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為了生活努力打拚、卻受到如此對待……

低端人口是什麼?那些你難以想像的中國社會悲歌

文 / 魯皓平      2017-12-06

低端人口是什麼?那些你難以想像的中國社會悲歌


上個月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由中國新銳導演馬莉所執導之《囚》所奪下。在致詞時,她特別提到,「感謝金馬,感謝評委,把這個獎給了我,因為像我或者像耿軍這樣的,可能都屬於待被清掃的『低端人口』,所以我覺得這個獎特別重。」

此話一出,當場獲得所有觀眾與評審一致性的大力讚揚,但在當時中國部分的轉播片段,確是硬生生直接被切斷訊號。

「低端人口」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封鎖一切訊息無所不用其極的中國官方,要極力抑制這樣的訊息向外擴散?而至今,還有非常非常多中國民眾,不知道北京所謂之「低端人口」,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驟變和苦難。

火災發生後 政府更雪上加霜

事件的起源是這樣的。2017年11月18日,在北京市大興區,一處公寓發生火災,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傷的嚴重慘劇,救災單位發現起火原因是公寓地下室之服裝工廠失火所導致,而死者多為服裝廠員工。加上鐵窗封鎖逃生路、電梯井相通、雜物堆放嚴重等的後果,造成這起人倫悲劇。

你可能以為,因為這樣的事件發生,中國當局會開始關注這群社會弱勢,加強消防安檢、肅清不合格之工廠、給予零工更妥善的安置環境與照顧……

但事實並非如此,北京當局反而開始採取激進「大掃除」的行動,在這個北京夜晚氣溫已經邁入零下的冷冽夜裡,驅除那些生活已經十分困苦的勞工。

很有效率地,北京當局所稱之「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在火災發生隔天就成立,政府開始大規模清查北京市內公寓、胡同、工業區角落等勞工主要活動地帶進行清查,以「安全」為名實「驅趕」之事。

強硬作法 就像外科醫師清毒瘤

這些被驅趕的人們大多沒有收到足夠的準備時間通知,彷彿居民們就是北京市的「毒瘤」,任由政府這位「外科醫師」想怎麼樣剷除便切割──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麼財產與資源的他們,對於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是最新上任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他冀望打造一個嶄新的「新北京」,期待首都能改頭換面,不要有社會弱勢、否決任何在治安角落的缺點,然後營造一個產業結構升級、經濟發展起飛、觀光客熱愛的場所──然而,就連紐約、巴黎等大城市都不會如此泯滅人性「抄家」,北京這樣的做為,無非最殘酷的悲劇。

而蔡奇的最大目標,是計畫將北京長住人口維持在2300萬左右,並且不要有爆炸性的增長。

官方文件上就稱「低端人口」

事實上,所謂的「低端人口」,不是這群被迫離家的人們在社群上對自己調侃的稱呼,而是在北京的官方文件中就曾出現過的歧視字句,例如「清理整治低端人口」字樣。

因為這些人們主要的工作,都比較屬於社會底層的行業,像是建築工、保安、警衛、清潔人員、快遞員、服務生、保姆、清道夫等等,普遍都是收入不高、學歷不高的角色。

這些人通常都是從外地來到北京打拚,他們離鄉背井、拋下家人與朋友,就是希望能在首都北京求個溫飽。

畢竟,在北京雖然物價高了些,但薪水普遍都比家鄉來的優渥、工作機會也多,為了掙更多積蓄回老家,他們會住在租金較低的區域、生活條件不甚完好的地帶,刻苦耐勞的奮鬥,期許有個漂亮的未來。

只不過,為了趕走這些「低端人口」,北京當局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斷水斷電 強拆強遷

首先,第一步是斷水斷電,接著再斷暖氣管線;第二步,強迫居民們限期離開,如果到期限內還沒有把該搬的東西搬走,會直接派員強行清理;第三步,若進行到拆遷步驟時還滯留不服,會以現行犯帶走,採取行政拘留。

居民們比較沒有立足點的地方,在於他們很多恐怕都是非法打工,或是在沒有營業許可的單位上班,以及在非法加蓋的房舍居住。

不過,政府如此強硬的行動不僅不符合《行政強制法》的法規,種種強硬手段也非常不人道。

於是乎,被趕走的「低端人口」只能默默回到老家,或是離開北京前往天津、唐山、保定等城市發展,但一手堅持努力的家就這樣一夕間灰飛煙滅,令他們有苦也不敢言。

在北京發生這樣的故事,難保不會有一天也發生在其他城市身上,如此治標不治本又強硬的方式,只會在風頭過後又有再度迸發的一天。現在人人自危的是,誰是下一個北京?而你我是否又是政府眼中的「低端人口」?

(圖片來源:todayonlinenytimesftqz

關鍵字: 兩岸要聞勞動職場全球焦點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