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號

一星企業〉獲利王

別人處理垃圾被關 可寧衛卻能年年賺一個股本

文 / 王妍文王一芝   攝影 / 賴永祥   2018-04-30

別人處理垃圾被關 可寧衛卻能年年賺一個股本


位在高雄岡山的可寧衛,靠著董事長楊慶祥的自我升級,與澳洲最新進的垃圾處理技術公司合作,切入高門檻的重金屬廢棄物處理,每年營收以兩成以上的速度成長,連續三年都賺進一個股本以上。

每天清晨8點時分,一輛輛廢棄物清運車魚貫開往高雄岡山中崙寮山區,等待將車上的廢棄物處裡、掩埋。

這些清運車看起來乾淨、清爽,現場綠樹鬱蔥,不見一點垃圾痕跡,若沒明說,根本不知道這裡就是廢棄物處理大廠可寧衛新啟用、每月處理量達3萬頓的大寧掩埋場。

「就算是處理垃圾,可寧衛也跟別人不一樣!」留著小平頭、身高超過180公分的可寧衛董事長楊慶祥,說起話來,霸氣中帶著溫柔的驕傲。

25年前,他一腳跨進垃圾處理業,不到一年就發現這行業潛規則多,「多數公司做到最後,不是倒閉,就是老闆被關。」

為了跳脫土法煉鋼的營運方式,他找上澳洲六大工業集團之一的布萊堡集團合作,當時布萊堡在台子公司,是台灣唯一一家擁有甲級清運執照、且能處理有害廢棄物的厲害角色。

1999年雙方合資新公司,楊慶祥的團隊跟著外商從採樣、廢棄物分析、清運、固化、掩埋等一步一步學起。

「外商的規矩跟管理很嚴格,」楊慶祥舉例,假如政策規定有害物質含量在10%以下才合規,外商會自我要求處理到8%以下。

掩埋場的設計也採分區覆蓋,不讓垃圾外露;不僅如此,掩埋物的內容、掩埋地點也都嚴密記錄,「萬一10年、20年後需要重驗,都能找到相對應的位置,」可寧衛董事長特助陳鈺賢說。

楊慶祥比喻,以一個家庭來說,可寧衛就像是衛浴廁所的角色,做別人不願意做、大家覺得不可能處理的問題。

多年蹲馬步,可寧衛躍升國內廢棄物處理龍頭,2011年上市以來,幾乎年年都賺進一個股本,去年EPS為12.52元。連續五年平均EPS也超過11元。

敦親睦鄰 掩埋場變公園供居民遊憩

近幾年來,台灣深陷焚化爐不足、垃圾掩埋場也難再新建的風暴,可寧衛因為擁有一般事務廢棄物掩埋場與固化場,展現出極大競爭優勢。

包括中聯資源與瑞曼迪斯等競爭同業,也須將固化處理後的廢棄物送到可寧衛的掩埋場。可寧衛一般事廢的處理規模更是同業律潔環保的六倍,競爭優勢可見一般。

可寧衛的優勢,來自於楊慶祥的在地關係。他本身就是岡山囝仔,爸爸從事殯葬業,從小跟著學習看地本領,對土地投資未曾間斷。

岡山地區,只要有人想賣土地,第一個考慮的買主就是他。「土地不是隨便買,若要做掩埋場,有天然黏土層做阻隔、又沒地下水的地層最適合,」楊慶祥喜歡看地,也嚴選標的,經手買過的土地至少超過40公頃。

買地不難,但能整合出大塊土地做掩埋場卻不容易。楊慶祥政商關係好、平日也重視地方上的人情義理,經常捐贈廟會活動、資助弱勢孩童獎學金,為他加分不少。

理解到掩埋場是標準的避鄰設施,他就把掩埋場公園化,還邀請有疑慮的地主、鄰居實地參觀,主動打破憂慮。

「創立初期,就在規劃十年後的營運,」楊慶祥說。因此,當全台各地幾乎都無法再新增掩埋場時,可寧衛還在去年底起啟用了大寧掩埋場,是集團第八座大型掩埋場。

隨著法規日益嚴峻,現在掩埋場規定需有30%的隔離綠帶、15%做基礎設施,若開發面積低於10公頃,效益有限。加上環團抗爭力道愈強,以往三年可完成申請,現在要拖上六、七年。這使可寧衛更謹慎,一個掩埋場原本可用五到八年,現在採減量進場,讓使用年限拉長到八到十年。

跨足焚化廠 力拚一條龍串接經營

為了不讓掩埋場業務綁住成長腳步,楊慶祥也善用處理有害廢棄物的技術,跨足非法棄置廠址、關廠廠房或因《土壤及地下水汙染整治法》(簡稱《土水法》)規範而遭列管的汙染土壤整治商機。像二仁溪沿岸,過去因焚燒廢棄電纜而有戴奧辛污染,一些鋼鐵廠、塑化廠要清理關廠土地等,也都來委由可寧衛處理。據統計,全台非法棄置場址約176公頃、被《土水法》列管的場域也高達1609公頃,整治商機龐大。

4月初,可寧衛更傳來取得榮工大發焚化廠民營化最優投資人資格的好消息,將與全球第二大專門從事廢棄物處理廠商、法國蘇伊士環境集團子公司台灣昇達、榮工處,三方攜手,進入焚化處理領域。如此一來,可寧衛從焚化、清運、固化到掩埋,就可一條龍串接。

外界擔心,可寧衛是否就此壟斷?楊慶祥卻打算推動廢棄物價格平台。他觀察,廢棄物處理市場因供需不平衡,長久存在亂開價情況,像可寧衛從清運到終端掩埋,1噸收5000~6000元,卻有業者趁資訊不透明,1噸收2萬元。

推動價格透明化,正如創業之初,他看到市場扭曲,必須忍痛磨練,才有改變希望。

>>台灣上市櫃企業中,誰最能幫投資人賺錢?

關鍵字: 傳產環保創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