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大黃金青農

高雄市阿蓮區〉番茄農34歲:余文豪

顧客先寄放錢 就怕買不到番茄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蘇義傑   2017-10-18

顧客先寄放錢 就怕買不到番茄


有一對熱愛運動的國家選手,保送大學體育系畢業後,即面臨就業考驗。後來卻誤打誤撞,在農業的天地裡,找回自信與成就,他們正是高雄阿蓮區果守園的夫妻檔——34歲的余文豪與太太何秀燕。

體育選手出路狹窄眾所皆知,即便何秀燕成績優異,曾代表台灣赴莫斯科參加第一屆世界青少年運動會保齡球比賽,獲得銀牌;余文豪也是舉重選手,兩人還是對前途感到茫然。

2008年,這對金童玉女回老家結婚後,余文豪每天上午到岡山幫老丈人賣雞肉,下午回到阿蓮跟人合伙種番茄。

國手返鄉務農 從零開始

農業門外漢的他,遵循老一輩慣行農法施作,卻因噴灑農藥,腳上不斷長疹子,至今雙腿仍依稀可見留下的疤痕。當時他愈想愈不對:這樣種出來的番茄,家人都不敢吃,對得起良心嗎?

2009年,他參加阿蓮農會蔬菜產銷班後,開啟新視野,得知設施栽培的精緻農業漸成潮流。鑑於嘉義縣是網室栽種番茄的起源地,夫妻倆抱著朝聖心情,跑到當地的番茄園觀摩,但根本沒人願意讓他們入園,只能在外面偷偷觀察。余文豪事後才知道,果農不是自私,是擔心外人鞋底會帶來蟲卵,影響果樹。

看兒子一頭熱栽進農業,父親余武城不斷提醒,務農非常辛苦、靠天吃飯,隨便找份工作,薪水還會逐年往上升,比種番茄來得穩當。

但他評估一段時間後,仍執意要走精緻農業這條路。夏天種香瓜,冬天種番茄。

初生之犢不懂農業、沒有資金也沒有農地,最後在政府補助60萬、貸款200多萬後,2012年2.5分的溫室終於落成了。余文豪因太太曾是保齡球國手,農場取名「國手」諧音的「果守」園,兼具守護果園的意思。

何秀燕回想當時心情指出,一下子負債幾百萬投入陌生領域,每天都心驚膽戰,從播種到收成的過程,樣樣都要花錢,如果種不成,真的會完蛋。

余文豪為節省經費,到處找免費的課程學習,再搭配田間的實務驗證,從露天耕種轉換成設施栽培後,技術也逐漸成熟。

兩年後,他的玉女番茄甜度從8度晉級到13度,裂果率也從五成控制到二成左右,很快就受到客戶青睞,賣到缺貨。

產品熱銷到連在大陸上班的父親都常接到朋友電話,拜託請余文豪早一點出貨給他;父親甚至還跟他學功夫,閒暇之餘也在大陸種起玉女番茄,透過微信網購,一斤100元台幣都不夠賣。

悉心栽種出最甜的「玉女」

不少吃過他玉女番茄的人都變成忠實顧客。有一位住在高雄茄萣的消費者,每年都寄放兩萬元現金,只要採收就先出貨給他;還有一位60幾歲的客戶,每星期網購一箱。

有一回,一位客戶急著想吃番茄,但余文豪還沒有收成,先幫他買別家的應急,沒想到客人吃完後,打電話直說不習慣,堅持以後還是要等果守園的番茄。

如何讓玉女番茄皮薄多汁香甜,大受青睞?余文豪的祕訣說破了,一點都不值錢,就像呵護孩子般的田間管理:照顧好土壤,作物就長得好。總結就是除草、整株、施肥、給水四件事。

不過,實踐起來可不容易。每天要細心觀察植株生長情形,視氣溫、濕度、土壤變化,隨時調整給水、施肥的份量。「水分要控制到恰到好處,才不會裂果,」余文豪說,裂果率是收成好壞的關鍵。

在病蟲害管理方面,堅持不灑農藥的他,採取微生物栽種法,用無毒的菌類來殺蟲,讓蟲子吃了拉肚子而死亡,或是用黃色黏板抓蟲,減少病蟲害發生。

棘手的是,番茄一旦遇到頭號殺手捲葉病毒病(俗稱瘋叢),整株就會枯萎,傳染力又很強,足以讓辛勤耕耘化為烏有。

余文豪靠的全是死功夫,每天都要一株株檢查,巡完一遍得花上兩個多小時,一旦發現異樣,毫不手軟整株摘除,還要立即洗淨雙手,避免波及其他植株。

果園就在夫妻倆細心照顧下,每年都結出鮮紅欲滴的累累果實,但年產量一萬台斤根本供不應求,「我一直被客戶追著跑,希望能快點租到農地增產,」他至今仍在努力尋找中。

余文豪、何秀燕從門外漢變身百萬年薪農夫,還被阿蓮農會視為青年返鄉的典範。他們的轉折人生,也為非農二代的年輕人帶來希望:只要用心栽培,也能在土地上找到春天。

關鍵字: 食安產業綜合飲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