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甘味食堂紀之善 廿年間的時光流轉

文 / 一流人      2017-10-28

東京甘味食堂紀之善 廿年間的時光流轉


神樂坂 紀之善

早上出門去「紀之善」的時候,灑在身上的陽光讓人感受到春天的氣息,從電車往外望,心情自然而然變得明亮,不由得覺得,今天或許會遇到什麼幸運。

在飯田橋的車站下車,走到斑馬線等紅燈的時候,「紀之善」的招牌就高高掛在藍天之中。看起來是從自家大樓的屋頂往外突出來的,招牌上面畫著可能是紅豆湯的附蓋子的碗。我一直不知道這地方居然會掛著招牌,但說是不知道,我來「紀之善」也才第二次或第三次而已。

在春日耀眼的陽光之中走過班馬線之後,就往位於神樂坂入口旁邊的「紀之善」走去。開店時間是十一點,我在剛好開門的時候抵達。看似店員,個頭有些嬌小的大嬸正在入口把地毯移到正確的位置,注意到我之後,說了聲「真抱歉,請進請進」,就走到我身邊。不過,我在進入店裡之前,通常會先看看展示櫃,所以回了句不用不用,我先在這裡看看就好,大嬸就說:「這樣啊,那請您慢慢看」,就走進店裡。我看到展示櫃裡有餡蜜、蜜豆以及該店人氣商品的抹茶巴巴露亞。明亮的光線射入玻璃杯裡,將草莓餡蜜的樣本映得閃閃發亮。儘管不是真品,光看到這個也覺得春天來了,也因為春天就該點草莓餡蜜而心花怒放。

(圖說:穿著白色、灰色圍裙的人很親切又很溫柔)

這次是跟朋友約見面,所以我先到店裡等。走進店裡,整間店的人都在包裝外帶的抹茶巴巴露亞。我要等朋友來才點餐,所以就先坐在店裡看看環境。

(圖說:順手就買了抹茶巴巴露亞,滋味真的太美妙!)

老實說,剛才走進店裡的時候,覺得有點突兀。以前來的時候,這間店更為小巧玲瓏,細長的走道兩旁只有六張桌子,得跟鄰桌的人肩碰肩吃甜點,但現在的店面變得很深長,而且連二樓都有了。雖然是我自己的猜測,但這間「紀之善」已經變成很受歡迎的甘味處,也因為客人越來越多而擴充了店面吧。我問端茶來的店員,最近是不是有改建,不過店員回答:「說是最近,其實也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看來我很久沒來這裡叨擾了。我應該是覺得,既然是這麼有名的店,來了也沒辦法進來店裡,所以就一直沒來吧。二十年的確是很久,但二十年都沒來也不是不可能。這段足以讓小寶寶長大成人的歲月雖然很漫長,但自己的人生已度過二次二十年,所以二十年也不是那麼值得驚訝的漫長歲月了,或許我已經進入不需在乎歲月的狀態了。

朋友點了核桃紅豆湯,我則點了草莓餡蜜。既然草莓餡蜜這麼耀眼,今天點它準沒錯。端上來的餡蜜裡不惜成本地鋪滿了像是甘王(註一)的巨大草莓,完全看不到底下的寒天與蜜豆,遠比擺在店門前面的樣本還要氣勢驚人。這種店現在已經很少見。草莓很美味,寒天也很有寒天的味道,紅豌豆的豆味十足,整體非常美味。

(圖說:餡蜜)

(圖說:紅豆豆寒天的鋪排很秀逸,味道當然也很棒。)

雖然順序有點顛倒,坐了很久的我們點了釜飯,她點的是雞肉釜飯,我點的是蝦子釜飯。一如店員所說「要花二十分鐘左右」,端上來的釜飯的確冒著現煮才有的蒸氣。掀開有點歷史的木蓋後,猶如鮭魚般粉紅的蝦子以及淡綠色的豌豆將整碗釜飯點綴成春天,而且配料鋪得滿滿的,整個就是不惜血本的感覺。蝦子跟豆子都沒有怪味,是非常清爽的味道。白飯的量有兩碗左右,讓我們兩個都吃得非常飽足。

(圖說:掀開釜飯蓋子的瞬間有點緊張)

我完全記不得二十年前是跟誰來,點的又是什麼,不過經過二十年之後,店雖然變大了,但地點依舊沒變。二十年之後來的我,跟二十年前不認識的人在這裡邊笑著聊天,邊吃著依舊美味的甜點。

或許人生就是不斷地重覆這種事,而這或許就是最完美的幸福。

註一:福岡的草莓品種。

(首圖圖說:草莓的鋪排很新穎,是插在紅豆餡上面的)

本文節錄自:《東京甘味食堂》一書,若菜晃子著,許郁文譯,馬可孛羅出版。

關鍵字: 旅遊飲食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