進的台灣年輕三師,愈來愈多!

「光政大校友在上海的會計師群組,人數就有400多人,台灣會計師大批往大陸市場移動,早不是新聞,」馬施云大華聯合會計事務所合伙人王世銘認為,由於台灣會計市場競爭激烈,會計人才自然往成長性高的市場移動。

「去國外念建築相關科系的台灣人才,七成西進,兩成去其他國家,只有一成留在台灣!」台灣建築改革社社長徐岩奇分享,台灣建築產業早已進入蕭條期,出走大陸已是必然。

台灣建築事務所新鮮人 起薪不到30K

三師西進熱潮,主因為台灣環境推力太強。以建築產業來看,台灣建築業早已面臨長年低薪困境。

職場新鮮人若進入台灣建築師事務所,起薪大多不超過3萬元,2萬4000元至2萬8000元是正常。

徐岩奇指出,尤以南部的行情,如果薪水要達3萬元,就得天天加班,「很多人做到40幾歲,領到的薪資甚至只有4萬多元,」他分析。

形非建築設計總監張仁聰,今年42歲,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的他,初出社會時,就職於一間小型事務所,當年起薪2萬4000元,他的太太初家怡,也是成大建築系畢業,起薪2萬8000元。如今距離他們畢業已經十幾年,但新鮮人薪水毫無長進。

張仁聰夫婦畢業五年內決定離台。2005年,張仁聰決定到大元建築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初家怡則赴美國哈佛大學建築與城市設計系就讀碩士。

律師人數暴增 台灣想實習得付費

「哈佛畢業後,我直接到上海AECOM工作,年薪約5萬美元,」她坦言。目前她的事務所聘請新鮮人,行情落在8000至1萬元人民幣;兩年經驗薪水可達1萬2000元,都比台灣高。

中華民國全國建築師公會理事長鄭宜平感慨,以台北市來說,去年建案僅僅200餘棟,「你要建築師的薪水,如何好得起來?」他語重心長。

而過去號稱「金飯碗」的律師,也面臨如同建築師的困境。禍首就是近幾年來律師錄取名額暴增!以2011年為分水嶺,1989到2010年,每年律師平均錄取人數大約400至500人,當時已引來錄取率過高的質疑。沒想到2011年律師資格考改制,導致往後每年率取名額,更暴增至800、900人,截至2017年,台灣律師領照人數已達人1萬6000多人。

海峽兩岸法律交流協會祕書長廖尉均觀察,依規定,考上律師後必須先至事務所實習,才能取得律師執照。過去律所都要付錢給實習律師,但由於錄取人數太多了,律所景氣又差,導致愈來愈多實習律師還要「倒貼」錢給事務所。

「意思是,我培養你當實習律師,我讓你學習,你應當要付我錢才是,」廖尉均已聽到不少案例。

除了實習要倒貼錢,實習後的起薪也不斷貶值。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紀亙彥指出,目前台北事務所給的起薪,大約落在5萬元,且日後調薪的幅度不大,除非自己接案,但現在市場擁擠,很難開創新案源。

大陸會計分工多元 晉升速度相對快

會計專業人才情況類似。以會計師來說,台灣的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大學畢業生起薪約落在3萬4000元左右,碩士畢業生約落在3萬8000元。

一般來說,只要是經理等級,大陸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平均薪資已落在3萬、4萬人民幣,台灣頂多台幣7萬元,八、九年資歷,那薪水更是天差地遠,大都落在200萬至300萬台幣區間。

此外,大陸市場廣大,審計、稅務、諮詢,每個項目都可獨立分開,還可再細分行業別、地區等,分工很細,代表位置多。「所以大陸30至35歲之間,晉升為合伙人是正常歲數,」劉許友指出。在台灣,因為市場小,所以多半一人身兼多職,部門無法如此細分,晉升速度相對慢,一般而言,台灣會計師若要成為合伙人,通常至少要16年資歷。

大陸對建築產業的拉力更大。就拿張仁聰初期到上海為例,因為市場大,相對案量也多,同一時間就要監控三個工地。「台灣是一個案子可以做好幾年,但這裡就是快,以前你工地有問題,還能回去想想,但在這邊要馬上處理,」這是他初入大陸的第一個震撼。

2011年,張仁聰自立門戶「形非建築」,多次拿下台灣市場幾乎無法想像的開發設計案。位在安徽大別山陡沙河畔一處荒郊野嶺,距離合肥約兩個小時車程,因為是溫泉泉源所在,多年前被開發商相中,才短短兩年,一座仿日式古鎮的「溫泉小鎮」,共12萬平方公尺,竟橫空出世。

這是結合購物商場、商店街、旅館、度假酒店等功能的度假村,投資達10億人民幣,更帶動當地產業發展。此案就是由張仁聰與初家怡拿下。

他們負責過的案件,不少規模都如造鎮般龐大,動輒十幾萬平方公尺,包括2014年落成的蘇州昆山市雲立方社會住宅,加上商店街,總開發面積達13萬平方公尺。「我們現在不僅做建築本身設計,更有興趣的是城市總體規劃,這在台灣,機會很渺茫,」他們想回台灣,但未必有施展手腳的空間。

機師、醫師、大學教師 出走搶賺人民幣

大量西進的三師人才,無疑讓台灣的專業人才荒更趨嚴重。目前台灣四大會計事務所就深怕大陸挖牆腳,尤其兩岸因台資業務有密切往來,台灣會計師時常會飛大陸查帳,「大家都怕人到了大陸,就一去不復返」。現在四大,人能留就盡量留,倘申請轉調大陸,那更是想盡方法說服留人。

其實台灣專業人才出走,豈止會計師、建築師、律師三師。一向高薪的台灣醫師、大學教授、機師等,也陸續驚見出走潮。六師出走大陸,已是台灣不能迴避的人才議題。

>>馬上看【32週年慶專題:我該不該去大陸?】完整報導

關鍵字: 經濟兩岸要聞兩岸財經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