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現金減資「瘦身」所為何事?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蘇義傑   2018-05-13

鴻海現金減資「瘦身」所為何事?


鴻海破天荒首度減資,台灣不少小股東樂觀其成,但這個舉措,應與富士康工業(下稱FII)獲准A股掛牌連動解讀,隱含著台灣資本市場進一步被邊緣化的隱憂。

5月11日星期五,鴻海在兩岸分別都批露了引爆震撼的重磅訊息,耐人尋味的是時間點。

當天晚上7時30分,已是小週末放假前夜,鴻海卻突然在台北證交所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宣布董事會通過現金減資案,預計減資比例為百分之二十,每股將退還股東現金2元。

同一天,在深夜的北京,「富士康」的名字悄然浮出A股資本市場的水面,中國證監會的網站發布當週的新股批文,僅富士康獲得了「IPO入場券」,公布的時間,罕見是23:48,絕大多數人都已進入夢鄉的時刻。更意外的是,沒有按照慣例公佈募資額度。

海峽的這一岸,是小股東欣然接納鴻海意外發給的紅包,海峽的另一岸,則是分析師們興奮預測富士康掛牌後的市值,保守4000億人民幣(約台幣1.88兆),樂觀逾6000億人民幣(約台幣2.82兆),躍升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股。 

兩相對比,其實是企業對於兩岸資本市場的微妙選擇。

鴻海現金減資「瘦身」,意味著未來流入的現金足以應付營運的需求,現階段不需要從台股募集那麼多的資金,進一步落實FII前進A股、母公司鴻海將成為控股公司。

映照鴻海從2018年1月底舉辦臨時股東會,宣布分拆FII赴陸掛牌以來,消息是利多,股價卻跌勢加劇、一度跌破80元大關,情況頗為不尋常。

對比兩岸皆有掛牌的亞翔表現,更是令人不解。蘇州亞翔於A股掛牌首日,便以大漲44%開出,多月以來更以不斷漲停屢創股價新高。連動到台股,台灣亞翔「母以子貴」同步沾光,步上蘇州亞翔後塵,呈現大漲走勢。

各界分析,外資賣超是鴻海股價連番下跌主因。「外資在台灣賣鴻海股票,是為了籌資,準備去大陸買FII,」一位分析師暗示說。

不過,按照台股慣例,企業減資後通常會贏來一波減資行情,拉抬股價,對台灣的鴻海小股東也算是不無小補。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富士康在A股創造了「閃電發行」的神話,中國官方下發的批文卻是「姍姍來遲」。

富士康登陸A股,始終享受著一路綠燈:

2月1日上報招股書申報稿,3月8日通過發審會。從遞交招股書申報稿到過會,僅僅用了36天,扣除春節過年的假期,實際上只用了23天,創造了A股IPO審核的最快紀錄。等候在A股排隊上市的企業,在申請環節平均花費時間是半年。

然而,預定3月就能正式掛牌的FII,卻沒能如願,整整等了兩個多月才拿到批文,比FII還晚申請、同樣是「政策鼓勵獨角獸」的藥明康得,則後來居上,已於5月8日率先上市。

大陸《券商中國》報導,不少市場人士猜測,FII之所以遲遲難以獲得批文,和其擬募資金額有關。

募集資金超過估值太高,一直被業內認為是難以快速核發IPO批文的重要原因。而藥明康得可以率先拿到,很大程度上在於採取「折價」上市,即募集資金規模大幅縮水。

不可諱言,FII利用A股籌資機會可以快步進入大陸AI人工智慧、雲端運算和5G網路通訊等高端領域,快速成長為一家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高技術公司。

此舉也可以看成是大陸惠台31條出台後,支援台資、台商利用A股市場「做強做優做大」的典型舉措。

更大的示範意義在於,鴻海通過子公司在兩岸三地資本市場的連動,可以讓台灣、香港分享大陸經濟成長的紅利。

接下來觀察的重點,便是FII正式IPO後,是否有利於鞏固母公司或關聯公司在台股、港股資本市場的指數成份股地位?並影響它們的股價表現?

關鍵字: 兩岸財經科技投資理財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