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號

兄弟接班〉台中精機董事長 挺過經營風波

黃明和:二代出過大危機,本來不是我接班

文 / 林珮萱蕭歆諺   攝影 / 賴永祥   2017-12-01

黃明和:二代出過大危機,本來不是我接班


台中精機二代接班人、董事長黃明和,原本不是父親屬意的接班人,在歷經四兄弟共同參與,挺過公司危機後,成功執掌經營。這個經驗,也啟發他對下一代接班的布局思考。

坐在台中總部辦公室內,台中精機董事長黃明和笑談今年9月份,到德國參加全球最大的漢諾威工具機展,收穫滿滿,到年底都是滿單生產,將衝上80億元年營收,預計到明年第一季前景樂觀。

隨後,他話鋒一轉,談起家族企業時變得語重心長,「很多人說家族企業富不過三代,很有道理,我們家第二代就出過大危機!」

台中精機是黃明和的父親黃奇煌於1954年成立,是中部知名的工具母機龍頭,全盛時期市值近400億規模。卻在1998年爆發財務危機,導致股票下市,公司負債67億元,直到2013年完成重整。

歷經15年波瀾,這段往事,身為二代的黃明和歷歷在目。走過大起大落,黃明和談企業傳承更有感,也讓他在規劃交棒給第三代的過程中,能避免錯誤,更有策略。

回顧過往,他直白地說,本來爸爸屬意的接班人根本不是他!

原是大哥接棒 無奈父子理念不合

黃明和是家中老么,有三位哥哥。大哥1942年次、學經歷很好,台北工專畢業又到日本國立東北大學念工學碩士,率先到美國為公司開疆闢土。二哥1944年次,同樣台北工專畢業。三哥1951年次,學的是商科。三位哥哥都比黃明和早進公司磨練。

排行最小的黃明和1955年次,讀淡江會計系,毫無工科背景,1981年後才進公司。他吐露,當年爸爸屬意長子接班,兄弟們也認同。

不過長期國外打市場的大哥,漸漸發現經營理念和父親黃奇煌不同,一度鬧得很不愉快,便離開公司,獨自在美國發展。

1990年台中精機股票上市後,以股票向銀行質押借貸,投資步伐積極大膽,輕忽了財務槓桿操作風險。

無奈,1998年碰到金融風暴,資金缺口過大,導致股價崩盤,被打入全額交割股。

家中事業遭逢巨變,連親兄弟都失去信心。二哥和三哥陸續退股、移民海外。結果反讓黃明和這位最不可能接班的人,順勢成為唯一接班人選。

當年台中精機進入資本市場化的主要推手,就是財務出身的黃明和。他感嘆,自己成也股市、敗也股市,「我沒有國外護照啦,有的話我搞不好也會跑掉,」他自我解嘲,那些年背負龐大債務的辛苦不言可喻。

黃明和的接班,看似一連串陰錯陽差之下的結果,但仔細觀察,他在內部歷練完整。從他進入台中精機,由專員、經理、協理,到副總、執行副總、總經理,基層一路上來。

1990年股票上市後,父親是公司董事長、二哥是副董事長、三哥是總經理。但大多數事情其實已由時任執行副總的黃明和負責執行。

黃明和比較,幾個兄弟之間,自己跟父親的個性相近,較常溝通聊天,「觀念和磁場較近,也比較少衝突吵架,」如今回憶起來,上下代的關係和諧也被他歸納為順利接班的重要因素。

歷經四兄弟共同參與公司經營,黃明和坦言彼此有過磨擦,「但家醜不外揚,」他強調一切都過去,卻啟發他對下一代接班布局的思考。

在他心中,繼承跟傳承有別,「繼承講的只是繼承遺產,重視分配。但傳承就很不一樣,要強調永續經營,」他強調,未來階段要走的路更需要穩扎穩打。

思考日後交棒 傳女、傳賢都是選項

黃明和如何布局第三代接班呢?

他有三名小孩,大女兒、二女兒和小兒子。他重視從小凝聚小孩的向心力,並根據專長跟性向,讓他們各司其職,也不排斥讓孩子的另一半參與公司經營。

大女兒黃怡穎,本來在英國讀書,先在外面工作五年後,2010年才進公司,女婿是淡江建築系,目前協助公司建廠事務;二女兒是家庭主婦,女婿是讀物理的,曾在台積電工作,近年被找進公司擔任研發;小兒子還未婚,在公司的國際處歷練。

但黃明和主張,不一定要兒子才能接班。觀念開明的他認為,可以傳給女兒。如果女婿能力很好,甚至不排除傳賢不傳子。

以他的孩子們為例,目前大女兒參與公司經營最有經驗。黃怡穎個性穩重,很有大姊風範,在總管理處學習處理事務,七年下來,表現不俗。

黃怡穎從英國學成回台,先後在會計師事務所、和外商車廠任職行銷,直到結婚後從台北搬回台中,才順勢回家裡幫忙。對於承接家中事業,她坦言心中抱有使命感,自認可以不顧興趣,也會想把家業做好。

她以自身經驗建議,接班人最好先出去工作三至五年,訓練職場同理心、傾聽一般員工的想法。若在自家公司從基層做起,員工對準接班人的態度還是會不一樣,不容易聽到真實心聲。

父女倆共處至今,黃怡穎看爸爸是很開明的人,對於她提議的新觀念,多半會接受。差異較大的是,上一輩重視人情,有時對員工在公事常會通融。但在外商公司工作過的她,重視制度規範,強調理性領導。

進公司後,她推動過一次績效獎金制度的調整。舊制是資深的人可以領較多,新制則要讓比例更公平。可想而知,這對老臣獎金受損最大。這時黃明和就會站出來支持,並私下找老員工談話,幫忙溝通。

是否需要拿出成績單來贏得內部認同?黃怡穎反倒認為不需要有壓力,期許自己先盡本分,不急於搶立戰功。反而花更多時間充實自己,像是外面開設的二代輔導培訓班,最近她剛去上過的人資課程等。

一代傳二代時的風風雨雨,目前邁入二代傳三代階段,台中精機正處在傳承磨合的路上。

何時會是最佳交棒時機?黃明和希望讓下一代擁有人事、財務、生產、製造和企劃等各部門歷練後,慢慢步入軌道,「我希望70歲後能退休啦!」培養接班人是已62歲的他,最重要的事。

關鍵字: 經濟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