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號

披荊斬棘熬出頭2〉兔將創意影業創辦人 李昭樺

台灣獨創3D技術 三人打造兩岸特效王國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賴永祥   2018-06-01

台灣獨創3D技術  三人打造兩岸特效王國


兔將靠著自行開發技術軟體,成軍七年已參與80部電影製作,從視覺美術設計到專業後期服務等,提供一條龍服務,成功躋身兩岸前三大的3D特效公司。

北京酒仙橋路,聚集眾多文創公司的東方科技園,在春日陽光的普照下,藝文氣息濃厚。這裡靠近五環,算偏離市中心,但辦公室租金跟台北101大樓不相上下。

來自台灣的兔將視覺技術,在此豪氣租下300餘坪的辦公空間與一個小型電影院,外加調色檯工作室,進入必須通過指紋辨識,門禁森嚴。

創辦人李昭樺,生肖屬兔,偏愛兔子,公司創立於2011年的兔年,英文TWR,縮寫自The White Rabbit,剛好也跟「台灣人」的拼音縮寫一樣。辦公室裝潢,同樣兔意盎然。走進大廳,迎面而來一座與人同高的白兔雕塑,牆上掛滿各式裱好框的兔子明信片,在在顯示對兔子的偏愛。

《捉妖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特效驚豔

「創業的理念,是希望創造一個《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感覺,」兔將創意影業暨兔將視覺特效創辦人李昭樺解釋初衷,希望作品能帶領觀眾離開真實的世界,到了另一個奇幻世界。

採訪前一晚,因為有部電影的特效團隊做得不好,大陸片方找他救火,他熬夜工作到早上6點。簡單休息一會,早上10點就在約定採訪的地點出現,臉上卻看不出疲憊。「我習慣了,」李昭樺說,北京工作多,起早摸黑是常態。

近幾年,大陸影視產業的產值,已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同時帶動品質全面提升,早已脫離粗製濫造的「五毛錢特效」。分水嶺便是2015年的《捉妖記》,片中每一隻妖怪的肌肉紋理異常精細,連眼睛也經過特別的處理,與真人演員的高真實度互動,沒有絲毫違和感。當年《捉妖記》拿下了24.38億元人民幣的票房冠軍。為這部電影特效默默付出的幕後英雄,便是來自台灣的李昭樺團隊。

兔將目前已躋身兩岸前三大的3D特效公司,2017年參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該劇創下400億網路點擊的超高收視,成為史上點擊率最高的電視劇,再次打響兔將的名聲。

片頭那個從女主角楊冪的身上飛出朵朵桃花花瓣來的一幕,令人驚豔,徹底傳達出什麼叫特效。李昭樺自豪表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應是大陸有史以來最好的電視劇特效。

成立七年,兔將已參與80部電影製作,包含賣座國片《KANO》、IP大作《鬼吹燈之九層妖塔》、台灣本土顫慄代表《紅衣小女孩》1與2,電視劇則有《醉玲瓏》等的全片視效製作。兔將的榮耀,是依靠自行開發技術軟體、一次一次追求升級進化與獨特的商業模式,加上台灣人才堆疊而成。

今年43歲的李昭樺,是影視圈罕見的高材生,擁有美國南加大電機工程碩士及英國劍橋大學資訊工程博士學位,專攻電腦圖學。高學歷的他還有個富爸爸,筆電代工大廠華宇董事長李森田之子。

但李昭樺無意「靠爸」,與南加大的同學一行三個人在台大資工系的一間教室裡創業,做電腦動畫,並堅持第一年一定要有收入。

憑藉著優異的圖學知識,兔將還從無到有開發了2D影片轉3D的高度自動化技術,不只是繪圖軟體,連伺服器等設備也自行研發。這項技術堪稱台灣獨創,當年亞洲也還沒有別的公司可以辦到。

兔將最初的市場定位在英、美,花了滿多時間在跑海外的展覽,認識好萊塢的製片人相關單位,結果四處碰壁,東方人不是這麼容易能打進好萊塢這個小圈圈。事與願違,第一年虧損了,但並非毫無所獲。李昭樺發現,不少美國公司對大陸影視發展有興趣,吸引他把注意力轉到大陸。

跟大陸人一起創作 才會理解「眉角」

於是,2012年下半年,他調整市場轉進大陸,創業三人組來到北京租了一個很小的辦公室。「不逼自己真正生活在這邊,不行,」李昭樺說,因為電影圈完全是「人的世界」,必須生活在當地,跟大陸人一起創作,才會理解當中的「眉眉角角」。

回想剛到北京的生活,是各種的不適應,吃的不適應,霧霾不適應,連網路也不適應。

李昭樺印象深刻,有一次急著下載一個專案資料,檔案巨大,公司網路又不夠快,所以三個人想辦法分頭去下載,一位留在公司繼續下載,李昭樺跑去一間飯店的大堂連網,苦坐一整個晚上。

另外一人更慘,跑去北京小區住戶的門口,到處看哪一戶人家的Wi-Fi沒設密碼,偷連網路下載。三人用手機聯絡,告知彼此下載的部分,拼拼湊湊,好不容易把資料下載完。

一次參展香港電影節,終於出現契機。李昭樺遇到香港英皇影業,相當賞識兔將的2D轉3D技術,邀請他們參與成龍年度巨片《十二生肖》3D版的製作。《十二生肖》是兔將首部IMAX 3D電影長片,三週便在中國各大戲院拿下相當於35億台幣的票房。有了這次成名作,之後片源就陸續而來。陸續接手了劉德華主演的《風暴3D》、彭于晏擔綱的《黃飛鴻之英雄有夢3D》等。

視覺3D在特效中屬於最新、最難且競爭最激烈的領域,外商轉換一部3D電影,一分鐘要價六萬美元,可是兔將硬生生降到兩萬美元,憑藉的便是卓越的技術底子,並在高雄駁二特區,快速設立了一條生產線做3D。

靈活「三窟」 中國接單台灣生產

往3D方向走,主要是為了先有營收,但兔將真正的夢想是投入動畫。

堅信「只有技術跟人家有差異化,才可以跟人家擁有不同的市場及不同的價值」,李昭樺與團隊,耗費心血,陸續研發出角色臉部動態、群眾動態模擬技術,以及各種毛髮、羽毛、鱗粉等生物組織的逼真效果,有些還申請到專利,能廣泛應用在各種特效專案上。

「在大陸,如果實力不夠堅強,規模早就變很小了,或者不見了,」李昭樺點出,大陸不是只有本地的競爭,而是全世界都在這裡競爭,因此永遠都要想辦法做得更好,跟市場一起進步。

活在殘酷殺戮的大陸戰場,兔將以一條龍的解決方案迎戰對手,從視覺美術設計、視特製作、3D電影製作到專業後期服務,提供最完整支援。

李昭樺致力於在大陸影視圈建立一個「台灣人就是靠譜」的形象:「我不說大話,我說到做到,交給我的作品,一定安安穩穩在時間內交給你。」

但兔將並不因為轉戰大陸就結束台灣的公司,這隻「台灣兔」竟在兩岸擁有「三窟」:北京、台北和高雄。迥異於傳統台資企業「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布局,兔將反過來是中國接單,生產統統在台北跟高雄。 「這是為了人才,我們最大的資產就是我們的人,」住過歐、美、亞三洲的李昭樺比較過,台灣影視人才的素質優秀,歸功於扎實的電影基礎教育,台灣人的素質、溝通的能力、忠誠度皆一流,非常了不起。培育人才的兔將學院,在緊鑼密鼓籌備下已在台北開辦,希望把電影後期特效大製作的概念,帶給學生與新鮮人。

抓住大陸影視產業井噴的契機,下一階段,兔將進一步將參與製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二部將是開山力作。新片還沒開拍,但已升級為主要創作人員的李昭樺,已與總導演、美術、攝影展開討論,在前期就投入,微信群裡一張張唯美的氣氛圖,比前一部更精緻。

 台灣影視工作者到中國,絕對不是一場《愛麗絲夢遊仙境》,不斷鞭策自己上進,才是唯一的勝出之道—就像李昭樺。

關鍵字: 生活電影科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