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又哭又笑的女人!親愛的熟齡朋友們

文 / 一流人      2018-03-16

四個又哭又笑的女人!親愛的熟齡朋友們


觀察員

女性之間的友情很特別。這種關係是很獨特的,也和其他任何一種關係,在本質上非常不相同。

凌晨兩點半。我剛剛忙完一位急救代碼四十的病人,正要走回值班室時,看到一個老婦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這是一個氣溫零下十幾度的寒冷冬夜。在先前那位病人的狀況穩定下來,被送到樓上準備動手術後,整個急診部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在這忙亂過後,顯得極其冷清的急診部走廊上,我發現這位滿頭白髮的婦人獨自坐在那,似乎與周遭環境有些格格不入。約七十歲左右的她,大衣裡面,穿著一件灰色厚毛衣。眼光呆滯,直直地望著前方。

「哈囉,妳還好嗎?」我不自覺地停下腳步對著她問。

「嗯?」她抬頭看著我,像是我的問題突然把她的思緒拉回到現實。

我挨著她坐下,這樣她就不用抬起頭來說話。

「我只是問候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我能為妳做的?妳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除了明顯地看出她的困惑與精神散漫,還有在清晨兩點三十分這個時段出現在急診部的事實之外,她身體的狀態看起來似乎還好。

「我朋友,」她指向一個病房,「發生了車禍。但是醫生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車禍嗎?妳們這個時間還在外面開車喔,要去哪裡呀?」我想一定是在路上出了緊急狀況。

「從紐澤西去賓州。我們總共四個人。」她說。

「四個人?」我左看右看。除了值班的護理師,以及她的一個朋友在其中一個診療室外,這裡並沒有什麼人呀!

「我們兩人,」她指著急診室裡的朋友和自己,「要去賓州接一隻狗,一隻我們從動物收容所找到的狗。」狗?我有點困惑,但她繼續說道:

「明天是她生日(她指著病房裡的朋友),她一直想要養一隻狗,所以我們到處找,都找不到合適的。最後,兩個住在賓州的朋友卻找到了一隻。我們是要開車過去接這隻狗跟賓州的兩個朋友會合,四人再一起回來。」事情漸漸明朗化……

「我們還怕萬一一輛車裝不下我們四個人和一隻狗,打算開兩輛車。我們都想好了,要在她生日前,四個人一起帶著狗回來,不能拖。」

在她向我道出整個事件原委的過程中,我看到她眼中閃亮的光芒,也感受得到她的興奮之情。這對她,和她所有的朋友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在這個她們自訂的截止日期—朋友的生日前,要完成這個任務。但事實上,在這麼寒冷的冬夜裡,所發生的客觀事實是:兩位老婦人,不,是四位老婦人,選擇在這高風險的時刻上路,不能耽擱片刻,因為她們認為必須在午夜之後出發,接到朋友和狗,才能及時趕回來慶生。她們決定一定要在今晚做這件事,而且立刻就要做。外面是零度以下的氣溫,路上的水都已經結成冰了,來回的路程至少要三至四小時以上。這種情況非常危險,這群不可思議的老人,居然不顧安危,任性好強,堅持地去做這件荒謬的事!

她滿是皺紋的臉上,看起來嚴肅,同時又充滿著孩子氣。我知道,如果要跟她說道理,告訴她這個共同的決定,是多麼危險的話,她肯定會和我爭辯。因為她已經非常清楚地表達過:「妳知道的,我們不能等。我們一定要所有人碰面後,再一起接狗趕回來。」

我帶她進去看那位躺在床上的朋友,她額頭上有個胡桃大小的腫塊。她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然後兩人開始交談。她們兩人,再加上老花眼鏡,很快地弄清楚了要怎麼打手機。她們沒有打電話給各自的先生或是孩子,而是打給另外兩個—在賓州熱切等待她們到達的女性友人。女性之間的友情很特別。這種關係是很獨特的,也和其他任何一種關係,在本質上非常不相同。我想,她們有的,就是這種獨特的友情。這四個女人之間的友情,在她們進入老年的時候,不但持續著,還更有活力。這四個老婦人之間的互動,充滿了對彼此的信賴、支持與了解。她們相互扶持,共同面對這個世界的歡笑與悲傷。

那個清晨,在一個罕見安靜的急診部裡,我好像看到四個孩子在玩。她們一起又哭又笑,根本沒有注意到周遭有什麼事。既使額頭上有個又大又明顯的瘀青腫塊,也不能破壞她們的歡樂聚會,或是阻止她們做任何想做的事。在這些「孩子們」身上,我看到這麼多的愛,這樣無拘無束的精神,我默默地走開了。不忍打斷她們的歡聚。

女性之間的友情,在進入老年的時候,不但持續著,還更有活力。足以相互扶持,共同面對這個世界的歡笑與悲傷。

本文節錄自:《生命這堂課:心理學家臥底醫療現場的26個思索》一書,陳永儀著,三采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