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相愛相親》專訪

張艾嘉,用愛情寫下的生命淬煉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11-14

張艾嘉,用愛情寫下的生命淬煉


從1970年代起便活躍於音樂、影劇圈的張艾嘉,總是有著能激盪觀眾心底澎湃的堅持與悸動,她善於用細膩的情緒語言、扣人心弦的觀察眼光,交織出一幕幕讓人回味再三的故事,貼近生活,而又讓人久久不能自己。

從演員、編劇到導演,張艾嘉不斷的在她生命歷程中陶冶對人性的思考與領悟,無論是剽悍女警、職場女強人或流露母愛的親情,大概很少女性能在身兼數職的強大壓力下,讓作品品質無一不令人驚艷。更榮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最佳女主角、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等殊榮。

繼《20 30 40》後,她再度自編、自導、自演談論三代女性愛情、親情情感的《相愛相親》,張艾嘉笑說,「希望觀眾對愛情能有更多的反思、仔細思考什麼是『真愛』。」

三代愛恨糾葛 平實又撼動人心

《相愛相親》所描繪的故事,執著於三位不同年齡段的女人的愛情故事,首先是年近30的女兒薇薇(郎月婷飾)已到適婚年齡,愛情面臨被「過去」陰影介入的危機,工作也無法獲得母親理解;慧英(張艾嘉飾)則是即將退休的中年女性,她承擔著自己母親過世之後的一切安排,和丈夫之間相互依賴卻有情感溝通問題;至於年近90的姥姥(吳彥姝飾)孤獨生活幾十年,卻因為慧英突然造訪,勾出一段昔日心酸戀情。

三代女人因為同一事件產生交集,卻牽扯出不同的生活與愛情觀。有人長相廝守、有人相信一句話的諾言,而後在信任、陪伴、等待的承諾下,勾勒出種種辛酸無奈的遺憾、感慨。

張艾嘉說,《相愛相親》和《20 30 40》最大的不同,主要是《20 30 40》那時候其實技巧真的還沒那麼純熟,不同階段的心態,而格局也比較小一點,「我希望新的作品可以更貼近大家的生活,更融入在家人、家庭、愛情的點滴中,因為現代的電影充滿了暴力,缺乏家庭的愛。」

愛要從心感同身受

她說,這部電影當初最原先的劇本,是位成都女孩游曉穎自己所撰寫、完全是她成長過程中刻骨銘心的故事。在接到劇本後,張艾嘉便大為感動,自己開始與游曉穎花了很多精力改編、修飾,近乎是每一場戲都重新著墨。

「很多情感的東西,必須從導演的角度去看整件事,無論是出發點或經歷過的感觸,發展是什麼、反應是什麼,從細膩的描繪下做隱喻或明喻。」

因此,觀眾會有滿滿的啟發,而故事前後左右的連動、映襯,她就是能掌握住女性心底最細膩的觸動。

畢竟現代人的愛情,崇尚速食主義,人們不會花太多的精力或情感在培養與堅持的關係上,在老中青三代的對比下,更顯早年那種難能可貴的愛情堅定。她將現代女性的隱晦、無法聲張的情感壓力表現得淋漓盡致。

張艾嘉:愛情是我生活上的動力

張艾嘉利用一個家庭事件對於三段情感的闡述,每個角色都有不同關於愛的表達,包括了年輕世代郎月婷跟宋寧峰充滿激情,只求現在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中生代的感情由張艾嘉、田壯壯這對夫妻來詮釋,就是婚姻如行雲流水只求安穩的生活;而晚年的吳彥姝則是一生只守候一紙婚姻,也是全片最令人淚崩的地方。

張艾嘉不諱言地說,「愛情是我生活上的動力,我兒子有空就會跟媽媽說『我愛妳』,」不過她話鋒一轉,笑談,「但我先生這10年來好像愈來愈少跟我說了!」

用盡全力做電影 不輕易鬆懈

64歲的張艾嘉,至今還是不輕易言退,雖然電影製作過程非常辛苦、身兼多職的她還背負著比一般人更大、更重的責任,「我做電影,沒有一刻是鬆懈的,在獲得這麼多的經驗累積、醞釀後,電影總是能帶給世人真正有學習、改變的力量。」

電影《相愛相親》劇本歷經4年才完成,故事溫暖動人充滿愛,張艾嘉以她慣有的細膩手法將自己的體驗融入到影片當中。

她笑說,「雖然真的太忙了,但有時候是一個滿認清自己的狀況,我不會太過驕傲也不會太過自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能夠做多少、做到什麼程度,是真的覺得很過癮。不管在哪,都會很用心地去做,絕不會勉強自己。」

隨著在金馬《相愛相親》以7項入圍的莫大成功,不僅在最佳劇情片獲得肯定,連帶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原著劇本等鼓舞,都讓張艾嘉奠定她想要繼續做文藝類型片子的基礎,特別是在這個大環境下,製作電影面對的種種考驗。

她有感而發地說,在華人的電影圈子內,很多人其實都比較傾向好萊塢的作品,這是美國在文化上的軟實力、也是種軟文化侵略,若論排片量,外國的片子一定超過50%以上,這使得許多好電影愈來愈難被看見、少了外界目光。

張艾嘉說,「觀眾是需要培養的,而我相信只要能來戲院看,我就一定不會讓觀眾失望。」

關鍵字: 電影專訪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