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為我心甘情願 是被逼去大陸的

八年級生的真情告白:台灣企業沒人要我啦!

文 / 陳承璋   攝影 / 蘇義傑、張智傑   2018-01-15

八年級生的真情告白:台灣企業沒人要我啦!


近日,批踢踢上一則文章「八年級生是否生錯世代」引起網友熱烈討論,文章提到:「他是八年級頭段班,沒見過台灣經濟起飛是什麼樣子,出社會領份吃不飽也餓不死的薪水……有時候覺得人生沒什麼意義。」

不少八年級生紛紛留言附和,「位置都被老人占走了,機會很少」,還引來「老人把房價炒高,年輕人反而都在擦屁股」「不像老人一樣,以前機會多,現在年輕人翻身很難」等一連串討論,顯示台灣世代紛爭愈演愈烈。

其中,高房價、低薪、沒機會等字眼,幾乎變成年輕人捅不起的馬蜂窩,從總統、政府官員到企業老闆,談到相關議題,往往引起正反兩方激辯。

包括蔡總統「希望起薪能三萬元起跳」、賴揆功德說,網路上甚至有大老闆「幹話」排名,表面上都是再談薪資問題,但,其實是世代觀念落差的衝突。

這幾天有則新聞,再次挑起世代敏感神經,一間中國液晶電視因為業績好,發千萬獎金給台灣子公司,沒想到台灣子公司老闆竟私下拿走800萬獎金,每位員工只分到殘羹剩5000元,引起社會一片譁然!

(圖/蔡總統「夢想薪資三萬」和賴揆「功德說」等,引起年輕人撻伐,突顯了世代觀念落差衝突)

年輕人上不去,世代衝突加深,人才流失,成了台灣近年擺脫不了的困境。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2017年世界人才報告」數據顯示台灣人才外流嚴重,在人才外流、對外籍技術人才吸引力、生活成本等,排名都在40名後。

《時代雜誌》也曾對此評論,台灣內部自1990年代後,薪水就少有起伏,加上中國經濟起飛,中國政府有意挖腳台灣人才,內憂外患下,加速人才流失。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國人赴海外工作人數統計」,2015年赴海外工作人數共72.4萬人,其中,中國就佔了大半。

面對低薪,有愈來愈多年輕人選擇到對岸工作,不少人看準經濟起飛的中國,就像70年代的台灣,機會較多,可先搶先贏。

(圖/上海上班族;情境配圖非本文案例)

法蘭克(化名),是到上海工作兩年多的八年級生,私校中文系畢業,曾在出版社做編輯,起薪2萬5000元,讓他大嘆,要不是起薪太低,甚至找不到工作,也不會到上海去奮鬥,以下為他的第一手告白:若非在台灣找不到工作,我也不會選擇到上海工作,畢竟要捨棄原有生活圈,要有一定的決心。 我當完兵後進入職場,僅有私立大學學歷,第一份工作在小型出版社,月薪2萬5000元,因為沒有經驗,我也不敢挑剔。 但進去後,卻是無止盡的加班,被主管要求一個月內,編完半本書,且編採合一,既要採訪寫作,也要編輯。由於沒人指導,那一個月每天至少工作十幾小時,假日也要加班。 最後只好離職,後來投了好幾家媒體與出版社,根本音訊全無,只好先去書店打工,每個月領一萬多元,勉為其難在台北過活。 最後,有位在上海工作的朋友,介紹去大陸試試看。我在台北幾乎走頭無路,只好答應。 這是一間專做醫藥互聯網的新創公司,開的薪水同樣很低,只有台幣2萬8000元,職務是文案企劃,我已經待了兩年多,工作一樣辛苦,也時常加班,但看得當前途。 才兩年時間,就一路被老闆重用,從文案連跳三級,現已是部門主管,薪水達到1萬300元人民幣(約台幣4萬8000元),還有配股。 此外,年紀雖輕,老闆已授權主導與政府、企業對接的工作,案子金額往往都在百萬人民幣以上。 雖然,現在所領的薪水,扣掉飄揚過海的機會成本,薪資不算高,但是工作充滿挑戰,學習機會很多,這些都是金錢買不到的。 有時想想蠻難過的,在台灣沒有公司要我,到了上海,卻被異鄉人看上、重用我。如果可以,我也很想回台灣,畢竟還是有許多難以割捨之處,生活品質也比上海好。 我時常與同為台灣人的上海朋友聊及台灣的事,都認為機會真的很少,許多人都卡在上面,領一份死薪水過活,也很難往上升,比如文案小編好了,在台灣幾乎不可能兩年間被大幅調升。 台灣的職場,多數主管為保住位置,時常不下放資源,我不奢望主管幫忙,只求別成為工作上的絆腳石,就已是萬幸……。如果台灣有機會,我真的很想回來。

關鍵字: 勞動職場兩岸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