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星航成立 張國煒:「我現在是King,不是王子!」

張國煒執意燒錢玩航空,到底為哪樁?

文 / 王一芝蕭歆諺   攝影 / 賴永祥、張智傑   2018-05-08

張國煒執意燒錢玩航空,到底為哪樁?


「張國煒回來了,帶著星宇航空回來了。」5月8日下午,張國煒正式宣布星宇航空成立,致詞最後他感性提到,成立公司的酸甜苦辣是人生難有的體驗,但還是一一克服。

張國煒能走到這一步,確實不容易。

身為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與二房生的第四個兒子,張國煒2016年初因父親辭世,他公布遺囑內容自行宣布接任總裁,引發家族鬥爭,被迫黯然離開長榮。

「我現在是king,不是王子,所以不要說我是王子復仇記。」面對外界常以「王子復仇記」的戲劇性說法介紹張國煒,他也回應,成立星宇航空是為了夢想,不是復仇。

即使如此,也無法澆熄他對航空業的熱情。

人稱「小K」的張國煒,學的是經濟,卻對航空充滿興趣,他念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時,常利用假日到麥道飛機製造廠實習,對飛機構造瞭若指掌,返國後,只要長榮接新飛機,他都會拿手電筒親自檢查一遍。

張國煒不只懂得修飛機、採購飛機,2006年因婚姻問題和父親起衝突離開長榮時,還去學開飛機,三年後重返長榮從基層做起,四年後升任董事長,同時也穿上四條金槓的飛行服,成為波音777的正機師,是全球航空業少見的履歷。

接下父親航太棒子的張國煒,把長榮航太轉型為最賺錢的飛機維修公司,還讓長榮加入全球航空界最大的星空聯盟,不論是和三麗鷗合作的「Hello Kitty彩繪機」,或找來金城武代言,都成功掀起話題。

前年底,蟄伏八個月的他決定重出江湖,開航空公司,和自己投入20年心血的長榮航空打對台。

但想要重返航空業,成立台灣第七家飛國際線航空公司,張國煒卻連入門資格都不符。

根據民用航空運輸法,張國煒必須引用當年為讓長榮航空成立而修改、俗稱「長榮條款」,股東須是經營國際運輸或國際貿易5年以上,近3年營收六十億元以上,「誰生下來就是運輸業者?還要有經營國際貿易的經驗,這跟民航有什麼關係?」張國煒曾公開抨擊申請門檻不合理。

後來立委要求檢討相關規定,經民航局和交通部討論,認為那些條件已過時,之後民航局參考國外作法,取消「經營國際運輸或國際貿易五年以上」門檻,但資本額從原來20億提高至40億,且要提出60億以上財力證明,並要有航務、機務、飛安、機隊和品管五大飛安主管經營團隊,同時自有飛機至少要有三架。

但被同業批評為「張國煒條款」的獨資成立航空公司新規定,卻受到航空業杯葛,理由就是競爭激烈,去年大部分航空公司都虧損,營運很困難,根本不想張國煒再來分一杯羹。

甚至連民航局官員也一度以現有停機坪和維修機棚不敷使用為由,拒絕開放新執照。

終於,星宇在今年三月等到交通部公告修正草案,四月底拿到民航局的籌設許可函,五月初正式取得公司登記核准。

不過,距離星宇真正飛上天,仍困難重重。

先撇除新航空公司向交通部申請核發民用航空運輸業許可證前必跑的民航局五階段審查不說,星宇想要飛,還得先搶到各機場起降飛機好的時間帶。

「目前台灣拓展航權的問題不大,最困難的是爭取好的時間帶,」華航董事長,同時也是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何煖軒曾公開指出,東南亞和東北亞的旅客都爆滿,但航空公司卻沒辦法增班,主因是當地機場過度擁擠,無法安排時間帶給航空公司飛,只剩下紅眼班機的時間帶,像越南航空要飛英國,都排了七年才排上去。

圖/華航董事長、台北市航空運輸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何煖軒

至於桃園機場,華航、長榮老大哥自己的時間帶都不夠用,連台灣虎航飛東京都只能排到早上六點半,怎麼可能有多餘時間帶釋出?既得利益者也根本不可能把好的時間帶大方讓給星宇。

再來,桃園機場的停機坪不足也是大問題。

根據民航局統計,目前國籍航空的機隊一共287架,光停在桃園機場的華航、長榮和台灣虎航,加起來就有182架,這還不算外籍航空的過夜機和遠航的國際線飛機,但現有桃園機場加上遠端接駁,只有116個停機坪空間,就算加上2020即將完工的第三航廈21個停機位,也不過137個,哪裡有空間給星宇24架租來的飛機停?

更棘手的是,星宇還沒有飛機維修廠,維修人員只能做例行檢查和線上維修,年度大修可以找國外維修廠協助,要是不小心發生擦撞事故,起降機場還是要有可支援的維修廠。

圖/桃園機場的停機坪不足和飛航時間帶是個問題

張國煒不方便找長榮的哥哥們,華航也早以維修能量不足婉拒,目前桃園機場也無空間讓他自設棚廠,而張國煒好不容易相中夾在第三跑道和北跑道中間西側、也是桃機三期計畫唯一的維修廠棚用地,外界粗估還有一萬戶、五萬個居民尚待徵收,看起來似乎沒那麼快,這也讓他頗感英雄無用武之地。

即便真如張國煒所說自己有「留了好幾手」的秘招,順利解決開航前的難題,但起飛後,仍要面對沒有國際知名度的新航空公司,如何吸引旅客搭乘的艱難考驗,再加上以及航空運輸業投資大、回收慢的特性,燒錢燒得非常快,就連張國煒被喻為「航運鉅子」的父親張榮發,初創長榮航空時,一年賠兩百億,都賠了好幾年,更何況張國煒現在還有價格殺到見骨的廉航競爭壓力。

既然那麼難,張國煒為何堅持另起爐灶成立星宇?

友人私下透露,當初有人勸張國煒何不捐個幾億給政府,爭取當華航董事長和大房哥哥打對台,但張國煒不願意,理由是華航為半國營航空公司,董事長隨政治顏色換來換去;也有人建議乾脆買下倒閉的興航,或重整完成的遠航,但張國煒怕前者還有其他財務黑洞不敢接,至於後者,「也要看人家願不願意賣。」

「小K的個性和父親如出一轍,什麼都要自己來,而且堅持到底」友人觀察,張國煒比任何人都知道航空業起頭難,即使航空業沒人看好他,他再苦也要做出一番成績給別人看。

更重要的是,「我爸爸的遺囑要我當總裁,我怎麼樣也要完成他的願望,雖然不叫長榮,還是維持父親想做的事業打拚,」張國煒對親近的友人這麼說。

去年張國煒在臉書發文,他在星宇航空的員工編號是001,他沒對外說的是,父親在長榮集團的員工編號也是001,他即將和父親一樣,在台灣創立一家國際航空公司,用來向父親致敬。

張國煒曾在公開演講談到,把新公司取名星宇,選擇北極星當標誌,也有他和父親的兩代情節。

主要是因為張榮發在年輕跑船時沒有GPS,都是仰望滿天星空,靠著簡單儀器航行;而張國煒飛行時也是劃過夜空,縱覽滿天星斗。

「我想和老戰友一起實現這個夢想,讓花圃開花。」記者會上,他也透漏會找來前華航董事、多年好友鄭傳義當副董事長。

星宇航空能不能如張國煒所說,做台灣航空業的Emirates(阿聯酋航空),值得關注。

圖/張國煒能否像北極星標誌一樣,指引星航飛往正確的方向值得關注。

關鍵字: 傳產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