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中工作,工作中旅行:褚士瑩黃金組合的秘密

文 / 一流人      2018-02-21

旅行中工作,工作中旅行:褚士瑩黃金組合的秘密


採訪褚士瑩時,他才剛從墨西哥、阿拉斯加的太平洋東岸航海歸來。他成名很早,出了四五十本書,像候鳥一樣,穿梭在台灣、緬甸、泰國,還有世界各地。他四處自由旅行,讓人羨慕,但是長年在國外工作,我們對他的認識看似熟悉其實相當陌生。他幾乎都不在台灣,往來匆匆,他也坦言,在台灣沒有太多人脈。

且來回台灣與世界各地,機票錢一年就要花一百萬元,他要怎麼養活自己,旅行可以當飯吃嗎?當然不行!對褚士瑩來說,旅行是目的、過程,也是結果。他有一套黃金組合,應用在旅行、志業與事業上,各自獨立,又彼此串連,且紀律與散漫兼具,讓他能夠賺錢,又能實踐理想,不讓人生留下遺憾。

他高中就去新加坡當交換學生,大學利用寒暑假出國去日本、埃及的大學修學分,大學畢業後後到埃及的開羅念新聞碩士,最後再到美國哈佛念政策管理,畢業後待在高科技上市公司工作。

這並不是順理成章的決定,他知道自己真正的志趣,在於從事非政府組織(NGO)工作,但是理想不能當飯吃。他的父母都是公務員,自己對錢也沒有太多概念,需要累積商業運作的實務經驗,培養理性務實的金錢觀,才能幫助自己發揮所長。

他的工作是客戶服務總監,負責幫科技業規劃到各地設廠、投資與開發,以及跟當地政府溝通。「有人付錢教我做生意,我的金錢概念在這段時間清楚多了,」褚士瑩喜歡一魚多吃,讓工作更有趣,「當然也要找有人付錢讓我到處旅行的工作。」

瞧,他真的是一面專心,又找機會分心。利用工作之餘,去體驗當地風土人情,完成任務,又滿足好奇心。

另外,褚士瑩從小就不喜歡說話,喜歡閱讀與寫作,藉由文字表達跟外界溝通。他從高中時期就開始寫作,念大學時有機會出書,讓他開始有計劃地寫作,每半年就出一本書,每年都會跟出版社編輯討論趨勢變化,設定寫作主題,符合讀者需求與社會氛圍。

經常在世界各地旅行與工作,處於周圍都不是中文的環境,出中文書可以讓他跟台灣讀者溝通,建立個人品牌,加上有稿費與演講收入,也算是一種黃金組合。

因為他幾乎都不在台灣,所以聘請了一位經紀人安排演講與各種活動,但後來發現經紀人接了太多商業活動,不符合他的價值觀──他想對不同性質的組織單位溝通,例如偏鄉離島、NGO與社福團體優先,商業邀約次之──因此又更換了符合他期待的經紀人。

他回台灣工作時很有紀律,每年只安排一百場演講,每次回來兩週,一年回來四次,一天安排兩場演講,「這些都是皮肉錢,讓我可以繼續做NGO的工作。」台灣是褚士瑩黃金組合最穩定的基礎,另外兩塊拼圖,來自他在三十歲之後轉變的成果。

二十九歲那年,他做了一個決定,三十歲之後要投入NGO工作,轉行之前,要給自己一個難忘的禮物。

這個禮物是什麼?他突然想去航海,因為飛機能飛到的地方,他都去過了,但很多地方是飛機到不了的,例如海洋與港口。面對遼闊大海,人相對脆弱渺小,「我想重拾對大自然的敬意,搭飛機會讓人覺得自己很厲害,人看似很巨大,世界很渺小,航海是很好的提醒,世界這麼大,人卻這麼脆弱。」褚士瑩反省。

如何便宜又有效率地航海?他發現,原來還有專門幫忙規劃船期的仲介者,只要付服務費,就能幫他規劃拼湊在不同港口串連「搭便船」。不過因為是搭便船,相對要有付出,例如出賣勞力,或是對水手、乘客提供課程教學。

這一年的航海經驗,不只讓他考上水手證,面對大海有更謙卑的態度,也讓他到緬甸從事NGO工作時,還是難以忘懷海上的孤獨自由。他決定每年都要航海八週。

隔年透過介紹,找到一家荷蘭郵輪公司,他提案可以在船上教學,教船員跨文化溝通,讓他們了解不同國籍文化,避免誤解與衝突。這個很有意思的提案,讓他如願以償,只要事先安排船期,就可以在船上工作。一天只要工作一小時,就有鐘點費(一百至三百歐元),剩下就是自由時間,可以在船上運動、閱讀與寫稿。

航海原本只是滿足冒險的夢想,沒想到竟成為褚士瑩黃金組合的關鍵點,能夠串聯台灣與東南亞這兩個空間與經驗。

他在東南亞的工作是什麼呢?他為緬甸邊境難民營提供農業培訓和手工課程,也在緬甸北方克欽邦(Kachin State)的內戰衝突地區對武裝部隊培力,訓練他們進行和平談判,還有停戰協議的能力。他在美國科技業學到的溝通、規劃與商業模式思考,幫助他從事培力與輔導工作時,有更宏觀與務實的思維。

他每年要穿梭跨越三個不同空間;東南亞是理想與熱情的實踐場域;台灣是溝通的地方,每年在台灣出兩本書,從事一百場演講與工作坊課程,維持個人品牌,也能賺取收入;每年航海八週,透過航海的大量空白時間,將兩地的經驗與故事,重新整理與沈澱,變成新書的內容。

這樣做的代價並不便宜。首先是收入不穩定,永遠無法知道明年的確切收入,加上一年在飛機上的時間高達一百天,機票成本更要花一百萬元,但是在三個場域不斷移動,能讓他跳脫舒適圈,保持不同視野,有更新鮮的角度,並能維持活力。

旅行中工作,工作中旅行

褚士瑩為什麼會這麼嚴以律己,有效率與效益地規劃人生呢?答案來自他的航海體驗。

海上每週都會進行落水逃生的演習,他很清楚知道,人一旦掉到海裡,只有三分鐘的逃生時間,否則就會失溫休克溺水。生命在電光石火之間,只有三分鐘的黃金救援時間,再來就會回天乏術。

他常想像,萬一人生只剩三分鐘的時候,該怎麼辦?他腦海有如走馬燈般跑出無數畫面,不過他的答案卻越來越清楚,就是要做自己喜歡、有熱情與有意義的事情。

因為要做的事情很多,時間又這麼有限,必須有紀律地規劃與執行。「我在不斷移動中可以保持視角敏銳,一直做同樣的事情,就會掉入舒適圈,我不得不移動,逼迫我檢視自己。」褚士瑩說。

他在東南亞NGO組織專心做自己的志業,也專心在航海旅程上與飛行途中閱讀與寫稿,同樣在台灣專心進行各種演講與交流。這三個領域看似專注,同時又會分心,在東南亞工作時,有空就幫台灣寫專欄、寫稿;在台灣演講,也會跟在地交流,思考東南亞的工作方向;航海時專注寫稿,又時常放空體驗大海的遼闊、各個港口的人文特色。

他一面工作,一面旅行;旅行中工作,工作中旅行。在這三個領域專心、分心、沈澱、體驗,各自獨立,又彼此交融。

他不是長期規劃一個大目標,而是藉由黃金組合,讓自己有更多創意想像與能量,不會自我封閉。「規劃都是假的,隨時準備好才是真的,要留意四周的機會,就要培養一定的能力,才能看到外行人看不到、也把握不到機會。」

專心與分心,旅行與工作,我想到星巴克創辦人霍華.舒茲(Howard Schultz)的故事。星巴克原本是一家賣袋裝咖啡豆與咖啡粉的公司,舒茲負責行銷業務,去義大利米蘭考察。一大早從旅館步行到商展會場,半路上走進一家小咖啡館,他點了濃縮咖啡,看到咖啡師傅一邊純熟優雅地煮咖啡,一邊還能跟客戶閒話家常,他感受到這家店不只是咖啡休憩站,也像一座劇場,值得細細品味它的精神內涵。

他一路上駐足觀察許多咖啡館,每一家都有手藝高超的咖啡師傅,為一群看來不像顧客、更像朋友的鄉親調理咖啡,大家彷彿喝完咖啡,生活步調就會慢下來。這些情景觸動舒茲的心弦,感到思緒奔騰,彷彿已預見自己與星巴克的未來。

他這趟行程原本的目的是參加商展,卻意外喝到一杯義大利濃縮咖啡,看到街角咖啡館的情景,觸動他的內心,啟發他創辦新事業的想法,最後創造了最知名的咖啡企業,甚至改變整個咖啡產業。

商展重要嗎?重要!也許能爭取眼前的業績,認識不同的人脈。但是停下來喝一杯咖啡,觀察街角與咖啡館的人事物,也許才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機會之網,將人脈、業務重新組合,創造更多奇蹟。「對我來說,偶爾停下來片刻,品嘗新東西,思考它的可能性,始終樂趣無窮,」舒茲在《勇往直前》(Onward)這本自傳寫著。

本文節錄自:《機會效應》一書,洪震宇著,時報文化出版。

關鍵字: 旅遊健康醫療閱讀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