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蕾莎修女身上學到的事

文 / 一流人      2018-02-09

從德蕾莎修女身上學到的事


離開印度之前,我還有一個長年的願望:我一直夢想能見到德蕾莎修女。

我發現她的「慈善任務」根據地就在加爾各答,所以我們搭火車進入這個全世界最大的一座城市。這個城市巨大、怵目驚心又雜亂無章。光是進城這件事就是一場閱歷。

車站擠滿來去匆匆的乘客。他們快速奔走、不停推擠。你只能拖著步伐慢慢前進,根本不可能加快速度。而且只要人群往某個方向前進,你就得跟著往那個方向移動。周圍的喧囂以及排泄物和汗水的氣味令人難以招架。就我所見,周遭沒有其他西方人。

我離開加爾各答市中心的主要街道,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見識了巷弄中的烏煙瘴氣。在這之前,我從沒見過人們就這樣死在路邊,也從沒見過失去雙腿、眼盲、衣衫襤褸的人躺在陰溝中伸出手臂討幾個盧比。

我無法承受、不知所措。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我無能為力且無地自容,所有情緒同時襲來。

華提和我終於找到德蕾莎修女的小醫院和修女院,那是她成立的慈善機構。在這座受苦的城市中,我們找到了一個充滿愛、乾淨又清幽的避難所。

離開加爾各答之前,我們每天都去那裡,回國前則把身上剩下的所有盧比放進她的捐款箱。我還寫了張摺起的紙條,告訴她這一切有多讓我感動。

我只是想感謝她、鼓勵她。

我從沒預期會得到什麼回應。

教我吃驚的是,兩個月後,我收到她以個人名義所寫的感謝函,直到今天我還留著。相信我,我們給出去的,真的只有幾英鎊而已。

她的回應就是恩典,令我讚嘆。

她的存在和生活方式(雖然我們沒見過她),就是上帝存在於世活生生的例子,大大改變了我看自己和周圍世界的方式。

我了解到,我擁有的,遠遠超越這裡的任何人所能期盼的。所以,我們有責任關懷這個世界及所有的人。

但那時候,我還不確定這對我來說代表什麼意義。

我只知道,離開加爾各答的髒亂、塵土和苦難時,我心裡有一種感覺:德蕾莎修女的人生,讓我們感受到上帝的撫觸,美麗且真實。

馬太福音第廿三章第十二節寫著一段簡單的話:「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這段話完整詮釋了我對「聲譽」的看法,也深深影響了我看人的角度。

我越活越能感受凡夫俗子的偉大(這句話毫無阿諛諂媚的意思)。我們到世界盡頭遊歷、拍攝時,總能看到堅毅的人做著艱難的工作。

可能是形單影隻的工人,在下著傾盆大雨的深夜,於中國偏遠地方的叢林小徑挖掘水溝,或是那些更「普通」的人(不管這意味著什麼),像是中美洲某個無名小鎮裡,日復一日磨著豆子的咖啡攤販。

不管有多極端,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欽佩這些人。沒沒無聞。籍籍無名。任勞任怨。

但我們確實有點好高騖遠。那時我還只是年輕單純的小毛頭,頂著晒到褪色、紮成馬尾的金髮,結束印度健行之旅回到家鄉,決心要把人生活得淋漓盡致。

本文節錄自:《人生就是一場生存遊戲:從死亡邊緣到聖母峰頂的生命煉成》一書,貝爾‧吉羅斯(Bear Grylls)著,林幼嵐譯,大家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社會關懷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