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如何支持農民

文 / 一流人      2017-10-26

挪威如何支持農民


挪威人與丹麥人在維京人發現北美洲時已在養牛。當時最有價值的產品是奶油,被用來作為貨幣以及付款方式。(註一)

挪威的民族情感在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上升時,城市的知識分子瞭解,國家與古代維京人的最親密連結是透過農民,因為維京人大部分是農民,而在遙遠山谷中的家庭農場仍持續實行古代挪威人的慣例。

一九五九年我第一次到挪威時,仍有約二十萬農民,但現在的人數約只有當時的三分之一。中央政府預先考慮到這個趨勢,開始發展文化及教育計畫,以強化鄉村生活。在我和貝蕾特第一次去某個偏遠山谷滑雪度假時,看到這個計畫的早期徵候。我們滑到當地的農莊會所,和當地農民一起觀看一部由巡迴文化工作者帶來放映的電影。

政府的計畫奏效:將近四分之一的挪威人仍然住在城鎮之外。大部分的農地仍在耕種,併入剩下的農場。法律要求農地必須繼續為農業所用,而且農場主人必須住在那裡,這保護農地免於落入開發商之手。結果,挪威的農業現況仍是家庭式農場。

機械化與施肥表示產量增加,而挪威的農場讓他們的國家在動物製品上自給自足,雖然在穀類上不足。轉換為有機農業是漸增的趨勢。(註二)

農民從所有能夠找到的地方僱來幫手──波蘭、土耳其,甚至遠到越南。農業「實習制」提供美國學生及其他人體驗挪威的機會,以免費食宿交換收成產量。

全球化與企業化農業在幾個國家重挫家庭式農場,挪威農民因此覺得自己受到威脅,並依靠支持農業的政策。他們對歐盟非常不信任。比起OECD 的其他國家,挪威農民的收入有較大比率是來自政府補助,這反映出國家投注在食品安全與傳統上的重要,儘管有生長季節短與國際競爭的挑戰。

儘管如此,對於補助多少才是正確的金額,辯論依然激烈。根據《國族》(Nationen)日報(註三)報導(註四),農業補助在一九八○年占全國預算將近百分之七,但到了二○一○年下降到百分之一.三。多數農民從事其他工作以補貼收入,例如捕魚或伐木。光靠農業的平均收入只有二萬二千美元。然而,那個平均值包含挪威人稱為幾乎沒有產能的「玩票」農民。(註五)

農民也有兩個工會。他們一起和政府談判年度農業行銷協議。兩個當中較大的工會「挪威農業協會」(Norges Bondelag)有六萬一千個會員。協會成立於一八九六年,在一九二○年創立其政黨,稱為農民黨,現在稱為中間黨(Centre Party)。今天,稱為中間黨的政黨雖然大部分成員仍是農民,但已和工會分道揚鑣。它在二○○五年加入社會主義左翼黨及工黨組成政府。  

挪威農民與小農工會(Norsk Bonde- og Småbrukarlag)成立於一九一三年,約有七千個會員。它並不附屬於任何政黨,而且聲明它的主要價值在於團結與平等。它透過與南營(global south)農民的計畫方案來實踐團結。  

這個較年輕積極的農民工會在政府的行動與農民的需求相抵觸時,願意訴諸非暴力直接行動。二○○五年,挪威農民與小農工會為抗議跟政府的協商破裂,把牛奶倒在街上、封鎖麵粉廠的入口以阻止麵包的生產、傾倒糞肥、將牛群牽到政府機關大樓前面、以拖拉機阻塞高速公路,並暫時綁架郡長。  

在瑞典,政府也有支持農業生存的責任。它確保農民有機會維持和其他族群的相同收入。政府和約有十五萬個會員的農民工會磋商。

農民極度忠於合作社作生意的方式。上溯到一九一五年,挪威農民組成一家信用合作社以取得新的貸款來源。它的會員已成長到約一萬二千人。

大部分的挪威農民(約五萬人)擁有處理並行銷他們產品的合作社。合作社生產挪威幾近全數的牛奶、半數的乳酪和百分之七十的雞蛋。木材仍是挪威的主要工業,木材合作社生產百分之八十的木材。合作社有一萬七千個會員處理農產品的加工與行銷。(註六)

瑞典的農民也成立合作社來處理並行銷他們的產品。百分之七十五的瑞典農產品透過他們的合作社銷售。(註七)大部分的瑞典農場是中型家庭式農場,可耕地平均是27公頃左右。

許多國家向丹麥購買乳製品,但消費者可能不知道他們是透過乳品合作社購買;合作社取得丹麥百分之九十七農民的牛乳。(註八)丹麥的農業合作社起源於十四世紀,葛龍維主教與民間中學運動給了他們新的動力。雖然丹麥的消費者合作社或已失去動力,但重要的農業經濟在合作社中仍很成功。

我深思北歐模式在合作社與農業上的角色時,看到整體需求與個別需求之間的謹慎平衡。這表現在地方性合作社協會,也表現在全國議會的辯論。這是非常多元化的──農民是工會、一個或多個合作社以及政黨的成員,這一切在運動的重要敏感議題上都有關係。都市居民也同樣是一個或多個合作社的會員,並受惠於不受污染的天然環境與美味的本地食材;如果他們只顧貪婪的欲望,那麼這一切就不會存在了。

註一:
www.jarlsberg.com/us/about

註二:
epp.eurostate.ec.europa.eu/statistics_explained/index.php/Farm_structure_in_Norway
(二○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存取)。

註三:
Nationen 是挪威專門報導農業與鄉村地區新聞的日報。

註四:
blog.norway.com/2011/04/12/farmers-demanding-higher-income/
(二○一三年八月一日存取)。

註五:
www.norwaypost.no/index.php/news/latest-news/28249-norwaygian-farmers-incomes-up-5-per-cent

註六:
數字取自國際合作社聯盟。
Hereandnow.wbur.org/2011/03/23/entrepreneurs-norway
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420178/Norway/214109/Demographic-trends
對人口統計學與經濟生產的整體情勢有助益。

註七:
(瑞典的合作社運動)(The Cooperative Movement in Sweden)。瑞典的資料由瑞典研究院出版,一九八三年十月。
Digital.lib.usu.edu/cdm/ref/collection/coops/id/5571
(二○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存取)。

註八:
www.danishdairyboard.dk/History.aspx
(二○一五年八月三十日存取)。

本文節錄自:《北歐模式》一書,喬治‧萊基(George Lakey)著,蔡裴驊譯,寶鼎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Rasmus Landgreen

關鍵字: 產業綜合全球焦點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