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最重要的只有一個,那會是什麼?

文 / 一流人      2018-05-14

如果最重要的只有一個,那會是什麼?


當一家新創企業來到F—unders Space 時,我會詢問對方這麼一個問題:「你們的產品為顧客帶來的最重要東西是什麼?」團隊應該將九九%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在這項最重要的東西上,其他的功能都可以之後再考慮。如果這個核心無法運作,其他東西也同樣不行。這和你在上面增加多少新功能毫無關係,因為它們並不會改變你的產品或服務的核心價值。

我總是建議那些參加育成培訓的創辦人應該率先關注產品的核心功能,然後再從核心向外衍生,而不是反過來。這就給予他們一個清晰的起點和目標,團隊需要清楚知道應該關注的事物,如果有一項功能對於核心機制的工作並不是絕對必要的,我會告訴那些新創企業可以把這項功能放到以後再做。設計一項最低可行性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 MVP)的藝術是,在產品裡只提供核心價值,而沒有其他東西。要做到這一點,新創企業就要儘快把產品送到顧客的手中,這樣一來,就能獲得顧客的回饋並開始重複,直到清楚顧客真正想要的為止。

這聽起來很簡單,但我總是能看到有很多新創團隊混淆了整個概念。他們常常在推出最低可行性產品後,才發現使用者根本沒有參與其中。雪上加霜的是,他們相信如果能再加上一項功能,產品就能奇蹟般地起飛,但是這樣的事情幾乎從來不曾發生。相反地,這時候整個團隊開始自我欺騙,不斷地浪費時間和金錢,但最終還是步上失敗。

甚至更常見的是,有些團隊會延遲產品的上市,因為他們擔心如果不添加更多的功能,產品就不會成功。推出一項新產品是讓人感到害怕的事,那一刻就好像是在進行審判。沒有人想要失敗,因此就會繼續花費時間來打造一項他們相信會更好、更健全的產品,並且以此為理由來延後必定會面對的時刻,他們認為這樣一來就能增加成功的機率。等到產品上市時,他們往往有一件完全成熟、帶有很多功能的小東西,還裝上使用者可能會要的零碎小玩意兒。如果這項產品能被接受就太好了,但是真正開創性的產品幾乎不可能在產品上市時就趨於完美。一般來說,還需要進行許多次的重複。而且產品越具有創新性和試驗性,需要的重複次數也就會越多。

真正的問題是,你在產品上增添的功能越多,在需要做出改變時也就會越困難。以軟體專案為例,程式碼的行數越多,進行修改的困難也就越大,就算你只做一些簡單的調整也是如此。另外,當你想要對產品進行測試時,整個測試也會成為很麻煩的任務。

讓情況惡化的是,你增添的功能越多,資料分析的結果也就會越混亂。如果你的產品只有一項功能,立刻就能對顧客的反應做出判斷。但是,如果你的產品有數十項功能,整個圖像就會變得模糊不清。顧客參與是因為這個功能,還是那個功能?他們真正喜歡這項產品的是什麼?哪些功能是我們需要移除的?

我曾經看見有些團隊完全迷失在一團混亂的資訊裡,他們忘記對顧客來說真正重要的事物。每當他們著手對產品做出改變時,就會對這些改變產生疑慮。你絕對不會想要歷經這樣的噩夢,因為在產品上移除一項功能是極為痛苦的。顧客也許會為此抱怨,但這很有可能並不是有效的回饋,可能只是抱怨某些他們已經習慣的東西突然消失了。因此,你在當初從未增添這個功能,遠比之後不得不移除這個功能好上許多。

如果檢視一下推特,你就會發現,在獲得最初的成功後,它的產品並沒有發生很大的改變,它反而集中所有的精力來擴展平台,而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當時幾乎無法維持伺服器的正常運作。而且你添加的功能越多,對平台進行擴展時也就會越困難。所以,當你的產品開始起飛時,從一開始維持產品簡潔的做法就會帶來回報。

迷思:把工作重心維持在小範圍和小目標上的好處

—產品更容易開發

—更容易發現產品的缺陷

—更容易修正並改善產品

—更容易在較短的時間內推出產品

—產品更容易使用

—更容易獲得清晰的回饋

—更容易擴展業務規模

—更容易展開行銷

創新是困難的,因此從一開始就讓所有事情盡可能地保持簡單是非常重要的。這裡有一個黃金準則:只需要推出一項顧客真正想要的東西就夠了。如果這項東西還不足以建構出一項真正的業務,你就應該放棄,並且從頭開始。即使在產品上增加再多的功能,也永遠無法改變這個公式。

本文節錄自:《讓大象飛:矽谷創投教父打造激進式創新的關鍵洞察》一書,史蒂文‧霍夫曼(Steven S. Hoffman)著,周海雲、陳耿宣譯,商周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傳產新創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