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修道者的智慧

文 / 一流人      2017-10-23

城市修道者的智慧


真相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註定是一顆星球。在這句話裡,我不是指好萊塢或紐約華盛頓特區賦予的社會勢力地位,而是真正這個字本身的意義。我們可以如何踏上註定的道路,活出夢想的生命?我們如何利用我們的目標和個人野心,與這個星球的美好未來同盟?我們如何能夠接通內心的智慧,並體驗自我實現?魔法的本質是點燃我們內在的心靈核心,點燃自我們所屬的源頭,永恆流洩出來的光。據說耶穌是神的兒子。好吧,在赫爾墨斯智慧裡,他是歸屬稱為「提法瑞斯」(Tiphareth)的第六個天界(Sephiroth),意旨太陽的中央。在真正的意義上,他被認為是上帝的「太陽」,因為他點燃了他的光體,展現祂可以「自己發光」(a Light Unto Himself)。現在不論你是否相信耶穌,這則故事教導我們一件重要的事。從我的道教譜系、西藏人、印加和馬雅巫師、西方傳統,都有這麼一個有智慧的活生生的人教導我們,如何激活我們的光體,利用「永恆的善良意志」的能量。描繪在大師頭部背後的暈光,這是為了闡明當我們甦醒活過來時,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人們實際看到聖人的圖像,也是修行者透過靈性的修練,可以期望達到的。

世界上大眾化的宗教真的限制了我們到達這種智慧的通道,因為他們已經把它淡化了,把人性從真理偏離了。他們努力地利用我們「動物腦」對歸屬的需要,使得宗教更偏向成一個社群,而非個人的靈性成長。他們已經不講神祕主義,把它淡化到人們大批離開的程度。為什麼?因為人們感覺到它是多麼空洞、商業化與做作。在約會網站上,對於「宗教」的第一偏好選項是「靈性的,但不是宗教性的」。人們已經凌越它,但仍然需要某種東西來運用。人們感覺到與生命和光的聯繫,是超越國王、殺人兄弟這些《聖經》裡的老故事。然而,這些故事聯繫了我們的社會幾千年,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倫理規範,一個新的、能支持一個不斷變動的世界的論述。

回到我們的根

我們朝個人化的驅力,已經使我們走上了一條未經檢驗的成長與前進道路,這也突然架空了家庭給予的支持。歷史上,我們來自強而有力的家庭傳統;我們的祖先在小部落成長,有延伸家庭的支持和照顧。他們住在一個共生的網,共同防敵、覓食、狩獵與相互來往。現代西方世界已經見到了堅固的家庭單位的崩解。

在新世界,最早期的殖民者具有非常熱烈與極端的宗教觀點,驅使他們遠離原本的社會架構。他們丟下了一切,重新開始,並且擁有了實踐他們的信念的自由。這幫助他們脫離家鄉政權的壓迫,也助長了他們正當化屠殺在這裡遇見的原住民的行為、甚至燒死幾十個被指控施行巫術的女人。他們在一個粗糙的新世界裡,有個人利益快速擴張的空間。所以,如果家裡的小店開在德拉瓦州會怎麼樣呢?我聽說在西部有很大片的土地和各種機會,所以讓我們去闖一闖吧!如此一來,家庭的凝聚便完蛋了。

是的,家庭有負擔和紛爭,但也有支持、自在、共享的資源和關心你的人。西方家庭的分裂是社會結構的撕裂。現在,孩子們迫不及待在十八歲時趕快搬出門,但他們得很努力才能糊口。與其得到家人的支持,獲得更好的教育、了解世界、分擔支出、合作煮食,他們被迫去伺候別人用餐,另外再兼兩項工作,以獲得他們的「自由」。這完全沒有留下多餘的時間或空間給自我成長,而且,也創造了一個到處是孤立的人生活在小小公寓的社會,他們全在納悶,為什麼美國夢沒有為他們鋪陳展開。如果你看看移民家庭,他們許多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努力工作,要在西方獲取「成功」。這幾乎發生在每個抵達新世界的其他的舊世界民族,如義大利人、愛爾蘭人、墨西哥人、印度人和中國人。他們努力工作、讓孩子上大學,為自己建立一個未來。幾個世代後,當孩子緊咬住錯誤的「夢想」,把自由和債奴混淆了,孤獨就來了。

平衡的家庭生活

城市修道者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家庭紛爭與自我隔絕的文化之間,找到平衡;這個平衡圍繞著心靈修行。如果我們可以一起成長呢?把家庭當花園一樣照顧如何?有很多種方法我們可以破解我們的環境,加入可以與我們的親人一起從事的健康活動。散步、騎自行車、玩桌遊、聽有聲書或一起煮食,都是和家人相處,同時對自己有益處的活動。

如果你與親人住得遠,你可以在室內工作時,一邊使用Skype或Facetime,與家人實質地聚在一起。重點是要彼此在一起,並且知道,不需要用無關痛癢的閒聊來填補靜默。如果你有話要說,那就說吧。如果沒有,就享受在一起的時刻,無條件地默默陪伴。這是一個已失去的藝術,你可以把它找回來。如果你的家人很棘手,盡你可能的療傷,並尋找一個你可以連結更深層關係的新「家庭」。我們內心深處需要這種連結,缺少了它會導致生命的焦慮和空虛。把它拿回來吧!

當我們與他人深層地連結,我們就完整了。

我們可以陪伴家人和朋友,同時又活在當下。我們可以從無限當中啜飲,而不會一直感到口渴。平衡家庭生活的相依性,要從學習自源頭得到我們所需開始,而不是怨恨別人無法給我們他們無法提供的東西。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麻煩,我們的工作是相互支持,而不是責難親人阻擋了我們的夢想之路。

僧侶實踐社會隔離,乃因為他們需要時間來思考真相,培養他們的內在力量。當他們下山來,總是笑容滿面,通常很平易近人。他們花了很多時間照顧自己,得到圓滿。這讓他們得以愛人與關懷他人。為什麼?因為他們花時間挖掘自己的深處。他們直視不舒服的部分,並對獨處感到自在。畢竟,關於我們自己,是什麼使我們不想與之單獨相處?那就是美好所在。那是一個城市修道者挖掘心靈黃金,並得到真正寶藏的地方。

身為戶主,把握你能找出的時間。在星期六撥出幾個小時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如果你們有孩子需要照顧,就和你的配偶輪流互相支援,讓你可以注滿你的能量槽,變得完整。當訊息正確傳達時,我們可以互相支持對方在生命中的追尋。

諷刺的是,每一刻都是一個善用無限、從中啜飲的機會。我們所看到的死寂的時間、孤獨和社會隔絕,其實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禮物。它意味著我們確實擁有時間來進行個人的修行,挖掘好東西。單是這種視角的轉變,將永遠改變你的生命。

本文節錄自:《城市修道者》一書,佩德蘭‧修賈(Pedram Shojai)著,游淑峰譯,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m wrona

關鍵字: 心理人際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