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o:「不要再因為個人,影響到任何無辜動物。」

她家沒有垃圾桶!堅持零廢棄的環保人生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03-22

她家沒有垃圾桶!堅持零廢棄的環保人生


海龜的鼻子被塑膠吸管插入、死亡虎鯨胃內盡是塑膠袋、海鳥誤食過多瓶蓋而猝死、因魚網纏繞而導致成長畸形的魚類……這種種的悲劇天天都在大自然中上演,因為人類的肆無忌憚與狂妄、塑膠垃圾的殘害與影響,各種可能就算是無心的舉動,往往也是最無辜的動物承擔悲劇之無奈。

正是由於這無止盡的血腥和現實,讓一直都對環境保護不遺餘力的Mayo,激起了徹底貫徹「零廢棄」的決心,她強調,「所謂的零廢棄,就是拒絕一切可能對地球產生負擔的方式,盡量不製造任何垃圾。」

也許在許多人眼中,這看似近乎苛求的地步,但Mayo說,雖然辛苦,但能夠發現自己為地球盡心,就覺得欣慰。

Mayo所學的是戲劇,大學和研究所都主修表演,目前也偶爾靠著簡單的接案表演教學維繫基本生活開銷,但她無欲無求、生活一切以簡樸平淡為原則:凡是出門,購物袋、鐵盒、水杯、毛巾、手帕、餐具是她的必備所需,「如果人類再不理解塑膠對動物的影響,那真的一切會為時已晚。」

從小就愛環保 還是個素食主義者

豐富的水果就是她平常的一餐

從小學開始,愛看漫畫的她就從許多故事情節中體悟到人類對自然的傷害,像是手塚治虫的《火鳥》、清水玲子的系列作,激起她反思人與物的關係。也正是從國中開始,她就成了班上的環保小尖兵,17歲高中那年,還在家人面前宣布成為素食主義者,不吃魚、肉。4年前開始就連蛋奶類也拒絕接觸。

從生活中開始落實環保,到近一年真正成為一個完全不製造任何垃圾的零廢棄環保使者,Mayo可謂降低了所有與她有關的碳排放。

「一開始,我都是想說做好自己就好,『獨善其身』的把環保做到徹底;但後來我發現,如果能用自己的一點點影響力、哪怕是一個行為或言語,若能多少改變他人的想法,那就是很成功的宣導、鼓舞。」

因此,她不僅成立了一個素食、零廢棄的社團「Vegan零廢棄聯盟」(Vegan意即純素主義者),還集結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環保的奉獻上不遺餘力。

完全不用垃圾桶 避開不必要的消費

實際來到Mayo的家中,基本上她是完全不使用任何垃圾桶的,連一般人最常產生的「衛生紙」垃圾,她根本一點也不消耗。

「如果是上廁所的話,家中可用水洗,擤鼻涕也是如此;若是在外頭遇到要用衛生紙的情況,基本上毛巾跟手帕就能解決,」不過她也坦承,「唯一必須用到衛生紙的場合,是在外要上廁所時,目前還真的沒有合適的替代辦法。」

Mayo還說,「很多的消費,其實是沒有必要的消費。」

除肥皂外 不用任何清潔用品

浴室內完全沒有任何沐浴清潔用品

像是因為洗髮精、沐浴乳中都含有許多化學成分,因此她完全不用這些物品洗澡,全部只使用清水洗,甚至也不用牙膏刷牙。

「一開始,我也懷疑這樣是不是能洗的乾淨,結果赫然發現這樣完全可行!」她笑說,長期持續下來,也沒有家人或朋友嫌過她有異味或太油垢,自己也感到很開心。

更特別的,是她完全不使用任何清潔用品,因此包含打掃、洗刷廁所,都只用清水清潔。

「大概唯一會用的,是肥皂,偶爾用來洗手跟洗衣服、洗碗;保養部分,我沒有乳液跟化妝水,但我會用植物油擦拭,真的很好用。」

堅持「裸買」 摒棄任何包裝

在家中就已經徹底秉持環保概念的她,出門採購的堅持,也絕對是「裸買」的貫徹實行者。好比說買地瓜、包子時,就直接用手帕包覆;自己帶著鐵便當盒裝菜、買飲料也絕對自備瓶子;為了不要拿過多精簡包裝的調味料,她會帶著自製的瓶瓶罐罐調味粉外出,「我基本上根本到超商完全不買東西,頂多只儲值而已。」

在飲食方面,如果可以,Mayo幾乎都是自己準備,絕大部分都是蔬菜水果,更以水果為主,「在一天吃的總量中,會有50%的量都是水果。我最大的夢想就是生活在田野裡,有幾棵果樹、蔬菜,就這樣自給自足的過一輩子。」

「若硬要說會產生的垃圾,那就是果皮,但我都會做為肥料處理。」她說。

堅持零廢棄的這些日子以來,Mayo坦言最困難的還是收據,以及外出時上廁所的衛生紙,「其實自然界無法自然分解、或分解時間要很長的,那都是對地球有負擔的物品。」

她表示,這一切的出發點,都是不想要再因為個人的生活方式,無意識的再影響到任何無辜的動物,在心靈上、內在的影響絕對是富足的,因為你肯定問心無愧、也不會有罪惡感,「零消耗是種『利他』、不會在自私的情況下做事的原則,特別是能為我們成長的地球奉獻心力,那就是最值得的事。」

關鍵字: 環保專訪飲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