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無忌憚的狂妄,如果再不覺醒……

科學家警告:人類僅佔地球總生命的0.01%,卻已摧毀其他83%的物種

文 / 魯皓平      2018-05-30

科學家警告:人類僅佔地球總生命的0.01%,卻已摧毀其他83%的物種


這是加拿大攝影師Troy Moth拍攝的照片,他發現了一隻孤獨的棕熊正坐在垃圾堆中尋找食物,模樣令人心碎。

從地球45億年前形成的初期,歷經冥古宙、太古宙和元古宙的地球演變,直至5億年前至今之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的生命繁衍,若以24小時比喻為地球孕育的生命週期,20萬年前出現的智人人類,僅是一日中最後的2秒鐘──但人們所對地球的侵害、戰爭的紊亂和工業革命後肆無忌憚之汙染,卻是千古以來令環境難以承受之劇。

世界上可不是僅有人類一個物種,但自私的人們卻往往恣意妄為地認為能予取予求,我們砍伐、獵捕、肆虐,只為滿足自我生活所需,科學家最近對地球上所有生命進行開創性的嶄新評估,顯示人類在地球生命中雖然微不足道,但卻握有完全的主導地位。

《theguardian》報導,研究表明,全球76億人只佔所有生命體的0.01%。然而,自文明誕生以來,人類造成近半數野生哺乳動物和植物的消失,而人類飼養的牲畜愈來愈多,主要是為了滿足人們口腹之慾,其他83%的物種都被人類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殘害。

在這份綜合的研究中,細菌確實是一種重要的生命形式──佔所有物種的13%;而植物是地表佔最大宗的一切,是所有生命物種的82%;所有其他生物──從昆蟲到真菌、魚類到各種動物,僅佔世界生物量的5%。

這項研究是以色列(Israel)魏茨曼科學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教授羅恩米洛(Ron Milo)所主導的研究計劃,並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期刊論文當中。

羅恩米洛說,「我希望這能讓人們了解人類現在於地球上扮演的主要角色,更深切體認到人們對世界的傷害。」他還強調由於畜牧業對環境汙染的重大,他選擇從自身做起,開始少吃肉。

在這份研究報告中,科學家發現養殖的家禽佔地球上所有鳥類的70%,其中只有30%是野生的鳥類;對於哺乳動物而言,情況則更加嚴峻──地球上所有哺乳動物中有60%是牲畜,主要是牛和豬,36%是人類,而這當中,僅有4%是野生動物。

「這非常誇張!」羅恩米洛說,「在許許多多野生動物的記錄片當中,我們或許看了動物大遷徙的壯麗畫面,但實際上,更多的動物其實都在養殖場生存,且終其一生都在那狹窄的環境中。」

對於農業、伐木業的未來發展而言,破壞野生動物棲息地已經導致許多科學家認為,在地球45億年的歷史中,正在發生第六次大規模滅絕──在過去的50年來,約有一半的動物被認為已經絕種。

羅恩米洛分享,當自己的女兒在畫畫時,她通常會畫一頭犀牛,然後旁邊站了長頸鹿或大象──這些她喜愛的野生動物。「然而,若我要告訴她這世界上寫實的動物比例,那麼應該是好幾隻牛,旁邊也有好多的雞,最後才有一隻大象。」

儘管人類對生態的影響如此巨大,但在人類總重量方面,是微不足道的──病毒本身的總重量是人類的三倍,蠕蟲也是如此,而魚的總重比人大12倍,真菌大200倍。

但是我們對自然界的影響依然巨大,羅恩米洛說,特別是在我們選擇吃的東西方面:「我們的飲食選擇對動物、植物和其他生物的棲息地有著巨大的影響。」

「我希望這項研究能多少改變人們對於消費方式的醒悟,」他說,這不是強迫所有人都一定要成為一個素食主義者,但你可以確實將環境影響納入決策過程中,像是一週規定自己幾天要吃素、少吃點肉等,「可別以為這樣的做法微乎其微,但當更多人這麼多,那改變是很可觀的。」

人類在開採自然資源方面非常具有毀滅性,在幾乎所有的大陸,人類已經撲殺並根除其生活環境;其次,陸地植物的生物量絕大部分在全球範圍內占主導地位,而且大多數生物質都是以木材的形式出現的,但也都被砍伐利用。

羅恩米洛表示,這次研究中的生物量估算值,是研究人員利用數百項研究中的數據精準測定,這些研究經常使用現代技術,如可掃描大面積區域的衛星遙感技術,以及可在微觀世界中解開無數生物體的基因測序。

研究團隊首先評估一類生物體的生物量,然後確定這樣的生命可以在全球生活的環境中創造出全球總量,並使用碳作為關鍵指標,發現所有生命都含有550億噸的元素。研究人員承認,特別是對於地下深處的細菌,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但認為這項研究已經提供了有用的數據。

(圖片來源:theguardianviraldazedwbmparquesalegreswikipedia

關鍵字: 環保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