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好想談戀愛 啊我的愛情咧?

文 / 一流人      2018-07-06

姐好想談戀愛 啊我的愛情咧?


Selina離婚消息傳出後,簡苑玲在FB上寫下祝福與感言。她認為不是因為女方受傷的問題,但或許受傷這件事讓Selina變得更堅強獨立,「受傷前後的她,有不同的氣質姿態。」聊到這件事,我們都認為Selina現在更好更自信。

簡苑玲與Selina某些背景有些相似:都是求學順利、有高學歷的女孩,心裡也住了個公主。但簡苑玲家子女眾多,家庭重擔大,從國中就得打工,也因如此,她總期待有朝一日能建立自己的家、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不需要與人共享,且能受到男人的深深呵護。她渴望能得到一份完全專屬自己的照顧,一份完整的依靠。

或許愛情建立在這個前提,讓簡苑玲的感情路顯得不順且扭曲,沒能好好對待一份感情。命運也沒有好好對待她,遍體鱗傷,自我厭惡,甚至曾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在路上巧遇的同學一聲問候化解了死意,她決定好好整理自己。

大學畢業前,她接受諮商。為了成為一個值得信任、可靠的臨床心理師,必須化解心中陰影,上了研究所後又繼續接受諮商。「考上研究所讓我覺得自己是成功的,化解了失敗的陰影,但臺大人才濟濟,競爭很強,很快讓我又充滿挫折,只想躲起來。」種種負面情緒裹住了她,她不得不尋求專業解決。

當她內心逐漸強壯,認為可以正面以對,好好談一份感情時,又遭火吻。「人到底可以衰到什麼程度啊?」細數過往遭遇直到八仙事件,簡苑玲忍不住大嘆出聲。身上都是疤痕還要復健的她,自問有什麼資格能談感情?

「我以前想找個男朋友來依靠,我知道這是錯的,但我現在身心都不夠強壯,行動沒那麼方便,還要復健,如果談戀愛,無論如何都會依賴男朋友,不就又回到原來的狀況?」渴望愛情的簡苑玲忍不住理性起來,「這對男生也不公平。」於是她一面在網路上發洩「姐好想談戀愛」,一方面又展現好強的那面。她知道這段療傷、復健時期是最重要的階段,必須擺脫「找個人來救我」的想法,證明自己有能力照顧自己,「如果遇到挫折,我要允許自己可以躲一陣子,等自己走出來。」

因此,簡苑玲看Selina也就有另番了悟:「她或許知道自己就能夠把自己活出來。」

愛情還是時不時困擾著她。有次她搭計程車,司機知道她是八仙傷者,便評論這官司很麻煩,之後又問:「那妳的愛情咧?」

真是太直接的一個問題。怎麼回答?

我想起剛開始採訪的那晚,店裡快打烊,燈光暗去,我低頭收拾東西時,對面的簡媽媽突然輕聲對女兒說:「這個時候妳遇到的,會是真心對妳的人。」原本背對母親的簡苑玲轉過頭來,點了點頭。這句話此前沒有脈絡可循,此後也沒有繼續,我知道這是一個母親溫柔的鼓勵。

我將這句話記在筆記本裡,準備在《結痂週記》快結束時,問簡苑玲:「啊妳的愛情咧?」

本文節錄自:《結痂週記》一書,林祺育、陳依欣、張承騏、楊芷凌、詹閎鈞、鄭伃均、簡苑玲、羅雁婷、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採訪團隊著,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