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外文名Macau 與媽祖有關

文 / 一流人      2018-03-12

澳門外文名Macau 與媽祖有關


葡萄牙人進軍東亞海域

葡萄牙人首次踏上中國的土地是在一五二二年占領麻六甲之後。當時有一位名為亞爾巴連司(Álvarez)的葡萄牙商人,搭乘華人的中式帆船抵達位於華南的港鎮廣州。亞爾巴連司不過是一介民間貿易商人,無法在廣州進行朝貢貿易,所以只能在珠江河口的屯門島及附近進行走私貿易。由於華商帶往東南亞的絲織品和陶磁器,是葡萄牙人無論如何都想取得的商品,所以亞爾巴連司馬上就了解到,如果把東南亞的香辛料、香料運往中國,將能夠獲得龐大的利益。換句話說,只要葡萄牙人擁有位於東南亞的據點,自然就會對中國貿易保持關切。

由於各國與華商之間的貿易,必須遵從施行海禁政策的明帝國的「朝貢」貿易,以官方形式而且有組織性地進行,所以如果想與華商做生意,首先必須派遣使節前往明帝國的宮廷。因此,托梅.皮萊資(Tomé Pires)在一五一七年以使節的身分來到廣州,要求與明帝國締結正式的國交關係。托梅.皮萊資同時也是《東方志(Suma Oriental)》一書的作者,這是第一本以歐洲語言記錄比麻六甲更東邊海域的地理學及民俗學資訊的書籍,他的名字也因此廣為人知。托梅.皮萊資經過了千方百計的交涉,終於在一五二○年有機會謁見人在南京的明皇帝——正德帝,之後甚至與皇帝一起前往北京。然而正德帝在不久之後就過世了。隨著宮廷內政治勢力的變化,加上逃亡的麻六甲王所派遣的使節來到中國控訴葡萄牙人在麻六甲的惡行惡狀,皮萊資一行人於是在廣州被捕下獄,財產也遭到没收。

雪上加霜的是,一五一九年來到廣州的葡萄牙船船長西曼.德安德烈(Simão deAndré),企圖在東亞海域沿用在印度洋海域的武力貿易,於是開始在屯門島建築要塞,並且把沿岸居民當作奴隷般使喚,同時還掠奪許多進入廣州灣的船隻。這樣的作風,在到麻六甲為止的整片印度洋海域都適用。但葡萄牙人似乎還沒意識到,有個巨大的陸上帝國也支配著這片東亞海域。一連串的事件加深了明帝國政府對葡萄牙人的不信任感,因此明帝國在一五二一年下令葡萄牙人撤離,並且出兵攻撃屯門島。葡萄牙船企圖複製他們在印度洋海域的勝利模式,透過激烈的砲撃撃退明帝國的軍隊,但最後卻因為彈盡糧絕而不得不撤離。明帝國的軍隊,並不像古里或是麻六甲國王的軍隊那樣勢弱。

葡萄牙人之後好幾次試圖在廣州灣展開貿易,但是都沒有成功。在不斷的暴力行為之下,明帝國允許葡萄牙人進行官方朝貢貿易的可能性消失。因此往後葡萄牙人不時犯禁令,在浙江、福建到廣東的沿岸地區進行海上走私貿易。這些葡萄牙人大多是「民間的」葡萄牙人,他們為了追求貿易利益而無視法紀,來到歐亞東方的這片海域興風作浪。這些葡萄牙人與以月港或雙嶼為據點,從事走私貿易的華人勾結,把中國產品帶回麻六甲銷售藉此獲得莫大的利益。

一五四二年或四三年漂流到九州南端種子島的葡萄牙人,應該也是這些葡萄牙人的同夥。無論如何,在日本史上為人熟知的「鐵砲傳來」事件,意味著不斷往東推進的葡萄牙人,終於將勢力範圍延伸到歐亞東端的日本列島。

取得澳門

雖然不少明帝國的官員、權勢者以某種形式參與走私貿易,不過其中也有在實施海禁令後,積極取締沿岸各地繁盛走私貿易的清廉之士,比如浙江巡撫都御史朱紈就是代表性的人物。一五四八年,朱紈率領大批船隊奇襲舟山群島的雙嶼港,討伐華人和葡萄牙人走私貿易商人。雙嶼港的許多建築物被燒毀,雙嶼也因此成為一座廢墟。朱紈為了持續追擊逃散的走私貿易商人,展開更大規模的軍事作戰行動,但這反而把走私貿易商人逼上梁山。他們使用武力對抗明軍,掠奪明帝國沿岸各地。一般認為,這段時期是後期倭寇最猖狂的時期。潔癖又富有強烈正義感的官僚朱紈,遭到許多獲利於走私貿易權勢者的攻訐,以倭寇動亂擴散為由遭到究責而失勢,最後自殺身亡。

另一方面,走私貿易商人的首領王直,把貿易據點從日本的五島列島轉移到平戶後,更加活化了走私貿易活動。五島列島與平戶,住著許多如松浦黨一樣活躍於東海的海民,因此王直來到這裡應該是如魚得水。朱紈展開掃蕩作戰後不久的一五五○年代,與王直合作的葡萄牙人第一次抵達平戶。由於明帝國與足利政權之間擁有朝貢關係,所以日本想必也只獲准官方的勘合貿易吧?但因為當時正值日本的戰國時代,九州的大名並沒有取締走私貿易的概念,所以王直與葡萄牙人被當成帶來海外商品的海商,受到平戶領主松浦隆信的熱烈歡迎。

大約在十六世紀中左右,葡萄牙的「海上帝國」權勢者——果阿總督和麻六甲的長官,也充分認知到東亞海域上的國際秩序與貿易所帶來的龐大利益。其中日明貿易所獲得的巨額利益最吸引人。所謂的日明貿易,指的是從日本取得白銀,再利用日本白銀換購中國的生絲、陶磁器,將這些商品帶回日本以高價出售的貿易活動,所以他們希望親自參與這項貿易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為此他們必須在中國沿岸設立據點以取得中國商品並補給物資,而這無論如何都必須得到明帝國的同意。

一五五二年,以皇家艦隊司令官的身分來到廣州灣的萊諾蘇沙(Lionel de Sousa),收服了廣州灣一帶跋扈的葡萄牙海盜和走私貿易商人,藉此賣了一個恩情給明帝國。而他這麼做也同時表明了重視秩序的「海上帝國」葡萄牙,與民間葡萄牙人的立場不同。接著在一五五三年,萊諾蘇沙以為了曬乾因船隻觸礁弄濕的物品為由,賄賂負責的官役要求上岸,最後順利地登上了位在廣州灣入口處的澳門半島,並且就此順勢留了下來。半島前端有一座祭祀媽祖的廟宇,這座被稱為「媽閣廟」的廟宇是船員的信仰中心,因此葡萄牙人就稱這座半島為澳門(Macau)。一五五七年,葡萄牙人滯留在島上成了既定事實的四年後,明帝國的負責官廳終於暫且允許他們在此定居。於是葡萄牙人開始陸續在半島的沿岸和前端建造房屋、城塞,慢慢地把澳門改造成葡萄牙人在東亞海域上的據點。

一五七三年,明帝國正式同意葡萄牙人定居於澳門。但必須留意的是,葡萄牙人每年得支付五百兩的地租。換句話說,明帝國決不是把澳門割譲給葡萄牙人,只不過是同意葡萄牙人在此定居而已。這與葡萄牙人在印度洋海域的據點完全不同。澳門的經濟開始發展,許多華人因而在此居住,不過這些華人遵循的不是葡萄牙的法令,而是明帝國的法令。澳門半島上也設置了明帝國的分支官廳。而為了避免葡萄牙人擅自進入中國本土,在連接本土與半島的沙洲上也設置關卡。澳門要到香港因鴉片戰爭而割讓給英國後,十九世紀後半的一八八七年,才成為葡萄牙主權下的殖民地。

取得澳門之後,葡萄牙人更容易從事日本與中國之間的貿易活動。從一五五○年代後半開始,澳門的葡萄牙人總督——甲必丹末(Capitão-mór)的船隻幾乎每年前往九州的港口,此外也有許多民間的葡萄牙商船從澳門出航。現代日本一般把日本與葡萄牙人之間的貿易活動統稱為「南蠻貿易」,所以常有人誤以為這是日本與歐洲之間的貿易往來,不過這是錯誤的認知,因為當時沒有任何一艘商船直接從里斯本開往日本。葡萄牙人運往日本的主要商品是中國產的生絲,其他也幾乎都是中國和東南亞產的商品。許多民間的葡萄牙商人也受雇於華商或接受融資,換句話說葡萄牙人從事貿易活動時並非只靠自己,也藉助了其他各國商人的力量。

高瀬弘一郎分析了共計九十七件葡萄牙國王發出的日本相關敕令,以及寄給果阿總督的書信。其研究成果顯示,其中的七十二件是有關天主教在日本傳教的內容。由此可知,澳門與日本的貿易幾乎沒有更進一步發展的可能,因此身處於葡萄牙本國的國王對於與日本之間的貿易沒有太大的興趣。當時的葡萄牙人以一個走私貿易業者集團的身分,在「各民族雜居」的東亞海域展開貿易活動。

本文節錄自:《東印度公司與亞洲的海洋:跨國公司如何創造二百年歐亞整體史》一書,羽田正著,林詠純譯,八旗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