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底層百姓來說,生活愈來愈艱困

繁榮下的悲歌:「沒錢,真的很難在香港生存。」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8-01-22

繁榮下的悲歌:「沒錢,真的很難在香港生存。」


劉太太緊張地看了一下日曆,她發現距離下一個發薪日,居然要兩個星期後才會到來,她已經沒有足夠的錢來養活一家四口,在窄小且擁擠的公共出租公寓內,丈夫因為受傷而被公司解雇,孩子甚至不明白為什麼媽媽都不買新鮮的食物。

現年42歲的劉太太居住在香港(Hong Kong),她是一名連鎖超市的收銀員,「我們三餐都只吃稀飯,自從丈夫受傷後,我是這個家庭唯一的經濟來源,15歲兒子和7歲女兒正處在最重要的成長時機,」她感嘆,她時薪僅有一小時5.4美元(約台幣160元)。《bloomberg》透露,這樣的薪資,遠比西雅圖規定最低工資每小時15美元(約台幣440元)還要低得多。

像是香港這樣小人物的故事,其實每天都在這座看似華麗輝煌的水泥叢林間上演,也許摩天大樓一棟比一棟高、精品等奢侈用品店一家一家開,全國GDP更高達3209億美元,但貧富差距過大的問題,加上物價連年攀升,許多香港人只能在如此壓抑的生活下,勉強餬口維生。

《新都市危機》(The New Urban Crisis)一書作者查德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曾經在其著述中提到,「香港是一個不可抵擋的不平等極端案例,如果持續這樣下去,將來反彈的不只是經濟,而是政治上的反彈,人民最終會發出怒吼。」

從1997年起至今,香港回歸中國已屆滿20餘年,由於房地產價格如天價般飆升政府對於零售業、公營事業的壟斷控制,像是李嘉誠這樣富有的人愈來愈有錢,窮人卻根本沒有翻身機會。

之所以這樣悲慘的原因,專家指出,係經濟學家將香港作為自由經濟實驗體、沒有資本增值稅,香港的勞工有一半薪水低於平均水準,而他們的標準稅率高達15%。

慘烈的是,勞工所得的新資,卻根本與物價不成正比,這讓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只能勉強度過難關。

若以衡量貧富差距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來觀察,香港最新的數據是創紀錄的0.539,這是自1970年以來最高的數據,是亞洲差距最大的地區,高於日本(Japan)、英國(UK)。

調查指出,當初推行自由經濟實驗體的關鍵,在於當於為了刺激企業家的活力、帶動經濟成長率,但是這種「放任」型的政策最終會產生不利之影響,因為大企業會愈來愈鞏固自身之地位、扼殺小產業的競爭機會。

舉例來說,香港曾是個全球知名的玩具製造區,製造業十分蓬勃發達,但如今,這些提供眾多工作機會的產業消失了,一方面由高薪的銀行家取代,另一方面則是低薪的清潔工與服務生取代。

研究專家說,「前人有效地鞏固了自己的商業地盤,但對於新世代的年輕人來說,一切都變得更加困難。」

香港貧富差距的論調,最終往往會回到一個根本問題:土地。根據市調公司Demographia的估計,自14年前房地產蕭條結束以後,房價漲了將近400%,有錢人利用炒房的轉手獲益迅速致富,而窮人,卻根本成天被租金追著跑。

如果你曾經去過香港,甚至住在九龍半島上的廉價旅社,你會發現那樣不到2坪的居住空間,其實就是香港的城市縮影──超集中模式的住宅、近乎沒有喘息空間的桎梏感,睡覺、用餐、吃飯都只能在小空間內完成,令人無奈。

報導強調,香港政府與房地產開發建設商,彼此互利在一個荒謬的制度底下,技術上擁有土地的香港政府,把長期租賃權交給開發商,而香港的政治領袖,則是由李嘉誠或李兆基這樣等1200名權貴選出,如此惡性循環下,種下貧富不均的萬惡根源。

不過,香港政府推行的解決之道,是開始興建廉價集合式公屋,在香港人口734萬人當中,有200多萬人居住在公屋,平均每個月支付220美元租金(約台幣6400元),它的特點是一層往往超過30戶、通常在郊區、相對來說空間較大,但往往要等5年以上才排的到。

回到文章故事開頭的案例,劉太太說,收銀員的工作幾乎很難有翻身的一天,因此她現在必須接上3個工作,才能勉強每個月賺到640美金月薪(約台幣18600元)。

劉太太忍住了眼淚,「沒錢真的很難生存,我還沒有儲蓄。」她說,「從2010年來至今我幾乎都沒有休假過,我只希望我的孩子擁有更高的學歷,不要重複我走過的路,因為我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看似華麗輝煌的水泥叢林間,其實隱含著許許多多小人物悲歌……

關鍵字: 兩岸要聞國際財經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