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F究竟是什麼?跟你我有什麼關係?

這東西彭淮南擋「一輩子」 沒有討價還價餘地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蘇義傑   2017-10-27

這東西彭淮南擋「一輩子」 沒有討價還價餘地


全球14A總裁罕見說重話!即將在明年二月退休的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任內最後一場立法院財委會業務報告時,明確表態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在國內「一輩子不會開放!」「至少任內不開放!」以此強硬回應民進黨立委余宛如的質詢。

NDF到底是什麼?NDF(Non-Delivery Forward)是一種可避險的遠期外匯商品,相對DF(遠期外匯)等同類商品,NDF因無須以本金交割,採現金差額交割,只需以「合約議定匯率」與「到期匯率」之間的差額進行清算、交易。

如此一來,購買NDF可以低成本、高效率進行避險交易,但也因以小搏大的槓桿特性,被批評容易產生投機、炒作的可能性。

NDF被國際禿鷹當成狙擊貨幣的武器,最典型案例就是20年前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彭淮南恰巧在這當口臨危受命、接任央行總裁,當時國際投機客大量炒作NDF、狙擊亞幣,人民幣、韓圜與泰銖,韓國政府甚至面臨破產,台灣也沒好到哪去,曾一天被搶購數億美元的NDF,導致台幣連番重貶。

彭淮南接任三個月後、隨即於1998年5月連發三道外匯禁令,其中一個就是禁止國內銀行承作NDF業務。

鐵腕力阻NDF,也成了彭淮南上任後第一個重大政策。儘管當時質疑聲浪不斷,例如干預匯市自由化,他也被冠上「外匯殺手」封號。但台灣卻能在亞洲金融風暴中全身而退,彭老一戰成名,該政策也算得上一大政績,備受國內外肯定。

但禁止國內銀行承作NDF,首當其衝的就是有外匯避險需求的進口商與金融機構,必須繞道香港、新加坡等鄰近的銀行業者,拉高了交易成本;儘管仍有DF(遠期外匯)、選擇權與換匯交易(SWAP)等外匯避險手段,但阻擋NDF仍被業界認為有違國際趨勢。

多年來,國內金融業只能看著數千億的NDF商機被外銀整碗端走。終於,在2014年9月有了轉機。在金管會「金融進口替代」政策鼓吹下,央行開了「小門」,放行本國銀行海外分行申辦新台幣NDF業務,然而仍三令五申「只避險、不套利」,並設下但書,諸如「總量管控、不得超過總外匯部位1/5以上」「可在海外做,但不得在國內進行拋補」。

然而,至今獲准承作NDF的國銀海外分行不過兩、三家,放行規模仍然很小。「從常識來看,如果有一個國家的央行,把20年前的危機事件,解釋成為現在的金融市場政策施行理由,有誰會認為這是正常的行為?」此次質詢NDF議題的余宛如,隔日在臉書上發文,直指央行球員兼裁判,已成為少數能宰制台灣外匯市場的金融大鱷。她強調,NDF能否開放已非重點,重要的是央行應該放手讓外匯金融市場自由化、正常化。

「總裁的擔心,其實不無道理!開不開放NDF,或許已涉及國安層級!」一位國銀高階主管表示,站在金融業的角度,當然希望商品愈多愈好,才有空間賺取手續費,但商品愈多也意味套利、炒匯疑慮愈大。且NDF會「助漲助跌」,例如投資人看空新台幣、買美元NDF,賣出NDF的銀行必須在即期匯率的現貨市場買回美元部位,這種「拋補」的過程,等於加大新台幣的跌勢。

為何涉及國安層級?一旦NDF受國際投資客蜂擁交易,可能造成新台幣匯率劇烈波動,連帶引發股票與期貨市場骨牌效應,尤其台灣又屬易受影響的淺碟市場。

加上近年TRF(人民幣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讓投資人血本無歸的殷鑑不遠,引發國人對外匯避險工具的強烈質疑。此時,更不可能立即開放NDF。

NDF開不開放,一吵20年,曾有媒體形容NDF是彭淮南的「阿基里斯腱」,是總裁生涯中最碰不得的罩門。25日,立委曾銘宗詢問「任內最開心的事」,彭老表示「全球兩次金融危機,我國受到的影響相對少,是最寬慰的事!」一句話點出彭淮南頗滿意當年的決策,任內當然不可能改弦易轍。

回顧NDF爭議,各界應回歸問題核心:「台灣外匯市場是否夠健全、承受得起進一步開放的代價?」「後彭淮南時代,央行的匯率政策怎麼走?」這些,才是影響你我荷包的大哉問。

關鍵字: 財經人物金融經濟國際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