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最佳原創歌曲兩項大獎殊榮

《可可夜總會》:死亡不是消逝,而是更活在記憶的浪漫

文 / 魯皓平      2018-03-05

《可可夜總會》:死亡不是消逝,而是更活在記憶的浪漫


你怕死嗎?你擔憂死後那個令人未知且黑暗的世界嗎?不過,對於墨西哥人來說,死亡並不可怕,它代表著是另一種形式的精神,也是永恆不滅的希望象徵。

在迪士尼皮克斯動畫所最新製作的《可可夜總會》(Coco)中,就是以已有數百年歷史傳統的墨西哥「亡靈節」為藍本,在這個形似萬聖節又與萬聖節有著截然不同意義的重要節日上,生者會搭建私人祭壇,然後擺放糖骷髏、萬壽菊等象徵死後世界的媒介,藉此超渡逝者、撫慰生者的心靈。

200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更將墨西哥亡靈節列為人類無形文化資產。

《可可夜總會》最令人驚艷的地方,在於它雖然所談論的是深刻嚴肅的生死議題,但它卻用一種可愛、親切、活潑、愉快的氛圍來描述,搭配滿滿墨西哥風情的音樂、最道地的美術風格呈現,這完全是部令人過目不忘、咀嚼再三,而後又能賺人熱淚的經典之作。

皮克斯動畫一直讓人熱愛的,是他們總是能在最微小的事物上,發現撼動人心的大真理,像是《玩具總動員》(Toy Story)中人與玩具間的情感、《天外奇蹟》(Up)追求夢想的初衷、《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探討內心的喜怒哀樂;觀眾會勾起心底的思緒,然後漾盪情感之漣漪,《可可夜總會》把這種豐富元素集結,交織出澎湃浪漫的喜悅。

生、老、病、死,這是我們每個人都必經的人生道路,縱使曾經年經、即便身體再如何硬朗,人人終究會有迎向生命終點的坎坷,但死亡有這麼可怕嗎?你覺得死亡,就是真正的消逝嗎?

可愛的骷髏世界、瑰麗奇幻的霓虹光彩、絢麗且燦爛的喜悅──在《可可夜總會》中的死後世界,就是如此繽紛、艷麗動人──死後的世界也有音樂、也有迷人的文化禮俗,它告訴我們死亡並不是消逝,而僅是用另一種形式的追憶,長存在生命的旅途中,更活在記憶的浪漫。

電影用大量的墨西哥文化,去彰顯這部電影應有的趣味和風情,拉丁文化、家族傳統、墨西哥美食、音樂熱情等都表露無遺,主角男孩家中的製鞋業基礎,也是墨西哥最引以為傲的傳統工藝,如果你個熱愛墨西哥文化的影迷,動畫中的每個細節都絕對能引發共鳴。

事實上,《可可夜總會》的城市背景,正是建立在墨西哥的瓜納華托(Guanajuato, Mexico)。瓜納華托在1554年時便興起,它是歷史上第一個白銀開採地,保留許多百年前西班牙殖民時的建築和文化;白銀的開採使得當地日益繁茂,五顏六色的建築在山谷間興起,這個自然又人造的美景成了電影的藍圖。

音樂和夢想,是電影中無可取代的關鍵元素;記憶和懷念,是貫穿全劇的核心概念;而親情間相互扶持、彼此依偎的那種牽絆──種種不可挑剔的細節,都讓這部電影的高度更上一層樓,得下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最佳原創歌曲兩項大獎殊榮根本是實至名歸!

《可可夜總會》從籌備到完成,一共花了6年的時間,導演李安克里奇(Lee Unkrich)(《玩具總動員3》導演)表示,一開始皮克斯決定要發展這個故事,就花了3年的時間在墨西哥做各種研究。

「我們參觀了墨西哥的博物館、市場、廣場、工廠、教堂、莊園和墓園,也走進了傳統的墨西哥家庭裡,與他們一起吃著他們愛吃的食物、聽他們的音樂,了解他們的生計和傳統。最重要的是,我們目睹了他們對家庭的重視。」

因此,這個墨西哥最盛大的節慶被忠實地搬進動畫,從一張張精美的紙雕、莊嚴神聖的祭台、指引亡靈回家的萬壽菊和逗趣又可愛的骷髏裝扮,輕易引領觀眾進入亡靈節生動熱鬧的氣氛中。

而皮克斯考究的還不僅如此,就連小男生彈奏吉他的位置、手法都相當真實,導演說:「我們錄下許多音樂家的畫面,以便精準完成手指如何移動和彈奏的畫面。」

《可可夜總會》完全抓住亡靈節的精髓,透過主角男孩的冒險故事,描繪出了燦爛有趣的亡者世界,其中沒有任何的恐懼色彩,有的只是對亡者的愛和敬意,這也是萬物生生不息的精神延續。

關鍵字: 電影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