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泛泛之交變成好運的起點

文 / 一流人      2018-02-13

讓泛泛之交變成好運的起點


創意來自不期而遇的碰撞、隨機發生的討論。你碰到一個人,問他最近忙什麼,結果你突然會說「哇」,然後很快就開始出現各種不同的想法。──賈伯斯,引自《賈伯斯傳》(Steve Jobs)

弱連結帶來的好運

有一天, 我在勤美企業旗下, 由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經營的真書軒(這是在豪宅裡的書店)開會,離開前,聽到有人叫「洪老師」,回頭一看,是曾經上過我的「 說故事工作坊」 的學員慧玲, 她正對我微笑。「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很意外。

慧玲說,她剛到真書軒上班,「是惠貞介紹我來的。」

「惠貞?」記得慧玲才剛大學畢業,怎麼認識惠貞,且這麼快就找到工作?

幾天後,遇到老友李惠貞,提到這件事,才知道慧玲的新工作如何產生。

一切都是意外的巧合。慧玲因為朋友的推薦來上我的課程,一方面學習怎麼說故事,另一方面也想找尋畢業後的下一步。慧玲在課程上表現得很積極大方,會舉手發問、回答問題,也能侃侃而談。

惠貞是設計生活雜誌《Shopping Design》前任總編輯,離開雜誌工作之後,創辦推廣閱讀的「獨角獸計畫」。這是一個以各種創新、有趣的方式,重新讓人理解閱讀本質的實驗性計畫,目的是「培養閱讀者」。

獨角獸計畫的第一項活動,惠貞會根據每一場參與者的背景(年紀、工作、閱讀習慣等),透過小團體制,設計兩到三個小單元,引導大家現場選書、讀書、分享心得,藉此認識一間書店,並體會閱讀的樂趣。

為了支持惠貞的創新計畫,我在臉書上分享,希望增加人氣。慧玲喜歡閱讀,看到我的分享,也很好奇,就報名第一場活動。

在活動當中,她的表達跟想法都很清楚。活動後惠貞請每人選一本當天分享的書,簡短寫一兩句推薦,從這麼小的事情中,慧玲的條理讓惠貞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覺得現在找人非常困難。雖然還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機緣,但好的人才我會自動先存在腦海中的資料庫。」惠貞說。

於是當真書軒需要一名書店正職員工時,惠貞就推薦了即將畢業、正準備找工作的慧玲。至於真書軒怎麼會透過惠貞來徵才呢?這是另一段機緣。

先從阿拉斯加的極光之旅講起。問個問題,你所想過最有創意的離職宣言會是什麼形式?

惠貞選擇在美國阿拉斯加看極光的旅程中,錄下離職感言影片,並在臉書公布。這個驚人之舉讓人羨慕又好奇,後來才知道,原來她離職的決定早在年前就已向老闆提出,待公事、人事一切抵定(兩個月後)才公開,並選擇在早已規畫好的旅程中,以個人記者會方式向工作上的朋友們說明。

極光之旅是跟著極光蹤跡探索,不是每次都能看到,充滿不確定性。惠貞過去到大學演講時,總會舉自己的例子,沒考上美術系,選擇了廣告系,沒想到在廣告界只待了兩年,此後二十多年的工作生涯全在出版,甚至還曾創立一家小出版社。幾年後小出版社難以維繫而結束營業,意外進入雜誌界接任總編輯,而且還是自己很陌生的設計雜誌。她原本因沒自信而婉拒,和社長幾番溝通往返後,才決定接此重任。

「結果這應該是我人生中所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惠貞說。

這些碰撞過程中,她努力學習媒體的定義、對設計和生活的詮釋以及雜誌的邏輯,不足的,就以過去出版界的企劃及編輯經驗來補上。附帶一提,惠貞是二○一六年金鼎獎雜誌類個人獎「主編獎」得主。

「我在大學的時候,能想像未來有一天會當設計雜誌總編輯嗎?不可能想得到的。想像不到的事,要如何準備呢?那麼你說,我念廣告對現在的工作有沒有幫助?絕對有幫助。所以,同學們不用擔心現在學的東西有沒有用,唯一重要的是,任何可以學習的機會就好好去學,最後一定都會有幫助。」這是她一路走來的感想。

極光之旅結束後,交接完雜誌總編輯的工作,她又跑去環島。這次的旅程不像追尋極光有個目標,反而十分隨興,就是環島拜訪朋友,不少接待她的朋友,都是不曾謀面的臉書朋友。

原本只是想很輕鬆隨性地放空,沒想到這二十五天的旅程卻非常緊湊,在地朋友熱情接待,端出拿手精華內容,讓她親身體會台灣各地不同的生活方式,增廣生活的想像力。「每趟都有出乎意料的邂逅,很新鮮。出發前我就告訴自己,這趟要帶著開放的心,不試圖掌控和做太多計劃,朋友有什麼安排,我都盡可能體驗。」她說。

環島之旅結束後,她一個人發起獨角獸計畫,親身推動閱讀的樂趣及重要性。事實上這也是她決定離職的原因,她觀察到目前出版及雜誌界的困境,明白自己最想推廣的是創新閱讀活動,原以為這需要長期耕耘,沒想到在台灣各地都有不少支持者願意參與,增加她的信心。

勤美璞真基金會執行長何承育看到獨角獸計畫的發展,又因為跟惠貞是舊識,便邀請惠貞到大安森林公園對面的真書軒來舉辦活動,但因當時真書軒主要還是一個餐飲及展覽空間,書的部分並沒有經營,因而不適合獨角獸計畫。然而這也促成兩人之後的合作──請惠貞擔任顧問,將真書軒經營成一家真正的書店。

但是真書軒原有的工作人員都是餐飲背景,書店工作還是需要有專職人員負責,執行長請惠貞幫忙物色人選,她立刻想到了慧玲。

透過惠貞的規劃,現在的真書軒已成為一家有自己風格的書店,惠貞增加了書店品牌總監的顧問經驗,慧玲也成為忙碌的職場新鮮人。

如果按照傳統的求職方式,沒有工作經驗的慧玲,得要投很多履歷,等待回覆,接著面試,再等待新工作的出現。慧玲是運氣好嗎?當然是。她上說故事工作坊是為了學習溝通表達,但是她從臉書眾多訊息中,看到我推薦的獨角獸活動,繼而好奇參加,又因為沈穩表現讓惠貞印象深刻,等到惠貞有了工作訊息,才會推薦她。這一連串的連結,都來自好幾個人彼此無意間的溝通或邀請而產生。

慧玲唯一要做的,就是積極、好奇與認真。

泛泛之交有助創意

她只是特例嗎?退一步想,這些連結是怎麼產生的?難道真的是運氣好嗎?我們再仔細想想自己人生中幾個重要轉折,例如獲得重要的工作、跳槽與創業,甚至是命運的重大轉變,往往來自偶然認識的人或泛泛之交提供的訊息,而非來自很親近的家人、好友與同事。

社會學家格蘭諾維特(Mark Granovetter)就指出,在我們的職涯轉捩點,泛泛之交的弱連結(weak tie),往往比強連結(strongtie,親近的親友)更有幫助。因為我們的舒適圈彼此都認識,得到的資訊都差不多,但是偶然相遇的人、朋友的朋友、不常聯繫的人往往擁有我們不知道的訊息,有助於求職或獲得新知、機會與創新。

好運來自偶然產生的弱連結。如果一個人周圍有許多弱連結,能不斷對外溝通,連結資源,他的訊息、情報與機會就會源源不絕,也可能有較高的創新能力。我們可以檢視自己或是周圍的朋友、同事,有些人總是能夠得到許多好點子,即使遇到問題,也往往都能找到正確的人提供協助,讓問題迎刃而解。

相對地,擁有強連結的人或是組織,特色是內聚力很強,很有執行力,但是創新能量有限,比較偏向守成。而我們天生就傾向維繫強連結,因為在同溫層裡,容易有安全感與認同感。但為了加強人脈、獲取資源,又不得不向外連結。例如古代跟不同部落的聯姻,現代則是各種社團的聯誼、活動,許多經理人也透過EMBA的課程進修,除了學習新知,更想要建立人脈。

傳統人脈學可能重視長袖善舞,增加名片,結交各種人物,但如果一直在同溫層打轉,往往只是強化既有的關係,無法帶來創新改變的機會。

我訪談過幾位念EMBA的朋友,他們的同學感情很好,不是聚餐,就是騎單車出遊,詢問他們念EMBA的心得,大概就是同學感情好,增加人脈,同學的情誼大過上課的效果。我進一步問,有讓你的人生產生什麼改變嗎?例如有助於換工作、創新與創業嗎?通常在想了一會兒之後,他們認為最多就是合作一些活動或業務,但往往不了了之,「好像沒什麼改變。」

目的性太強的人脈結交,往往還是淪為單一性的人脈,容易斤斤計較、患得患失。然而,多樣化的弱連結,有如經營一個植物園,需要多樣化的品種,才能創造豐富的物種與特色,帶來更多意外的驚喜。

要刻意擺脫強連結的牽絆,用開放心胸擁抱多元性,才有可能打造自己的人脈植物園。

本文節錄自:《機會效應》一書,洪震宇著,時報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