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淮南任內告別秀,火力全開,一次回應20年爭議

回應退休議題,彭老再說三遍:我會記得我講過的話!

文 / 林讓均   攝影 / 張智傑   2017-12-21

回應退休議題,彭老再說三遍:我會記得我講過的話!


彭老「告別秀」聲勢浩大!今天(12月21日)是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主持任內最後一場央行理監事會議與會後記者會,現場湧入超過百名記者、近30台電視台攝影機卡位,就是為了捕捉他「最後一堂星期四的課」之風采,這是彭淮南歷經四位總統、主掌央行近20年來的退休前告別秀。

(圖/媒體大陣仗捕捉彭淮南「最後一堂星期四的課」之風采)

央行理監事會一開兩個多小時,也讓會後記者會在下午近六點才開始。沒意外地,央行決定維持現有利率,也就是央行重貼現率、擔保放款融通利率與短期融通利率分別維持在1.375%、1.75%與3.625%。

彭淮南站在簡報螢幕前比劃各種數據,儼然是個誨人不倦的「彭教授」,歸納他對維持現有利率的解釋,主要有四個原因:一是台灣的核心通膨率(CPI)現為0.99%,當前通膨壓力與未來通膨預期都屬溫和;二是台灣實質利率水準「在主要經濟體中尚稱允當」,目前約為0.455%,是全球第三,僅次於印尼與泰國。第三個原因是產出缺口仍為負數。最後一個原因則為國際因素,央行認為國際經濟金融前景的不確性高,變數包括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分歧、美國經貿政策影響、貿易保護主義升溫與地緣政治風險升高。

由於這是他的最後一場「演出」,彭淮南特地在簡報最後一頁,感性地謝謝國家與長官給予機會為大家服務,並認為與「專業又敬業」的央行同仁一起工作近50年,是他平生最大的榮幸。由於明年1月2日就是他的79歲生日,現場媒體還端出大蛋糕,給他意外驚喜。

不過,被問及是否仍維持明年二月退休的規劃時,彭淮南直白回答「我會記得我講過的話!」(意即這是他最後一個任期,不續任),而媒體引用央行理事、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胡勝正的近日建言,問彭淮南是否考慮續任兩年,他再重申一次「我會記得我講過的話!」。

這句話真好用,他針對相關問題至少說了三次,還要記者回去查查他講過什麼話。

彭淮南未把話說明,記者乾脆追問是否有退休計畫,他高聲笑答:「退休就是退下來休息,哪還有什麼計劃!」至於外界最關心的接班人,彭淮南再度打太極,直接一句話「尊重總統職權!」。

嚴守分際,不踰矩發言,是彭淮南的本色。然而,面對涉及職權與業務內容的爭議,媒體更熟悉的「彭氏風格」卻是「有爭議必回應、有批評必澄清」。或許因為是最後一次,今天的記者會上,彭教授特別在簡報上準備了一個子題「外界關心之議題」,洋洋灑灑列了12點,並提出相關數據、逐項說明,可說是一次回應20年來,外界對他所主政的央行所提出的質疑。

最主要的批評就是「央行干預匯率」,一向自清「是市場決定匯率」的彭老,乾脆列出公式、案例來證明「是貿易條件影響匯率,而非匯率影響貿易條件」。解釋到一半,還數度嘆道「匯率何其無辜」。

他甚至在簡報上條列出「時間」「外界質疑」與「註解」,例如「2010年10月:有刊物以台灣會發生百年大泡沫為由,責怪新台幣匯率,結果大泡沫根本沒發生!」藉此回擊,還自己一個公道。

這位14A總裁回憶,他某天翻到一本金融期刊,作者也提出類似謬見,一查竟是某大學教授,讓他很擔心會把錯誤觀念傳給學生,「希望這些朋友可以回去多讀點書」「(這些)書賣完,人也不知跑哪裡去了……」。

在這場為時約一小時的記者會中,彭總裁還澄清「台灣早在1994年就跳脫『中產階級陷阱』」還有「薪資成長才能帶動物價成長」等質疑,並解釋台灣國際收支金融帳為何持續淨流出。

「每次說到金融帳淨流出,媒體就說流出的錢可買幾座101大樓……希望解釋完因果關係,下次不要再報導這麼大啦!」彭淮南的這堂「貨幣經濟學」上的嚴肅卻有梗,台下媒體忍不住竊笑成一團,因為彭教授回應的是哪些媒體報導、哪些人,大多心裡有數。

儘管有人笑道:「挖賽,這已經是民國幾年的事啦?總裁竟然還記得這麼清楚!」但,這就是一絲不苟、連年假都跑去加班,扛住央行20年的鐵桿總裁彭淮南。

關鍵字: 人物專訪經濟金融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