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逃出絕命鎮》團隊最新力作

《忌日快樂》:你會如何過生命的最後一天?

文 / 魯皓平      2017-10-19

《忌日快樂》:你會如何過生命的最後一天?


我們無法預料生命的終點、也無法選擇我們要安息的方式,但若有機會一再重演你的最終生命旅程,你會如何謹慎、慎重,甚至是最無憾的方式活過那一天?

就像是1993年比爾莫瑞(Bill Murray)的《今天暫時停止》(英語:Groundhog Day)、2014年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的《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甚或是今年初柔伊德區(Zoey Deutch)的《還有機會說再見》(Before I Fall),在這類時間輪迴上的題材雖然不算新鮮,但能夠用驚悚、黑色幽默又喜劇呈現的傑作,《忌日快樂》(Happy Death Day)絕對是上乘之選。

扭曲時空一直以來都讓說故事者深深著迷,建構一個時間循環也是許多電影經常採用的敘事手法,也就是讓片中的角色不斷重複經歷同樣的幾個小時或是幾天的時間,這個循環讓故事的主人翁懷抱著打破這個重復循環詛咒的希望。不同類型的許多部電影都曾經巧妙並成功地運用這種敘事手法,《忌日快樂》更發揮的淋漓盡致。

曾經成功製作、且善於以小成本行銷大口碑的Blumhouse製作公司,這回繼《鬼入鏡》(Paranormal Activity)、《分裂》(Split)、《逃出絕命鎮》(Get Out)之後,再度打造這部扣人心弦、懸疑滿分,卻又毫不失劇情深意的《忌日快樂》。

觀眾們會深深被劇情張力所震懾,而後在那完全沉浸於抽絲剝繭線索脈絡的想像中,拼湊這無限輪迴中的詭譎真相。

故事描述,一名原先對生活沒有目標、渾渾噩噩過人生的女大生,在一日遭神祕且莫名的殺手謀殺後,一覺醒來又是上演著相同的生活,而她似乎必須在這無限輪迴的重生過程中,找出真正的兇手,更發現她從來沒有想過的未來……

在這個場景不多、演員不多,情節也幾乎是一樣的生活細節裡,導演克里斯多福藍登(Christopher Landon)卻能用這有限的框架,玩味出超乎你我想像的逗趣,他善於利用一遍一遍重複的細節,綻放每一次都讓人感到新鮮的魅力,於是這樣規律的節奏反而成了一種默契,而且更有魅力。

試著想像,當原本平凡無奇的人生日常、每一個在生活週遭微不足道的細節都被放大時,你會發現多少你根本未曾注意的新奇?你又錯過了多少人事物的一切?

年輕新演員潔西卡羅瑟(Jessica Rothe)絕對是本片最大亮點,雖然在本片之前尚未有代表作演出,但《忌日快樂》無疑是讓她的演技大放異彩,除了外貌出眾、氣質令人印象深刻外,她充滿層次、交織不同情緒的深刻演技,著實令人目不轉睛。

就連導演都大讚,「潔西卡演得真的很棒,她的角色在片中有很大的轉變,她一開始是一個顧人怨的機車女,但是她也必須展現出她脆弱的一面,因為她必須思考她的人生該怎麼過,除此之外,她必須不斷地被一個不知名的殺手驚嚇和追殺,最後還得對自己產生信心,鼓起勇氣向兇手反擊。她的演技真的是好到沒話說,而且在片中展現了各種不同的情緒。」

潔西卡自己都說:「我最喜歡的劇本是讓角色彷彿真的能夠從頁面跳到現實世界,勾起你的情緒反應,並且讓你完全融入角色的人生。這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劇本,它完美地結合了幽默感、恐怖元素、動作場面和感動人心的故事,這種劇本並不常見。」

這部運用蒙太奇手法拍攝而成的作品.舉手投足的每一個細節都毫不馬虎,雖然是定義為驚悚片,但它卻穿插了許許多多爆笑的笑點,讓觀眾在緊張間也能調劑一些輕鬆氣氛,像是五花八門的死法、歇斯底里的個性、崩潰且無奈的感慨,女主角和每一位同學之間的互動,都成了微妙的發展。

雖然恐怖片和喜劇片幾乎有著天壤之別,但是也有很多相同之處。鋪陳恐怖片的驚嚇點其實和鋪陳喜劇片的笑點很像,如果你能夠找到同時能夠讓人驚嚇和大笑的節奏,然後不斷在這兩者之間輪流替換,那對觀眾來說就會是很好玩的觀影經驗。

最成功的是,《忌日快樂》總是有許多讓觀眾一看就過目不忘的元素,像是嚇人的嬰兒面具、戰慄又不安的配樂、根本幾乎洗腦的手機鈴聲,不到最後一秒,你根本永遠不知道未來會怎麼走,而且事實的真相更令人恍然大悟。

這部電影很好玩,雖然有時候很恐怖,但是絕對不會把故事看得太認真,女主角肯定是這個新世代的尖叫女王,她從一個很機車的受害者轉變成一個強悍的女英雄,這是觀眾在電影中很少看到的角色。

導演說:「這部電影充滿了大家通力合作,試著拍出一部最好看的電影的精神,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能把這部電影拍成一部看了就忘記的恐怖片,片中有愛情故事,有很重要的人生課題,而且充滿了巧思。」

關鍵字: 電影藝文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