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號

美譽中文教育中心執行長 蕭中美

印度人醉心學中文 把握中文教育新顯學

文 / 林讓均   攝影 / 陳之俊   2018-06-29

印度人醉心學中文 把握中文教育新顯學


「我叫成龍,我來學中文,因為我想要去中國教跳舞、開印度文化館!」今年35歲的Rahul Verma是曾在寶萊塢教舞的舞蹈老師,這個週六是他華語模擬考的日子,才學不到半年中文的他,已經可以用簡單的中文表達。

環顧四週,交誼廳與辦公室打通、不到十坪大的空間中,擠著十多位20、30歲的印度年輕人,拿著課本默念中文,等著接受老師的對話口試。

「你有進步,但還要多練習,不然通不過考試!」看著眼前滿頭冷汗的大男生,戴眼鏡、中性風格的短髮女子嚴肅下了評語。她正是印度華語補習界的名師蕭中美。

2011年赴印度開創華語教學事業,七年來,蕭中美已教過上千個學生,其中不乏駐印度的各國大使館高官,甚至包括《紐約時報》駐印度的記者。

「當年沒有母語人士來印度教中文,只有印度人開設的中文補習班,」眼見是一片華語教學的處女地,原本是做英國遊學代辦服務的蕭中美,決定到印度打拚,印度的第一套華語教學流程與定價,可以說就是從她開始的,至今仍是業界標準。

 2012年與伙伴開辦的中文補習班,很快就成為新德里的華語教學第一品牌。不過,去年9月,蕭中美自立門戶、創辦「美譽中文教育中心」,並擔任執行長。有別於其他華語補習班有旅遊業務,蕭中美期待自家能聚焦在語言專業。

學會中文 有望通吃25億人口

來學中文的印度人,目的很直接,就是要去中國發展,「中文」將幫他們一口氣通吃兩個大國,這可是加起來超過25億人口的市場。

例如上述的印度這位跳舞老師「成龍」,從小就著迷於成龍電影,乾脆給自己取個偶像名字。「會講中文,我就可以到中國開一個印度文化館!」他甚至學了四川變臉絕技,計畫再一年通過華語HSK6的最高級檢定,演藝事業就要飛向中國。

而22歲剛從德里大學商學院畢業不久的許亞士(Yashash Agarwal),已經創立自己的手機遊戲公司,旗下產品獲選成為小米手機的內建遊戲。去年底出差一趟中國,回國後立即找上美譽,想以語言為鑰匙,解鎖中國商機。

「印度人對學中文是很飢渴的!」蕭中美指出,不只出身自一流大學的學生想來,有些較低種性、低教育的印度人,也想透過語言翻身。她的教學歷程中,曾經有一位住在靠近泰姬瑪哈陵的學生,每個週末兩天,為了到德里上一次兩個小時的課,每天都得搭來回超過六個小時的火車。

學華語的市場雖大,但七年來,蕭中美耕耘得辛苦,剛到印度的第二週就因為吃壞肚子而腹瀉了一個月、酬勞收不到,甚至連從台灣寄東西過去也會出事。

當時,九大箱貨品卡在海關,去探查的蕭中美被叫進小房間談,海關官員告知「一箱要多繳3600盧比的稅」,她無奈只好拿出現金,卻見官員將整疊鈔票收進自己口袋。那一刻,蕭中美終於懂了。

「沒有來印度,還真不知自己是溫室裡的花朵!」她笑說,之後為防被敲竹槓,收貨人直接寫印度同事的名字。過去經營英國留遊學教育,蕭中美一年薪水、分紅,加起來將近百萬,但在印度卻一半都不到,撐到現在就想賭一口氣。

在印度賭上未來的,還有美譽教務長蔡至鈺和營運長康洋莉(Devyani Kakar)。在台灣有十年兒童美語教學經驗,卻愈教愈無力的蔡至鈺,當年一說要來印度發展,爸媽親友一起投反對票,還拿印度發生的負面新聞警告她。「我想要往外走,但到美、加等地的競爭太激烈了,而印度才剛起步!」現在反過來以英語來教華語的蔡至鈺,將美式活潑教學帶入印度,也從學生反饋中重拾教學熱情。

本是印度人的康洋莉,幾年前因為台劇《流星花園》,愛上偶像言承旭而瘋狂學中文,甚至曾到台灣遊學。其實她是德里大學博物館系的高材生,畢業後獲選博物館公務員,這是全國3000位畢業生中取15個名額的搶手職缺,但她選擇美譽。

「我相信『中文』會是下一個世代的全球共通語言!」康洋莉選擇了「機會」。外界看美譽的鐵三角團隊是「三個傻子」,但她們相信自己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關鍵字: 留學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