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醫師將「冷板凳」坐熱、宅男宅女不善交際,最愛麻醉科

深入《麻醉風暴》 看麻醉醫師的第一現場

文 / 滕淑芬      2017-10-27

深入《麻醉風暴》 看麻醉醫師的第一現場


公視醫療劇《麻醉風暴》,以麻醉科醫師為主角,讓大眾注意到手術房裡常被忽略的重要角色。

醫療劇反映現實,男主角超時工作、沒睡飽、黑眼圈很重的過勞現象,讓外界懷疑麻醉科會不會繼「內、兒、婦、外、急診」之後,成為醫界的「第六空」?

(圖/由黃健瑋飾演的麻醉醫師,在劇中因經常超時工作,表現出精神不濟的樣子)

有醫師以開飛機來形容麻醉工作,飛機起飛和降落是最易出事時刻。麻醉亦然,先要讓病人睡著,不覺疼痛,手術才可順利進行;術後還要讓病人醒來,證明手術成功。

和開飛機不同的是,一位機師只會駕駛一架飛機,麻醉醫師同時要照顧好幾台手術,到底多少台才算合理?

台灣麻醉醫學會秘書長、萬芳醫院麻醉科主任戴裕庭說,目前學會會員約1100人,根據衛福部規定,每位麻醉醫師每年最多只能做1500例麻醉,以200個工作天計算,一天平均7.5例,比美國的700多例高太多。合理至少應降至1200例,一天平均6例。

台大醫院麻醉部主治醫師王明鉅說,手術有大有小,平均約在2~6小時,醫院考量人力成本,除非是開腦、開心大手術,很難讓一位麻醉科醫師從頭到尾守一台手術,加上還有住院醫院、麻醉護理師在旁協助,一位麻醉科醫師同時「監看」四台手術是合理的。

幾年前,台灣確實發生過麻醉醫師荒。2011年監察院調查發現,2005~2009年間,全國健保特約醫院每年申報的全身麻醉件數有159萬件,麻醉醫師每年平均執行2002例全身麻醉,麻醉醫師面臨超時、超量及超限工作、人力不足、區域失衡等窘況。監察院也要求衛福部限期改善。

衛福部因此放寬員額,麻醉醫師的人數也從2000年的634人,逐年增至2013年的1118人,成長76%,且近9成在醫院執業。

衛福部的調查也顯示,麻醉科住院醫師單週平均工時約60.6小時(評鑑規定上限88小時),每日工時小於12小時者占98.5%,兩次工作間的平均休息時間為18.7小時,相較其他專科,勞動條件已逐步改善。

即便條件相對好,「但麻醉科分秒必爭,」台大醫師王明鉅形容,內科醫師慢性病人多,時間以天為單位,外科醫師是小時,唯有麻醉醫師是以分秒計算。

(圖/麻醉醫師在手術間容易看起來置身事外,但其實隨時都在監控病人情況、分秒必爭)

開飛機怕遇亂流,麻醉醫師最怕手術中病人突然發生體溫上升到攝氏41度、致命的「惡性高熱」狀況,或是血壓、心跳瞬間直落,可能休克等急性變化。遇到這些無法預期的危機,麻醉科醫師僅有十幾秒的應變搶救時間,神經緊繃,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麻醉醫師沒有開機、熱機時間,隨時都在備戰狀態,幾乎每天都在處理生死交關的緊急狀況,」王明鉅說。

麻醉科和急診醫師很像,沒有門診病人,是沒有名醫光環的幕後科。「病人醒來,麻醉工作就結束,」中山醫院麻醉科醫師朱益宏說,優點是輪班,按時上下班,可好好安排生活。缺點是病人普遍不知誰為他麻醉,會有失落感,也有不少醫師轉向開疼痛門診。

這種高壓且低成就感的科別,是否會招不到新人?

沒想到,幾位資深麻醉主治醫師的觀察卻頗出人意外。王明鉅說,很多年輕宅男宅女不喜歡跟病人接觸,寧願和病理標本、電腦影像講話,就會選擇麻醉、病理、放射等專科。這幾項醫學專業跟病人的互動低,就算探視病人,僅需十幾分鐘,走出醫院大門,就不用牽腸掛肚了。

衛福部統計近三年全國麻醉科住院醫師招收率高達九成以上,穩定成長。

「社會氛圍變了,不用擔心麻醉科是第六空了,」萬芳醫院麻醉科主任戴裕庭說,他執業二十年來,麻醉科都是人才流失的困難科,住院醫師常招不滿,但2016、2017年萬芳麻醉科招募59名麻醉住院醫師不但滿額,還有備取,讓他覺得很訝異。

雖然新人對麻醉科頗有好感,似乎將冷板凳坐熱了,但持續性頗令人擔憂。不少醫學中心留不住資深的主治醫師,因為要進手術室麻醉、研究和教學,且教學都為義務,不少人選擇離去。

約末半世紀前,還沒有麻醉專科的年代,麻醉工作多由外科醫師施行,外科醫師就是老大,台大醫院曾有三任麻醉部主任由外科醫師擔綱,讓不少麻醉醫師感嘆矮人一截,大唱「不如歸去」,轉向疼痛門診,不再踏進開刀房。

戴裕庭開玩笑說,早年是外科主導一切,現在他不敢說麻醉科是老大,至少不是老么,尤其現在醫療糾紛頻傳,醫學專科分工細,每個專科都要為自己負責。

麻醉醫師由冷到熱,二十年風水輪流轉,《麻醉風暴》醫療劇讓民眾了解麻醉科與外科的恩怨情仇,也同時看到並肩作戰的情誼。

(圖/麻醉風暴2粉絲團劇照)

關鍵字: 職場醫療百科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