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號

跨時代觀點

仁心義路

文 / 周俊吉      2017-12-01

仁心義路


上月中旬甫結束的聯合國第23屆氣候變遷會議(COP 23)中,來自世界各地共195個國家代表在會中敲定各項行動方案共識,希望能夠完成在這個世紀結束前,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2度C內的階段性目標。

雖然美國現任總統堅稱氣候變遷「不存在」,但各種海水升溫、極端天氣……,乃至於氣候難民等議題,早已成為不容否認的全球顯學;影響所及,各國企業也競相標舉永續大旗,大力投入綠色趨勢,以求善盡企業公民責任,以台灣為例,上月下旬公布的「台灣企業永續獎」,至今已舉辦了十個年頭。

身處於這種舉世潮流之中,具備環保領域或企業社會責任(CSR)知識的綠領/CSR人才,順理成章躋身為年輕朋友們嚮往的熱門職缺之一,身價也隨之水漲船高,未來發展更是無可限量。只是,懂得辨識利害關係人、有能力與利害關係人溝通、可以清楚界定重大性議題、寫得出一本頭頭是道的永續報告書、開口閉口淨是CSR術語……,就稱得上是真正的綠領/CSR人才嗎?

答案可能值得商榷。上述種種,充其量是熟稔CSR相關工具的專門技術,並不等於深刻理解「永續發展」思潮的內涵與意義(sustainable development);更有甚者,有沒有可能在不明究裡、急就章或某些極端情況中,執行者只知CSR之形,卻絲毫不解CSR之義,只為CSR而CSR?

一本初衷 落實社會責任

最典型之例莫過於中國明清時代所採用的「股賦制度」(俗稱「八股文」),科舉取士的原意是突破門第之見、為國海選舉才,後來卻因為過度要求格式、以形害義,反而造成封閉僵化、箝制思想的後遺症,導致劣幣驅除良幣,出線者盡皆保守文匠、而非國之棟樑,直接影響清朝國運盛極而衰。

也就是說,任何主張或作法,我們都必須探究其背後所蘊含的真正意義,才有機會貫徹其良方美意,也才有可能因時制宜、甚至與時俱進,達成其初始所擘劃的終極理想與願景。

就好像筆者終生信仰的「企業倫理」與「企業社會責任」間的關係,前者為因、後者為果;前者是本質、後者則是具體面向與實踐細項;有了堅信不移的中心思想,自然就能兼顧各利害關係人權益,積極尋求與各利害關係人共生共榮的最大公約數,一如孔夫子所言的「存仁心、行義路」。

當然,許多直接從事「企業社會責任」的組織,並不見得都理解或信仰「企業倫理」,但這並不表示他們走錯路,只是需要更多的自覺與意識,確認自己持續往正確方向前進,適時適度檢視現行措施,甚至是不定期權衡或重設落實指標。

簡言之,若是你/妳也期許自己為自然環境、為身邊重要關係人、為後世子孫、為永續發展貢獻一份心力,請時刻提醒自己「莫忘初衷」!

關鍵字: 社會關懷全球焦點評論環保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