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號

論所有權與使用權重要性之消長

為什麼喝牛奶而不必養牛

文 / 許士軍      2018-01-30

為什麼喝牛奶而不必養牛


「喝牛奶,不必養牛。」

這是一句經常聽人講的話,也是一個淺顯易懂的道理,但是在這句話的背後,卻蘊涵了使用權和所有權間的分際與關係的重要意義。

由於在本文所要討論的,乃在於「所有權」和「使用權」兩者之比較,譬如下面兩種所有權狀況就和使用權無直接關係,因此不在本文討論中。

非為使用而擁有的狀況

一種情況是人們擁有房產的理由,不是為了要有地方住,而是為了房屋可以增值,這時買房子已不是為了居住,而是為了投資。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人們擁有某些東西,單純只是為了滿足「擁有」這種願望,這種東西可以是價值連城的藝術品,也可以是在旁人眼中毫無價值的紀念品。

由於在此兩種情況下,擁有和使用無關,所以都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再者隨著人類進入網路社會後,使用和所有權的連接發生革命性改變,使得人們不必再為了使用,而必須擁有某些東西,由此所帶來的顛覆性改變,是本文所要討論的重點。

首先,如果我們的討論是從使用權出發的話,基本上,人們為了使用目的,是可以不必擁有某種東西的,就如本文題目所稱,「喝牛奶,不必養牛」。

「擁有」才能避免與競爭者搶資源

那麼我們便可聚焦探討:為什麼為了使用而必須擁有的理由了。

首先,是物品稀少的緣故,人們深怕需要的時候會找不到,因此必須事先備存。

最可靠的辦法,就是獲得該物品的所有權,以備不時之需。

其次,並非由於稀有性,而是為了方便,深恐需要時緩不應急,只有屬於自己的東西,才獲有這種便利。

其實在這兩個理由的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獲得所有權可以排除競爭者的先占或競價;反過來說,有了所有權,便可以排除這些競爭者了,這也是一個重要理由。

長久以來,在人類心目中,所有權之重要性似乎高於交易權,除了前述所有權本身之價值以外,也由於交易權乃依附於所有權之上,然而隨著「供過於求」之情況出現,反映出行銷觀念以及「通路為王」策略之普遍化,在相當程度內,改變了所有權之重要性。

網路世界的「連接」特性改變了一切

但是真正逆轉傳統以所有權為主的狀況的,乃是人類進入網路後,上述理由發生根本性改變。

簡單地說,網際網路在「連接」(connectivity)上的基本特性,表現出行動(mobility)、即時(real time),並達到「隨意」(ubiquity)的突破性,克服了資訊上、時間上、空間上之限制和阻礙,再加上3D列印技術的發展,也就此打破了實體和數位之間的隔閡。

這些網路和科技上的突破造就了近日出現的「分享經濟」和「循環經濟」,使得零碎的物質可以獲得充分利用,大大減少實體物品的稀少性。

這些革命性變化,使得前此所稱在「傳統經濟」中所存在的,諸如「物以稀為貴」或「以備不時之需」這些情況,幾乎都消失了。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是否擁有某一物品的所有權,對於使用該物品而言,幾乎是不再具有任何意義了。

虛擬服務市值超越實體產品

更值得我們注意的,乃是經濟價值之內容也跟著改變,相較於所有權的有無,交易效能在人類生活上所具有的重要性已經大為提升。

我們發現,一則在當前的市場現象上,人們往往可以免費取得產品,然而卻要為使用付費,例如電信服務。

再則也反映於企業市值上,有愈來愈多市值來自於交易,而非來自於實體廠房設備之擁有,例如:提供社群服務的Facebook;提供搜尋社群服務的Google;提供交易服務的Amazon,此三者的市值都在4000億美元以上。

反之,提供產品銷售者,以在《財星》(Fortune)全美500大排名第一的Walmart而言,市值只有2186億;排名第五的McKesson,只有314億;排名第八的通用汽車,只有530億。

再以我們熟悉的兩家大企業,波音和可口可樂公司為例,它們市值也分別只有1075億和1822億。較上述結合供需,提供交易便利的網路企業,相差甚遠。

可見在網路世界中,有助於使用便利性的功能,較提供實體產品有價值許多。

最後,根據未來學大師傑瑞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其著作《物聯網革命》(The Zero Marginal Cost Society)一書中所提到,在未來共享經濟體系與零邊際成本的社會中,將會有愈來愈多的經濟活動從交易經濟體系轉移到共享經濟體系,傳統的所有權,最後也將為協同共享統理機制所取代。

我們只要想想從多年前竄起的Wikipedia和Linux,以及近來在世界上火紅的「區塊鏈」,它們所創造的價值到底屬於何人所有?在這趨勢下,使用權和所有權幾乎完全脫鈎了。

資本主義社會的典範移轉?

本來資本主義乃建立在私有財產權之上,在20世紀中人類社會曾經出現共產主義政權,企圖經由國家的強制力量,甚至以暴力推翻這種私有財產權,將其歸於國家所有。

令人驚奇的是,隨著網路之發展,使得私有財產權在不知不覺間,失去了其主宰地位,人們習以為常,這有如今日社會趨於少子化,並非由於任何強制力量所造成。

使人不禁感嘆,人類價值觀之改變,也有如滄海桑田般不可思議了。

(作者為逢甲大學人言講座教授)

關鍵字: 經濟評論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