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方式:只在對課堂有幫助時才開電腦

文 / 一流人      2018-02-14

芬蘭教育方式:只在對課堂有幫助時才開電腦


我的赫爾辛基學校不強調科技整合,其他芬蘭學校似乎也是如此。在搬到芬蘭之前,我以為所有的好學校都會有最新、最好的科技設備。一段時間之後,我的看法有了改變,芬蘭學校在科技上的投資似乎比美國學校少了許多。

在赫爾辛基,當我的(以及學生的)科技資源不再這麼充裕時,便較能將課堂焦點放在學習本身上頭。我不會有整合科技——不論來自內在或外在——的壓力,於是,我只有在需要加強教學效果時,才會運用這些高階技術。

我並不是認為課堂科技不重要。各個學校在數位設備上的投資有極大差距,因此我們仍需要重視這個議題,只不過許多學校花太多經費和時間在這上頭了。此外,這些璀燦耀眼的技術很容易讓教師分心,無法與學生一同進行最核心的學習。我從自身的經驗深刻了解這一點,也有許多相關研究顯示了同樣的結果。

二○一五年,策畫PISA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即OECD)公布了數位技巧的測驗結果,發現「整體而言,在學校適度使用電腦的學生,學習成效比很少使用電腦的學生表現更佳。」更有趣的是,「即使已考慮過社會背景和學生類型,在學校經常使用電腦的學生表現仍差多了。」

OECD沒有因為這項結果,而建議學校不使用科技產品。OECD教育與技能部門的主任安德利亞斯.史萊徹(Andreas Schleicher)說:「科技是大幅拓展知識的唯一方式。」又說:「為了實踐科技應許的一切,國家必須更有效地投資科技,並確保教師是設計和執行這個改變的第一線。」75由此看來,若要汲取科技的學習優勢,關鍵似乎就在教師手中。

在芬蘭,我的同事很常使用科技,但絕對適量。最常見的裝置就是實物投影機(document camera)——這是每所芬蘭學校都看得到的簡單設備。天花板上架著看起來很傳統的投影機,加上小型的攝影機。幾乎每天,我都會看到學校教師用實物投影機提供視覺輔助教學。不僅如此,這也是學生與全班同學分享學習經驗的好方法。例如:我常常請學生使用教室前面的投影機,把他的數學作業簿展示在其他人面前,藉此解釋他如何解開一道數學題。我並非要每個教師都去買一台,我想強調的是,教學的課堂科技其實無須複雜,就可以達到很棒的效果。

赫爾辛基毛奴拉完全學校歷史教師吉爾.利納南表示:「我認為關於教育科技的討論已經失控了。科技可以協助你……但教育的重點絕對不是工具,至少不應該是工具。」

利納南經常和八、九年級的學生使用谷歌教室(Google Classroom)支援課堂教學。在谷歌教室裡,學生可以使用免費的軟體製作PPT、查詢紀錄文獻。他稱這些工具是「基本功」,很適合學生。利納南曾任芬蘭教育科技國際創業公司的主管,過去幾年相當密切關注科技發展:

「(政治家)想要從上而下地解決教育問題。他們希望可以『一旦投資這個數量的金錢在教育科技上,就會得到結果;如果要提升教育,只要按這個按鈕就行了。』但我認為應該從下而上,像草根運動一樣,教師和教師產生連結,分享資源,和學生產生連結。改革的重點應該放在這裡。」

科技融合如果能夠支持學習,就能為師生帶來喜悅,尤其科技融合能夠讓教師做到威爾.理查德森(Will Richadson)所說的「超凡」(the extraordinary)境界:

「同步或不同步地連結全世界的人,對全球觀眾發表,產出虛擬世界無法產生的事情、計畫、產品、發明。」

以我的經驗,雖然芬蘭學校很少會用科技做「超凡」的事,但我認為使用科技來支援學習,而不是因為科技而分心,確實是有智慧的做法。多年來,芬蘭學校已經證明了,無須花大量資金在最新科技產品上,他們的學生也能掌握重要內容與技巧。這等於替所有教師上了重要的一課,如果我們要教學生精益求精,就要把科技放在適當的位置,作為教育輔助的工具。

本文節錄自:《像芬蘭這樣教》一書,提摩西.沃克(Timothy D. Walker)著,丁凡譯,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留學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