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要有空位方可盛水 陶行知的茶葉教育

文 / 一流人      2018-01-02

茶杯要有空位方可盛水 陶行知的茶葉教育


鮮為人知的茶葉教育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一八九一—一九四六)在推廣生活即教育時,在曉莊鄉村師範學校有過一段鮮為人知的茶實踐。

一百年前,陶行知在哥倫比亞大學求學,師從杜威等名師。一九一七年回國後,在國立東南大學任教授。十年後,他脫下西裝,告別城市,來到郊區,穿上布衣草鞋,創辦了曉莊鄉村師範學校。

學校所在地,有一片茶園,陶行知將其改造後命名為「中心茶園」,之後這個中心茶園展覽便成為學校的重要活動,列入曉莊鄉村師範學校的二十六項重要事務之中。中心茶園裡設有書報、棋牌,為師生,也為當地農民服務,有點今天所謂社區茶館的意思,陶行知親自指導。

在中心茶園,陶行知寫了一副流傳至今的對聯:「嘻嘻哈哈喝茶/嘰嘰咕咕談心」。在當時,那裡經常出現的情景是,西裝革履的訪客對面坐著一位蓑衣斗笠的農夫。距離彈琴人不遠處,真有好多牛馬豎著耳朵聽。陶行知請牛聽琴,還與牛同眠。

校舍不足,學生被分配到農家,陶行知也經常在農家住,有一次他醒來發現身邊睡著一頭牛。他對牛有感情,說:「吾鄉稱績溪人為績溪牛,人以為侮辱,我以為尊敬。因為牛是農家之友,沒有牛,我們哪裡來的飯吃呀?」

老百姓在家喝茶,都是單獨行為,把農民與學生集中在一起喝茶,就不一樣了。晚飯後,茶會鑼鼓聲一響,農夫、學生、老師從四面八方匯集到茶館,學生教農民識字,農民教學生生產知識。來這裡喝茶的莊稼人,把自己的務農調子哼出來,陶行知稍微整理,就變成了校歌。

曉莊鄉村師範學校的校歌〈鋤頭歌舞〉是這麼唱的:

手把個鋤頭鋤野草呀! 鋤去野草好長苗呀! 綺呀海,雅荷海。鋤去野草好長苗呀! 雅荷海,綺呀海。五千年古國要出頭呀! 鋤頭底下有自由呀! 綺呀海,雅荷海。鋤頭底下有自由呀!

雅呀海,綺荷海。

天生了孫公做救星呀! 喚醒鋤頭來革命呀! 綺呀海,雅荷海。喚醒鋤頭來革命呀! 雅荷海,綺呀海。革命的成功靠鋤頭呀! 鋤頭鋤頭要奮鬥呀! 綺呀海,雅荷海。鋤頭鋤頭要奮鬥呀!雅荷海,綺呀海。

這首歌很有生命力,一九九○年,在鄉村都還有人哼哼呢。

在曉莊鄉村師範學校,與教學相關的二十六項重要事務裡,還有「耕牛比賽」、「鐮刀舞表演」、「蓑衣舞表演」。為此,陶行知還寫了一副對聯:「和馬牛羊雞犬豕做朋友/對稻梁菽麥黍稷下功夫」。

南京北郊的曉莊以前叫「小莊」,陶行知改了一個字,他還把「老山」改為「勞山」,取勞力上勞心,日出而作之意。他的招生條件也蠻切合農村實際,要「拿得起鋤頭的男人,倒得了馬桶的女生」,那些倒得了馬桶的女生後來連蛇都敢捉。

他不歡迎少爺、小姐、小名士、書呆子、文憑迷。

學校廚房被陶行知命名為「食力廳」,他還將廁所稱為「黃金世界」,把圖書館命名為「書呆子莫來館」,把禮堂稱呼為「犁宮」……

我們沒有教室,沒有禮堂,但我們的學校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我們要以宇宙為學校,奉萬物為宗師。藍色的天是我們的屋頂,燦爛的大地是我們的屋基。我們在這偉大的學校裡,可以得著豐富的教育。

陶行知是徽州歙縣人,而徽州是中國最重要的茶產地,對家鄉的土特產—茶,他非常喜歡。陶行知說:「我們徽州的土產本來不錯,你看朱晦庵、江慎修、戴東原諸位鄉先賢,哪一位不是土產」、「譬如茶葉是家鄉的土產,我們徽州人是沒有不喜歡喝徽州茶的」。

陶行知在一九二七年寫有〈給徽州同鄉的公開信〉,裡面熱情地謳歌「我們徽州,山水靈秀,氣候溫和,人民向來安居樂業,真可謂之世外桃源」。他稱徽州是東方瑞士,要求徽州人起來為徽州做一個通盤的籌劃,建設和保護徽州萬年不拔之基,「不辜負新安大好山水」。

明清以來,徽州取代了江南,成為中國茶業的重鎮。陶行知寫過一首〈毛峰茶詩〉:「茶吞黃山雲霧質,水吐漕溪草木香。來客若是玉川子,多喝一碗又何妨。」

同是徽州人的胡適是茶商之子,他與陶行知不僅是同鄉,還同年出生,在美國讀同一個學校,且都是杜威的學生,當然也都是茶迷。胡適在美國讀書期間,多次寫信回家請母親幫忙寄茶葉,只是不知道有無與陶行知分享。

但陶行知這個名字,與胡適有關。陶行知最早叫「陶知行」,這個名字來源於王陽明的「知行合一」學說。「社會即學校」、「生活即教育」則來源於杜威的「學校即社會」、「教育即社會」。但胡適建議他說,你善於顛倒概念,為何不叫「陶行知」呢。胡適則自己把「胡適之」的「之」去掉。後來,陶行知寫了〈行是知之始〉,從此更名為「陶行知」。

陶行知愛喝茶,也喜歡用茶來喻物。他要求解放兒童時間時說:「現在一般學校把兒童的時間排得太緊,一個茶杯要有空位方可盛水。」

陶行知很看好茶館教育,多次說茶館對教育的影響。

社會即學校,要利用一切可能的資源來提高人民的知識水準。

「有這種思想,便可利用廟宇、茶館和每一個可能空的地方作為讀書班、討論群組,等等。我們的原則是盡可能少占用房屋。那個地方沒有房間可利用,就可以到樹蔭下去學習。較大集會可以在露天舉行。這個天然的大禮堂,實在是非常宏偉壯麗的。青天當做我們的屋頂,祖國的大地當做我們的地板,燦爛的群星守護著的月亮,則是為我們服務的明燈。」

有人不解,一個大教授,怎麼跑到鄉村去與農民打成一片,而不是在大學做教育? 陶行知說,中國以農業立國,農村人口占全國的八五%。平民教育是到民間去的運動,就是到鄉下去的運動。他的宏願是,「改造一百萬個鄉村」,「為三萬萬四千萬農民燒心香」。

隨時隨地教育,「大眾教育用不著花幾百萬幾千萬來建造武漢大學那皇宮一般的校舍。工廠、農村、店鋪、家庭、戲台、茶館、軍營、學校、廟宇、監牢都成了大眾大學的數不清的分校。客堂、灶披、曬台、廁所、亭子間裡都可以辦起讀書會、救國會、時事討論會。連墳墓也可以做我們的課堂」。

陶行知為一家茶館撰寫的對聯為:『為農民教育之樞紐/是鄉村社會的中心』。也因為,茶館有著流動的民眾。

「在這些地方,每次我們都遇得著一大群的人,今天的一群不見得就是昨天的一群。也有茶迷、戲迷是天天上同一的茶館,進同一的戲園而且還有一定的時候。我們也要抓住這些地方施以有意義的教育。車站上的展覽,碼頭上的壁報,電影院的新知識的插片,茶館裡說書的革新,戲園裡小丑

說白的諷刺,市集上的公共演講表演,都是流動教育的可以行動的例子。」

王笛寫有《茶館》一書,討論了一九○○至一九五○年成都茶館對民眾的影響,唐德剛與汪曾祺都談到抗戰期間他們在重慶與昆明茶館學習的情景,這些都印證了陶行知的茶館教育可行。

陶行知這種獨特的教育方式,在今天已找不到蹤影,也不知道今天的曉莊鄉村師範學校裡那片中心茶園還在不在?

本文節錄自:《民國茶範:張愛玲、胡適、魯迅、梁實秋、巴金……與他們喝茶聊天的小日子》一書,周重林、李明著,聯經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健康醫療生活品味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